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透微微抬头,露出眼下的三点凝红:“阁下是?”

“重火宫穆远,请。WWw!QUAbEn-XIAoShUo!cOM”穆远朝上官透一拱手。

“我没有登记,挑战我毫无意义。”

穆远愣了愣,道:“方才一战,重火宫感激阁下的出手相助,但是请阁下接受。”

上官透打败了夏轻眉,谁都看出来了,夏轻眉才受了内伤。现在再和他出手,重火宫颜面上过不去。所以穆远只有挑战上官透,来间接击败灵剑山庄。

上官透道:“若我没猜错,阁下打败我之后,就会退场,对么。”

“是。”

“我不接。”

“若不接,阁下就失去了大会资格。”

“我本来就没有参加大会,也不存在取消与否。方才的姑娘消了气,我的目的也就达到了。告辞。”

说完,上官透就又一次千里一瞬,消失在会场。大部分人几乎连他的脸都没有看清楚。

穆远看看坐在人群中强装无事的夏轻眉,只得作罢。

一下来,朱砂就忍不住道:“笨蛋穆远,为什么不追上去?”

“既然别人无接战之意,我们也不好强人所难。况且,他的武功底细我一点不清楚,若强留之反被击败,恐怕少宫主会杀了我。”最后几句穆远越说越小声,眼角还瞥了瞥雪芝。

“不会的!”雪芝狠狠拍了一下穆远的肩,“穆远哥,你实在太有义气了,我以为你们肯定会晾我在上面的。”

“少宫主不要这么说。宫主在世的时候我就向他保证过,无论遇到什么样的事,我都会保护少宫主和重火宫,万死不辞。”

朱砂道:“大护法担心什么,那人看上去架式很惊人,出手未必有你厉害,你若是高调点,早就名满江湖了。”

“上官透的武功绝对不可看轻。至今为止,他和别人动手的记录,都是点到即止。不管是以什么方式结束的,没有战败历史,也没有人探究过他的底线。”

“上官透?”雪芝眨眨眼,“那是上官透?你怎么知道的?”

“他的虚极七剑最少修到了八重,那他必定在灵剑山庄待过。但是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他击败夏轻眉的招式,又是月上谷的镜变杖法。杖头是浅蓝色宝石,很像冰块,应该是寒魄杖。”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

朱砂道:“本来很好猜的,都给大护法给说得困难了。”

“何以见得?”

“他眼下有三点红色刺青。”

“这个可以是冒充的。”

朱砂指指身后,会场的入口。

很多姑娘都开始撤离,纷纷往门外赶去。

“穆远愚昧。”

“他跑这么快,你以为是什么?跑这么快了场景都这么壮观,要多留一会儿,恐怕他已经被失控的女人围攻而死了。”

穆远忍不住笑了。

琉璃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难怪轻功这么好。”

雪芝道:“我不喜欢他。”

琉璃道:“又来了。”

“当男人,怎么可以到处招蜂引蝶?别告诉我是因为他长得好看,我爹还是天下第一美人呢,怎么都不见得他这样不负责?”

朱砂道:“少宫主说得确实没错!”

琉璃道:“……又来了。”

之后雪芝又去参加了几场比武。拿了二十三名。大会历史上没有任一个女子可以在二十岁以前拿到这个名次,按道理说这应该是一种极度的荣耀,可她是重莲的女儿。流言蜚语很多,重雪芝想装作没有听到,但是心情还是忍不住烦躁。眼明的人都看出来了,失去了重莲的重火宫元气大伤,穆远上阵,象征性地打了几场,就拒绝了原双双的挑战,拿了十六名。雪芝对原双双没有好感,还跟穆远抱怨了一阵子。

但穆远说:“有些不该得罪的人最好少惹,这会儿我们暂时让着他们。给我十年,我还你一个当年的重火宫。”

对穆远的看法,雪芝一直很困扰。她很信赖他,但她知道身为未来的宫主,她不能对任何人放一百颗心。但没有重莲的沉静智慧,林宇凰的灵敏刚强,更没有他们都具备的绝世身手,她对可以说是完全没有自信。

当天晚上,雪芝特别低落。她第一次半夜三更跑出去练武。看着沈水面波光潋滟,她忽然想起儿时的红花院。林宇凰蹲在自己的身边,手把手地教她蹲马步、压腿、出拳。

“喝!”小小的雪芝曾经眼带笑意,声音稚嫩,用不娴熟的、软软的左钩拳打在林宇凰的鼻子上。林宇凰气得捏她的脸,骂她笨蛋,不知道打草人反而打老爹。

水的波光晶莹到有些刺眼。

“喝!”

无边无际的星空下,雪芝目光闪烁,咬牙挥剑,敏捷而狠劲地劈断了一个木桩。

(全本小说网 www.QUA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