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芝之所以称它为第三次初吻,是因为在她的定义中,真正的初吻应该是和心爱之人。wWW、QuAnBen-XIaoShuo、cOM所以,两岁时故意去亲大爹爹又被二爹爹掐的初吻不算,十二岁时和穆远比武时不小心回头亲到的不算。

这一回,也不知是否年纪大了些,受到的刺激最大。雪芝二话不说,惊天耳光抽过去。

少年被打得跌倒在地,还捂着脸一脸无辜地看着她:“为什么要打我?”

雪芝气得满脸通红,举剑就想杀人灭口。

然而这个关键时刻,一颗迷雾弹掉在地上,雪芝听到少年在雾中说道:“不喜欢这个,下次我换个方式报答你就是,后会有期,小美人!”

雪芝拖着沉重的心情回到客栈。

推开门,穆远正在她的房间里坐着,背对着她,不知道在写什么。她竟然像犯了错的小孩,退后几步,守在门口半天都没进去。但是转念一想,穆远肯定发现了她的存在,于是轻手轻脚跨过门槛,关上门,低声道:

“穆远哥。”

穆远立刻回头,微笑道:“少宫主练完剑了?我整理了大会的名单,一会你看看。”

雪芝点点头。

“怎么浑身都湿了?”穆远推开窗户,往外伸了伸手,“没有下雨,你掉到河里去了?”

雪芝还是点点头。

穆远似乎察觉情况不对,又回头看看雪芝。他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她才六七岁大,瘦得要命,整一个人就是根小竹竿,穿着大红色的小裙子到处晃荡,头上的两个马尾扎得特别高,还跟着晃来晃去,整天挂在脸上的表情不是横眉竖目,就是张狂大笑。十年后的今日,她的五官还是像小时候那么漂亮,只是扎在头顶的两个马尾越来越低,就像她火爆脾气过后的沉默,越来越长。

重莲临死前,向穆远交代过很多重火宫的事,其中,也包括了雪芝。他不知道将来林宇凰会怎样,但是无论发生什么事,都希望穆远能陪着她,直到她找到了值得托付的人,嫁了人。至于重火宫,只要挂着重雪芝为宫主的名义便可以了。

穆远七岁以前都是孤儿,他甚至不知道亲生父母的模样。随着年龄增长,他也渐渐知道,世间的感情分了太多种,很矛盾,也很复杂。然而他非常确定的感情,是对重莲的崇拜,和对雪芝的怜惜。

看着雪芝浑身湿透又有些狼狈的模样,穆远突然特别怀念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她小时候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想了许久,他才站起来:“你等等,我去叫丫鬟帮你找衣服。”

“不用,我先看看名单吧。”

穆远叹一声,只好自己去柜子上翻浴巾。拿到她面前的时候,原本想像以前一样替她擦拭,但是略微顿了一下,只是把浴巾递给她。雪芝有气无力地接过浴巾,只是挂在脖子上,就拾起穆远整理的簿子开始一字字阅读:“我记得出来的时候,长老们告诉我要拿下前五,让你进了前三十就可以。”

“长老们当然希望你能够成为重火宫里武功最高的人,也无可厚非。但他们不会责怪你的,毕竟你还年轻。”

“不会么?”雪芝扬着嘴角,眼中毫无笑意,“回去再说吧。明天我们再去看看比武,过几天就得回去了。最近得多招几个弟子,还要为兵器谱的排行努力一把。”

“兵器谱我带两个人去就好,不用担心。”

“不行,我不能缺席。”说到这里,雪芝打了个喷嚏,“你早点睡吧,明天早起赶去会场。”

穆远原本想问问她身体,但看她揉揉自己鼻子又捧着浴巾乱揩头发的样子,话又咽了回去:

“少宫主,其实宫主以前吩咐过一些事,我觉得现在是时候和你商量一下。”

雪芝动作慢慢停下来:“……什么事情?”

穆远琢磨着,低声道:“宫主以前就说过,少宫主到一定年龄,就应该考虑成亲的事。”

“现在太早了。”雪芝断然道,“等我过了二十六再说。”

“那太晚了。”

“最起码要等重火宫恢复元气,现在这样我还成亲,像什么样子?如果你是想找一个强大的势力来和我们联姻,那很抱歉,我重雪芝不是那种人。”

“你应该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穆远顿了顿,“我觉得灵剑山庄的夏轻眉一表人才,而且很有大家风范,在江湖上声望也不错。不知道少宫主有没有那个意愿?”

雪芝惊愕地抬头,一下不知如何接口。

“考虑一下吧。”穆远拍拍她的肩,“说真的,少宫主一日未嫁,我一颗心就放不下来,总担心你会惹出什么事。”

雪芝横眼看着他:“你怎么这样说话!”

这个时候,有人敲了敲房门。

雪芝道:“什么人?”

“是灵剑山庄的夏轻眉。”门外的人问道,“请问这是重姑娘的房间么?”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