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月后的清晨。wwW!QUanbEn-xIAoShUo!coM

已近初冬,天亮得越来越晚,尉迟长老又一次被门外的舞剑声吵醒。披着衣服往外走,一片灰蒙蒙中,一个身影正在练剑场中来回穿梭。

剑光凛冽,俯仰之间,数块大石又被击碎。

雪芝满头大汗,但是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汗水甚至随着几个转身的动作旋转溅落。没过多久,只听见当的一声巨响,雪芝手中的长剑剑锋被劈成两段,旋着飞了出去。

雪芝这才停下动作,长叹一声,慢慢走到一旁,随地坐下。

尉迟长老带着欣慰的笑意,踱步过去。

雪芝擦了一把额上的汗,取下长剑上的剑穗,把已经断裂的剑扔到一堆遭到同样对待的破剑中。然后她从路边拿来一个大袋,取出另一把剑,把剑穗挂在上面。

“剑都不要了,还要剑穗做什么?”

雪芝吓得低抽一口气,回头,半晌才回过神来:“长老?啊,哦,这个剑穗,呃,我很喜欢。”

尉迟长老怀疑地看她一眼:“真的么?”又看向剑穗。

“是,有剑穗,舞剑才帅气……”说到这,发现尉迟长老一直在看那个剑穗,又小心翼翼问道,“……怎么了?”

尉迟长老抬头,微微一笑:“没什么,你好好练。”

午时过后,雪芝倒在草坪上,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了。楚微兰和穆远站在旁边,无奈地看着她。朱砂蹲下来,戳戳雪芝的肚子,叹道:“少宫主,吃太多了。”

“我肚子好难受。”雪芝试图撑起身子,但挺了一次,失败。再挺一次,再失败。楚微兰实在看不过去,抓住她的手,把她硬拉起来:“你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不要急于求成啊。现在穆远教你,你光看就可以了。”

穆远背对着雪芝,站得笔直。然后横臂劈剑,剑锋急速颤抖,反射出刺目的光芒。然后便是抬腿,踢腿,收剑,再刺,再收,接着一个翻身,回马剑……

都说习武就像绘画。无论画得再好的人,都无法将画画得跟原物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一样。但是可以趋于完全一样。穆远经重莲亲手指导传授,只要是重火宫的招式,他都几乎做到理想状态,标准得挑不出毛病。

混月剑的第八重。就是因为舞得极好,穆远的背影看去特别像重莲。

雪芝眨眨眼,轻声道:“穆远哥,真的很厉害……”

穆远舞完剑停下来,蹲在重雪芝面前,笑道:“少宫主,你要做得比我好。”

雪芝断然道:“那不可能。”

旁边的朱砂和楚微兰差点异口同声说“是啊”,还好忍住。朱砂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唉,宇文长老真的是严格死了。不过没办法啊,他可是你爹爹的师傅,不过青出于蓝。如果他不是那么老,而且来亲手教你了,估计你早就……怎么了?少宫主你眼睛疼?微兰,你嘴巴怎么了?……穆远,为什么捂着头?”

“少宫主,我有事想要问你。”宇文长老的声音从朱砂身后传来。

朱砂的背脊就像弹簧反弹一样抖了一下。

雪芝慢慢站起来:“长老……什么事?”

宇文长老看看穆远手中的剑,朝他伸手。穆远立刻把剑递过去。

朱砂喜道:“宇文长老,您真的要教少宫主武功?”

宇文长老却提起剑穗,看着雪芝:“少宫主,这你是从哪里得的?”

“……我在,我买的。”

“在何处买的?”

“在……奉天。”

“你在奉天买到了灵剑山庄的东西?”

雪芝的脸很快红了,只好看着别处不说话。

“少宫主交友,我们不能插手。但希望少宫主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重火宫和灵剑山庄向来不和,他们和你拉关系,必然别有用心。”

雪芝忍了许久才忍住气,一屁股坐在草地上,不再说话。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弟子匆匆忙忙赶来:“少宫主,长老,雪燕教教主求见。”

雪芝心中一凉,道:“你让她在山下等我。”

“不。”宇文长老打断道,“请她上来。”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