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对她好了?我不认识她。Www!QUaNbEn-xIAoShUO!cOM”雪芝面无表情道,“林奉紫是个莫明其妙的人,总是喜欢以很奇怪的理由来缠着我。她给你说我是她姐姐是吧?说实话我跟她一点也不熟。”

夏轻眉又笑了:“果然和她描述的一模一样。”

“不过,灵剑山庄和雪燕教的武学果然同出一脉,虽然雪燕教用的都是鞭子,但总体形变神不变,而且动作相当漂亮,非常佩服。”

“要论动作好看的,我觉得应该是月上谷的杖法。山庄里有很多弟子都是为了一睹一品神月杖而踊跃报名少林兵器谱大会的。”

“月上谷?你是说上官透那个月上谷?”

“是。上官公子小时候就已经在江湖上崭露头角,现在已经变成*人们常常提及的俊杰之一。庄主也是从小就步入武林的,虽然没有掀起过大风波,但地位一直很稳固。对很多事他看得都很通透。他说,看上官公子的性格还有形式作风,再过些年,必定会在江湖上成为最引人关注的人,不是武林豪侠,便是一代魔头。”

“难道这就是他被逐出灵剑山庄的原因?”

“不,他被驱逐的原因没人知道,但是能确定的是他做过令庄主生气的事。因为当初所有人都看到庄主动手打了他,但去追究,有人说是他发现了大秘密,但实际上,谁都不知道。”

“这样……那为什么你在大会上不认识他?”

“我和他没见过面。”

“不会吧?以前他不是在灵剑山庄么?”

“是,但灵剑山庄太大,我和他师父不同,也不在一个院里。在山庄有会议或者有比武活动的时候,他又从来不参加,都是单独行动,所以我和他甚至连面都没见过。”

“真是个怪人……”雪芝喃喃道,“时间也不早了,我看我得回房,不然明天起不来。”

“不好意思,我都把时间忘了。”夏轻眉站起来,从腰间拿出一个红色剑穗,递给雪芝,“我与重姑娘一见如故,这个是我的见面礼,望笑纳。”

“啊,这样,可是我什么都没有准备……”

夏轻眉笑道:“无妨,区区薄礼,不足挂齿。”

两人道别后,雪芝甩着剑穗回到房里,原本以为穆远已经走了,没想到他还坐在那儿。一看到雪芝,穆远立即站起来:

“少宫主,宫里长老刚传了消息说有要紧事情,让我们明天一早就回去。”

次日清晨,雪芝就带着所有人离开了奉天。

抵达重火宫已是一天以后。再翻上山,看到小河盘绕的山丘上的雪白楼群时,雪芝几乎一屁股坐到地上。

但是真走到正殿门口的时候,雪芝又迟疑了很久,才慢慢迈步进去。

正殿中,三四十个高等弟子站在两旁,四大长老坐在大殿尽头。大师父楚微兰和正在训练中新四大护法正站在他们身后。

雪芝刚一进去,众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扫过来。她越往里面走,头越埋得厉害。

穆远和四大护法跟着他走了一段,但都在抵达自己位置的时候停下来。

宫主的位置和南宫长老此时是空的。宇文长老坐在宫主位置旁边的副座上,默默看着雪芝不说话。

还是温孤长老最先开口:

“少宫主,长途跋涉累了吧?”

雪芝头上薄薄的汗水依然没干:“不累。”

尉迟长老微笑道:“既然不累,那么,成绩应该还可以吧?”

望着尉迟长老的笑脸,雪芝一时竟连多看一眼都会心虚。她握紧双拳,头埋得很低。所谓的急事,其实就是又一次的弹劾与训话。周围的人都知道她的名次,但是任何人都没有流露出情绪。

最后,还是宇文长老打破了尴尬的局面:“少宫主,你跟我来。”

他慢腾腾地杵着拐杖,慢腾腾地走下台阶。经过这些年,几个长老都更加年迈了,宇文长老也是愈发深不可测,令人不敢靠近。

雪芝跟着他走了一段,大概知道他要带自己去哪里,不由停下脚步。前方的宇文长老也停下脚步,但是不回头。等她又走了一步,才继续往前。

从尽头的侧门,穿过回廊,雪芝站在了重火宫历代宫主的灵堂中。

灵堂很宽广,而且顶很高,在里面走几步,都可以听到脚步的回音,香火寥寥是一片死寂。墙上挂满了重火宫所有宫主的遗像,遗像前面摆着灵牌。其中也不乏英气勃发或是面容冷峻的女宫主,但几乎都是年过五旬的容貌。最后一张画像上的男子是最年轻的,也是长相最完美的一个。灵牌上写着两个大字:重莲。

“跪下。”宇文长老的声音自迷雾一般的香火中传来。

雪芝立刻跪下来。

“这里所有灵牌的主人,几乎都曾经是叱咤武林,纵横天下的霸者。你父亲更是十五岁就成为了天下第一人。”宇文长老双手压在拐杖头上,“重火宫之所以有今天,都是由这些人,你的祖先用血与泪一点一点铸就的。”

雪芝埋头不语。

“而你,重雪芝,马上就要十七岁了,却连重火宫的武功都没学全。马上就要继承宫主之位,你竟然连英雄大会连前十都没有进。”

雪芝依然埋着头,不说话。

“你怎么对得起重火宫,怎么对得起牺牲了自己为这个武林世家付出一切的父亲?”

雪芝双手紧紧抓着衣角,指尖苍白。

“你说说,你怎么对得起他们?”宇文长老又指着重莲的遗像,声音有些颤抖,“你怎么对得起他?”

雪芝的头埋得更低了,双手微微发抖。

“你好好想想吧。想通了,再出来。”宇文长老扔下这句话,转身走了。

在这一刻,面前的遗像似乎变得很高,很高。

重雪芝正对着遗像跪着,泪水一滴滴落在地板上。

坐姿端正的男子依然嘴角含笑,风华绝代。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