雪芝睡得特别早,所以第三天起得也很早。Www,QUAbEn-XIAoShUo,cOM但是开门的时候,没有看到上官透的侍从,略有些失望,于是拿了银子下楼用早膳。

同一时间,武器铺也早早开了门,一张印有大字“卓”的小旗随着太阳冉冉升起。成群结队的人蜂拥而入,发现里面除了堆了高高的四把椅子,空空如也。顾客们都略有些失望,正准备转身走的时候,忽然,上空传来了浑厚的声音:“各位早。”

雪芝用完,但还是没有看到侍从的身影,正准备起身回房,忽然有人轻轻拍了拍她的肩:“林姑娘早。”

这个时候,所有人抬头看去,卓老板左手拿金盾,右手拿金弓,腰别黄金剑,身穿冲天英雄金甲,背上吊着一根麻绳,缓缓从房梁上降落,最后高高地站在四把椅子上,稳了稳身子,居高临下地对顾客们道:“今天,我要揭露昭君姑娘的恶行。”

雪芝立刻回头。上官透正在她身后,朝她笑笑:“昨天没睡好,所以今天就自己来了,希望姑娘不要见怪。”

“怎么了?”

卓老板因为身上挂的东西太多,没有前日灵活,只得呈垂直状举手,高声道:“从这一刻开始,昭君姑娘的清高温柔皮子就要一层层拨开,甜言蜜语飞出来!他会说什么?他会说什么呢?!”

一个大妈抬头看着卓老板,指了指他:“卓老板,你站那么高是为什么啊?”

卓老板的声音在盔甲中嗡嗡回荡,因此更加浑厚:“女人爱听什么,他就说什么!!”

“知道你明天就快离开洛阳了,实在舍不得。今天一醒来,立刻就来这里等着,希望早日看到林姑娘。”

雪芝愣了愣,有些尴尬:“哈哈。”

“走吧,我们先去布坊。”

“为何昭君夫人要去布坊呢?”卓老板从背后的金质箭筒中抽出一把箭,架上弦,猛地拉出,金箭冲出,连续刺穿了二、三、四楼的地板,直飞向天际,“因为重雪芝打扮得再朴素,她,终究,是个女人。”说罢,伸出套了金制手套的手,指向福家布坊。

生意红火,没人杀价,没有泼妇,布销得快,布坊里的人这几天日子过得都很滋润。可惜的是,上官透一进去,几乎所有女人都不买布,都围了上来,只有几个特别漂亮的女子站在角落,一声不吭地选布。雪芝微微一怔,心想上官透果然风流,竟然招了这么多女人。

“这个时候,这女人会想什么呢——上官透怎么惹了这么多女人!”说罢,卓老板扔出金弓,又一次冲穿了房顶,所有人的目光跟着一起飞上去,又飞下来。

“实际不是这样!真正被昭君夫人摧残过的女人,就不会再靠近他,因为,都伤了心,但是,依然深爱他!”卓老板的金手指又一次指向布坊,仿佛指在了不吭声的姑娘们头上。

上官透在忙,雪芝也懒得管他了,自顾自地挑选布匹,没想到这一挑,就是一个时辰。一个时辰过后,上官透终于抽出空来,回到她的身边:“林姑娘果然好眼光,这块刺绣色彩秀丽,手工精致,在别的地方都找不到的。”

“实际上官透最讨厌的就是陪女人逛街和挑刺绣!!”金剑脱鞘,卓老板的眼睛和剑锋一起发射出耀眼金光,“如果这个时候,这个女人说她就要这块刺绣,买了就走,昭君夫人会永远爱她!”

雪芝看看手中的刺绣,又看看旁边的:“唔,两块都很好,再选选吧。”

卓老板金鸡独立,用剑指着天空:“只可惜,至今为止,让上官透永远爱着的女人,一个都没有!”

(全本小说网 www.QUA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