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双双站在正殿门口,跟以往的来访者完全不同,背脊站得笔直,毫无惧意。wWw、QuAnBen-XIaoShuo、Com这一回,她身边一如既往跟着很多女弟子,不过据说从不离身的奉紫不在。

一看到硬着头皮来的雪芝,还有跟在后面神色凝重的宇文长老,原双双立刻眉开眼笑:“原来重火宫还是有长辈的,我还以为只剩下了雪芝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呢。”

宇文长老道:“少宫主虽然年轻,但已经不是孩子了。原教主有话不妨直说。”

这时,很多重火宫的弟子也都偷偷放下手中的事,围过来看。

原双双笑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不想惊动长老的。雪芝年纪还小,会犯点错,也是正常的。”

宇文长老俨然看着原双双,不接话。

雪芝道:“请不要拐弯抹角,要说直说!”

“是这样的,我听说夏轻眉那孩子送了雪芝一份薄礼……”

“夏轻眉?”宇文长老蹙眉道,“灵剑山庄的第十二代九弟子么?”

“长老果然是百龙之智,就是他。”

雪芝打断道:“他送我什么东西,不要你来多事!”

“唉,芝儿,你听我把话说完。”原双双越叫越亲昵,看着雪芝的模样就像在看自己女儿,“江湖上现在已经到处都是关于你跟你夏哥哥的传言了,我当然相信你俩不会小小年纪就做了那样的事……但是,女儿家的名声给人家这样说,毕竟不好……”

宇文长老蹙眉不语。

雪芝急道:“你在胡说什么?!我和他就坐下来喝了点酒聊几句话,两个时辰都不到……你,你再乱说话,我现在就撕烂你的嘴!”

“唉唉,芝儿,姐姐这是为你好。”原双双叹道,“其实你要跟你夏哥哥真有什么也是你们的自由。但是我想你大概不知道,你夏哥哥很多年前就跟我们奉紫提过亲,只是奉紫还小,我们作大人的,都不同意当时成亲,现在也稍嫌早了些。不过再过两年就不一样了。你夏哥哥虽然在江湖上一直都给人说成柳下惠,但遇到你这样的小美人儿,又是对他有意的,怎么能不动心呢……”

原双双说了什么,雪芝都没听进去。

她只听见,原来夏轻眉和林奉紫已经定亲了。

难怪夏轻眉会在她面前说了那么多奉紫的好话,她还以为……他对自己有好感,希望自己能多靠近他们的生活。

顿时心中说不出的委屈,雪芝提高音量道:“伯母麻烦你闭嘴!我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和夏轻眉只是朋友,别的什么都没有,你再在那里危言耸听,我现在就让人砍了你!”

宇文长老道:“少宫主,你现在还不是宫主。”

“就是啊,我这是来好心提醒你的,芝儿。其实我也知道你是个美人胚子,不过说真的,以你的出身,以你的性格,我看你夏哥哥大概不会和你来认真的。你还是和那些与你相配的人在一起吧,像什么青鲨帮的帮主呀,玄天鸿灵观的弟子呀,银鞭门,金门岛什么的,想娶你的,还少了?”

雪芝立刻冲上去:“我要杀了你——”

但是被宇文长老一根拐杖拦住。宇文长老依然毫无笑意,看向原双双:“原教主要说的话都说完了吧?可以请回了么。”

原双双气愤了片刻,又微笑道:“也是,奉紫还等着我给她带洛阳的花簪呢。唉,这姑娘也是,这么柔弱不说,还把自己弄得跟粉儿玉儿调出来似的,害那些山里野孩子似的女娃娃嫉妒得要死。追她的男人太多,还都尽是名门正派来的大少爷贵公子哥儿,我真替轻眉那孩子担心啊……”

她这些话像是说给身边的人听的,但又说得格外大声,雪芝想不听都不行。

终于原双双走远了。只剩下雪芝,宇文长老,还有一堆旁偷听又散掉的重火宫弟子。

“从明天开始,少宫主不得踏出重火宫半步,直到你的混月剑修炼至第九重。”宇文长老扔下这句话,转身就走。

“可是,过了年,兵器谱大会我必须得去。在那之前,我没法修炼到第十重。”

“兵器谱让穆远代你去,你不用去了。”

“没有哪个门派参加比武大会不带首领的。”

宇文长老沉思许久,道:“夏轻眉会去参加兵器谱大会,是么。”

“我不是为了他去!那个原双双说的话长老也相信么?我和夏轻眉只是朋友!”

“你现在会钟情于他,是因为他打败了你,而你太弱。等你混月剑练到第十重再回去看看,你是否还会喜欢他。”

雪芝双眼发红:“喜欢别人不是用剑法来衡量的,你们不能这样操纵我!”

“明天开始,你不能再出去。我话就说到这,少宫主继续练剑吧。”扔下这句话,宇文长老就走了。

也是当天晚上,重雪芝就背着包裹,从重火宫逃出来。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