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神父,我是不是只有几十分钟可活了?刚才魂祭说多让我活一小时的。wWw、QuanBen-XiaoShuo、Com呵呵,还好他没有让我立刻死去,不然我现在已经没机会和颜刈说话了。”周紫妍嫣然笑道,坚强的脸上不带一丝忧伤,铿锵的话语中不显畏惧死亡的音符。

威廉神父点点头,看了看时间,道:“只剩半小时了,有什么遗言就趁现在说吧。”

周紫妍吐了吐舌头,乐观的笑道:“遗言到没有,我是乐天派的,我要谢谢你们两位冒着生命危险来救我们,我不能报答你们,这是我一生中最遗憾的事。另外,忘月大哥,我不能还你五百万了,对不起。颜刈你干嘛阴沉着脸啊?我现在不是还好好的吗?你是不是想让我离开人世后,记忆中保持着你愁眉苦脸的样子呢?”

忘月见周紫妍不畏死亡的威胁,不惧灵魂被祭的危险,由心升出一丝敬佩,对这个柔弱的女子肃然起敬,道:“周紫妍姑娘乃是在下见过最坚强最伟大的女子。我是又羡慕又嫉妒,颜刈居然有这么好的福气得到你的青睐。你虽然是个手无缚鸡之力柔弱女子,但你的气节却比金戈铁马的战士更为英烈!”

威廉神父亦露敬佩之意,道:“周紫妍姑娘能笑看生死,的确是很难得。为爱付出的女人都是伟大的!我知道你现在肯定不后悔,因为你阳光般灿烂的微笑已经打败了死神!”

“不!求求你们别再说了!求求你们别再折磨我了好不好?紫妍不会死的,紫妍不会有事的!有邪必有正,有毒必有解!既然有冥界邪恶的灵蛊,就必然有神界正义的良药!对不对?肯定有法可解的!”颜刈黯然伤神的说道,仍然带着点希望。

“对,你说得没错!曾经的我,也像你现在这样,对未来抱着美好的憧憬,直至爱人逝去,我仍相信她没有离开我,天上的神灵一定会来挽救她的。可惜。。。没有!幻想总是与现实相差甚远!天上的神灵是那样的高高在上,他们才不屑我们这些凡夫俗子的生命。我们什么时候死,为什么而死,对于他们来说,都是无所谓的!就好像脚下一只蚂蚁不小心被踩死了,我们也不会为它们感到伤心的!这世上没有神!因为他们不配做神!真正的神乃是自己……”

威廉神父闭目神伤,感慨万千的说。

周紫妍微笑着擦去颜刈眼角上的**,道:“傻瓜,一个大男人哭什么哭?让别人看了笑话!我现在只剩下二十分钟可活了,难道你不肯好好陪我聊聊天,谈谈心吗?你想让我最后的二十分钟就看你在这空愁月,徒伤神吗?”

颜刈身体剧烈颤抖不已,望着周紫妍,道:“只有二十分钟了?紫妍,我对不起你,如果当时不是因为我胆怯的话,你就不用替我死了,我没用!我是个懦夫!”说完狠狠的朝自己扇了几个巴掌。

周紫妍赶忙用纤细污黑的手抓住颜刈的手,道:“傻瓜,你这样我会心疼的!现在不是说这些丧气话的时候,因为我一点都不后悔!能替你死去,我感到很开心呢!我这辈子没做过什么有意义的事,但这件事让我感到很有意义,我会让心爱的人永远的记住我。时间不多了,你能陪我说说笑,谈谈心,走完最后一程吗?”

颜刈痛苦的叹息着,看看威廉神父,又看看忘月,不敢相信这接连不断的厄运竟然会降临到自己头上。

忘月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失去爱人的痛,他比谁都清楚,为了能让瑟丽娜复活,他才来阴差阳错的到了这个世纪。周紫妍的话,引起了他心中强烈的共鸣。强制按捺住内心的伤感,安慰道:“去吧,颜刈,陪周紫妍姑娘走完这剩余的永恒吧……渡残剩风花雪月,迎死神索魂之夜;和有情人,谈甜蜜语,别问是劫是缘……”

天空突然下起了绵绵细雨,吹起了萧萧寒风。乌云不经意被风儿吹疼了眼?还是上天刻意在为谁人悲鸣落泪?

风雨中两条人影迎着风伫立在夜中街头……

“颜刈,你说我坏吗?我想我已经在你的心头铭刻下了一条印记。”

“嗯,你是挺坏的,但我更愿这印记刻得更加深刻!”

忘月转过身,拉着威廉神父走到了一旁,道:“那个雇主叫什么名字?住在哪儿?我立刻带你过去!”

威廉神父苦笑了一下:“呵呵,你现在肯和我同流合污了?”

忘月点点头,勉强一笑:“人是会变通的,我刚给自己定了个新原则!拆散鸳鸯者死!”

威廉神父摇摇头,道:“对不起,我改变主意了!我现在不想去杀那雇主!”

“为什么?”

忘月疑惑不解地问。

“因为他雇佣了魂祭!我们此去肯定是九死一生,我不想冒这个险!”

威廉神父慎重的说。

“威廉神父,你是个懦夫!”忘月低声骂道。

威廉神父无奈的苦笑道:“呵呵,算是吧,我自己都常说自己是个懦夫!不过我是个只做有把握之事的懦夫!这些年来,我做杀手收集了不少关于魂祭的情报,也赚了不少钱。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个杀手比魂祭更强!只要我存的钱够了,我一定会请那个杀手杀掉魂祭!”

忘月恍然道:“噢,原来你做杀手是为了这个。。。那你有没有想过,用自己的双手去报仇呢?依靠别人,心里始终有块疙瘩,不是么?”

威廉神父笑道:“呵呵,除非我变成妖!有了召唤冥界之物的本事,我才有资格说用自己的双手去报仇!”

忘月眉头紧锁,沉声道:“变成妖?”

“对!除非是变成妖!”威廉神父坚定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