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洗福家布坊以后,雪芝抱着一大堆布匹和精工刺绣准备拿去付帐,但是神采奕奕的她,被筋疲力尽但是看不出来的上官透直接送给她了。WWw。QUanbEn-xIAoShUo。Com雪芝死活要自己付,但上官透表现出的是前所未有的固执,只得由着他。

所谓吃人嘴软,拿人手软,雪芝又觉得对上官透亏欠一分,所以在人群中挤来挤去的时候,上官透牵了她的手,拉她到自己身边时,她再紧张,也只好假装不知道。

打包东西的时候,布坊的丫鬟看看重雪芝道:“少爷,你这拿得也太多了,都是送给这个姑娘的么?”

上官透搂住雪芝的肩,把她往怀里一带,笑得无比甜蜜,就是一恋爱中的宝贝:“我的东西就是芝儿的,随便她吧。”语毕,闭了眼,在雪芝发间轻轻一吻。

这下可吃不消了。雪芝猛地弹出来,脸倏地红到脖子跟,东西也不拿就直接冲出布坊。吃人嘴软,拿人手软啊,雪芝狠狠踢爆了路边的几个酒坛子——下次一定要自己付帐!

没过多久,上官透也跟着出来了。他才刚走到雪芝身边,雪芝便回头,恶狠狠道:“我不喜欢别人随便碰我!”然后转身就走。

卓老板的钢盔上留有给胡须透气的孔,他一手高举黄金剑,一手挣扎着弯曲,摸着胡子:“女人生气肯定不希望别人看到,而且,她们喜欢被男人追!他们的终点站肯定是没有人的地方!”

雪芝在客栈门口停下来,来回踱步几次,跑到客栈后面的凉亭中。

“对不起,冒犯了姑娘。”上官透话是这么说的,但是和雪芝的距离还是只近不远,“其实,我和林姑娘以前见过面,姑娘大概不记得了。”

“我不知道。”

“还在生我的气?”

“我知道你是为了给家里有个交代才那样,算了。”雪芝挥挥手,“一会我去把钱付了。”

“我说了,我以前就见过你。”上官透的声音温柔到冰都给融了,也靠得越来越近。

“很显然,姑娘是在找台阶下。但,昭君夫人可能会让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这种升温的暧昧消失吗!!!”卓老板猛地一扬手,黄金剑脱手而出,终于刺穿了一切阻碍,在楼顶冲出了一个大洞。

大妈道:“卓老板,这楼可是你自己修的……”

“芝儿……”上官透忽然走上去,捉住雪芝的手,头微微一侧,在她脸颊上吻了一下。

卓老板张开双臂,咆哮道:“‘你是我的’这句话,已经过时了!!”

“我没有太多的东西可以给你,但是如果你点头,我就是你的。”上官透一手握紧雪芝的手,另一只手已经搂住她的腰,轻轻一勾,她就倒在了他的怀中。

这个时候,卓老板忽然神色凝重地蹲下来,把金盾往下挪,放在板凳底下,然后狠狠敲了一下,金盾像龟壳一样黏在椅子下面,然后,一条短线从盾牌下方露出來。

“这个女人,一定会逃回客栈!”卓老板慢慢直起身子,打了个响指,一个小厮立刻消失在墙角,卓老板看着远方,目光肃穆,“我都说了,三天时间,这个女人一定变成肉鱼。如果她回到房间,她就要与美好的少女时代,说再见了。”

雪芝赶回房间,刚推开房门,就看到房间里站了一个人。

这个人不是上官透,而是穆远。

“昭君夫人最后的杀手锏一定会出来,然后,今晚吃掉她!除非她是一个人——”卓老板话音刚落,消失的小厮便又跑出来,对着卓老板的金盾发扔了一颗小火球。

大家齐声道:“除非是谁?”

“上官透早就放过消息,有一个女人,他永远不会打她主意。”卓老板叉着腰,张狂地大笑着,“这个女人,就是重雪芝,哇哈哈哈哈哈!!”

群众忽然安静了。

穆远一转身看到雪芝,便道:“少宫主。”

这时,上官透刚好跟过来,听见这三个字,怔怔地看着雪芝,道:“你真的是……重雪芝?”

火球引燃了短线,飞速烧上去,卓老板用尽自己最大的肺活量,让浑厚的声音回响在整个钢盔中:“所以,以上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算我瞎编!”

话音刚落,金盾爆炸,一个小盘托着卓老板和他的冲天英雄黄金甲,对着上面早已打好的巨洞,一冲而出。

所有人仰望天空,看着化作小点的卓老板,沉默了很久很久。

最后,终于有人说道:

“我真不知道他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看这架式,短期内卓老板可能回不来了。”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