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会儿,桥后传来了一阵拳打脚踢声,还有人不断闷哼的声音。wwW。QuAnBen-XIaoShuo。cOm雪芝稍微停了停手上的动作,往前走了一段。还没走过去,就看到一群人架着另一个人,作势要往河沿推。这一块儿会动手的,一般都不会只是什么小流氓小混混。穆远没跟着,雪芝武功再高也有些没底。正犹豫着往前磨蹭,忽然听到前面传来轰隆的惊响,声音大到让人头皮发麻。那个人和一块大石一起消失在河堤上。

然后一帮人妖里妖气地大笑起来,消失在客栈外延。

雪芝赶紧跟上去,结果被眼前的景象震住:河堤下面原来还有一个台阶,而那块石头就在中间的台阶上,跟着掉下去的人也不知是死是活,躺在石头旁边动都不能动。

大半夜的,这个场景实在是有一点惊悚。雪芝怔怔地看着那个人,不知道是否要前去探看。

没过多久,那个人就开始往台阶外爬。

雪芝终于忍不住道:“喂,喂,你在做什么?再爬你要掉下去了。”

那人像是没有听到她说的话,还在往前爬。然后,爬到边缘的时候,他选择了掉下去。

雪芝急忙上前一步,却没听到人落入河中的声音,只是那块大石稍微挪动了一些。再仔细一看,原来那块石头上镶了一条长铁链,铁链绑着那个人的腰部,那人正在河水和台阶的中间悬着,摆来摆去。

雪芝这才看到,下面是平静无波的河流,一艘小纸船飘浮在台阶的正下方,里面放了一个小药瓶。纸船正顺着河水慢慢游走,而那人的手伸得长长的,像是要去捉那艘船。可惜距离太远,铁链的长度根本不够。

“你是不是要那瓶药?”雪芝问道。

那个人没有回话。

也不知是什么人设的刑。这个人似乎中了毒,使不了力。但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只要一够着那个药瓶,巨石就会掉入河中。到那个时候,就算拿了药瓶,他也一命呜呼了。

雪芝二话不说跳入河中,游去拿了小船,又朝着那个人游去,浮上一些,把药瓶递给他。结果一看到那个人,立刻吓得尖叫起来。

——他的脸,竟然长满了五颜六色的泡,就像白天死在英雄大会上的那个人一样。

那人一巴掌就打掉了她的手,药瓶飞入水中。

雪芝胆子还算大,急道:“是不是被鸿灵观的人害了,神志不清?那个是解药啊。”

那人指了指已经游走的小船。

雪芝道:“你要那个船?”

那人没说话。雪芝又游过去,把船拾过去,递给他。他二话不说把船吃了。

“你……你清醒一点,你吃的是纸,不是药。”

那人无视她说的话,闭上眼静静等待了片刻。忽然,他脚下一蹬,就跳上了台阶。嗖嗖几声,他就跃到了台阶上方,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滴落**在铁链上,用力一劈,铁链就断了开来。

他又嗖嗖几下蹿回岸边。

雪芝浮上岸,跟到他后面:“你还好吧?”

其实还是会害怕见到他的脸。但那人一回头,脸上竟然什么都没了——什么都没了的意思,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雪芝指着他,比刚才叫得还大声:“妖怪啊!无脸鬼!!”却听见那人不耐烦道:“你叫什么叫?真吵。”说话的瞬间,他的额心已经有东西渐渐皱起来。下一刻,脸上的皮肤居然在下陷,鼻尖冒出来。

也就是一小会儿的时间,一张有些邪气的少年面孔出现在她面前。这样一来,配上他头上的红羽绒,更是充满了鸿灵观的妖气。

雪芝愕然道:“你是什么变的?”

少年道:“我不是什么变的。我犯了戒条,差点死了,现在又活了,就这样。”

这才留意到他的腰间挂了一个小毒葫芦,雪芝立刻反应过来:“你就是白天在英雄大会上杀了人的鸿灵观弟子?”

“是。”

雪芝忽然后悔救了他,道:“既然他们都准备杀你了,你回去也是死。杀人偿命的道理你懂?”

“怎么可能死?”少年晃晃腰间的毒葫芦,“我回去以后,就可以换一个大的了。观主还会赏我更多的毒蛊和毒液,之后我在鸿灵观里,可就扬眉吐气了。”

“你在说什么?他们不是要杀你么?”

少年颇是自豪:“这是观里的规矩,只要破除了师兄设下的难题,并且不寻求帮忙,就可以和他交换葫芦,并且得到他的权力。”

“你没有寻求别人的帮助?”

那人唤道:“你救了我,但你哪知眼睛看到我找你帮忙了?”

天下之大,无赖很多,这么不要脸的她算是头一次遇到。跟鸿灵观的人果然是永远找不到共同语言,雪芝转身就走。

少年在她身后道:“不过,观主也说了,有恩必报,是鸿灵观的最基本道德底线。”

听到最后一句,雪芝哭笑不得,但决定不和他闲扯,继续往前走。但是没走出两步,手腕被人拉住,身子被扭过去,一个火辣辣的吻就印在了她的唇上。

“这下两不相欠了。”少年露出非常天真纯洁的笑脸。

雪芝目瞪口呆。

她的第三次初吻,竟然,这么不明不白地,被一个鸿灵观的变态小孩夺走了。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