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空中仅回荡着颜刈充满不解和担忧的声音。wWw、QuanBen-XiaoShuo、COm那个神秘人就如同他诡异的声音一样,诡异的消失了。仿佛刚才所发生之事如海市蜃楼般虚幻。

神秘人与那只被叫做灵蛊的异物消失后,忘月身上的压力才如潮水般迅速减退。

“咳!咳!妈的,那是什么东西啊?竟然压得我喘不过气来!连说一句话都要让我吐几升血,嘴长在我脸上,你管得着吗?实在是太过份了!”忘月一起身就怒骂道,擦了擦嘴角的血丝,道:“你们两没事吧?我刚才隐约听见那神秘人说让谁多活一小时?他有没有对你们怎么样?”

颜刈额头上的冷汗几乎同他的血液一样凝固了起来,无比担忧的眼神透露出强烈的悔恨,哽咽道:“刚才那奇怪的虫子不知道射了什么东西在紫妍的心口上。”

忘月看了看周紫妍,见她面色红润,呼吸平稳,周身尽显神采飞扬,不但没有危险之状,反而精神饱满。

“周紫妍姑娘不像是中了什么攻击的呀,她呼吸顺畅,容光焕发,风姿绰约,我随便看她一眼,都被她迷得神魂颠倒!她不但没有危机之状,反而更加美丽,更具韵味了。”

忘月仔细观察后,做出了一个最科学的推理。

“是吗?如果真是这样,就太好了。紫妍,你有没有觉得哪儿不舒服?”颜刈关切的问,心中不安的情绪因忘月的猜测减却了一大半。

周紫妍摇摇头,神韵扬媚,正如忘月所说,她现在更加的迷人了。对着颜刈嫣然一笑:“放心吧,我没事,从来没有现在这么好过,我感觉身体非常舒适,刚才奔跑过度引起的不适全都消失了。”

一道影子从灯光下掠过,路灯上忽然跳下一个人。

“西部牛仔,你已经将那群小混混全解决了吗?”忘月激动的问。

威廉神父点点头,道:“一个火箭炮就解决掉一大半,剩下的也只用了几秒钟。另外你别叫我西部牛仔好不好?叫我威廉神父!”

忘月点点头,没想到威廉神父这么坦白,居然敢公开暴露自己的身份。疑道:“那你怎么现在才赶到?”

威廉神父摊了摊手,无奈道:“其实我早到了,就比那家伙早到一步!可惜由于他出现了,我只得隐藏起来。”

“你怕他?”

忘月有些惊讶地说。

“算是吧。”

威廉神父看了看周紫妍一眼,唏嘘道:“几乎人人都怕他!在杀手界中,他就是一匹横空出世的黑马,以诡异且利落的手法成功的杀死每一个目标!但他很怪僻,接了任务,只问姓名!如果有人代替目标受死,他就会放过目标,杀那自愿代死之人!而且终生不再杀那目标!”

忘月有点惊讶,亦有点钦佩,如此有原则的杀手,倒还是第一次听说。

“但他刚才并没有伤害我们任何一人!仅仅是让我吐了几口血而已,我最多吃几个鸡蛋就补回来了!他就这样无功而返吗?他怎样对他的雇主交代?”

威廉神父摇摇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哎!自古红颜多薄命,这位美丽的姑娘正是青春花样年华,却不久于人世了……”

“你说什么?这位大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颜刈焦急的问道,不安的情绪又涌了上来。

威廉神父无奈的说:“我是叫你节哀,为你女朋友准备身后事吧……”

犹如晴天霹雳直轰颜刈头顶,山洪暴雨也不及这话有分量。他慌乱不勘,疑惑不解的问:“这位大哥,你怎么能这样诅咒紫妍呢?她又没得罪你!紫妍现在容光焕发,风姿绰约,以前任何时刻都没有她现在的状态好!你凭什么这么说?”

威廉神父哀叹道:“我知道这的确很难让普通人相信,不过这确实是真的!你若不信可以掀开她衣袖看,妖灵之气已经由手脉开始渗入心脉了!一小时之后,她便直接化为骷髅!连腐烂的过程都无须经历!”

“怎么可能!你别瞎说了,哪儿有人死了不经历腐烂过程,直接化为骷髅的?你要吹牛也先打个草稿吧!好,我现在就推翻你的谎言!”颜刈愤怒的说道,轻轻掀开周紫妍的衣袖……

“不!怎么可能?紫妍的手腕怎么会变得如此污黑?怎么可能?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颜刈疯狂的摇着头,不敢相信眼前所见,神色慌乱无比。

“孩子,这是事实,坦然接受吧,阿门。”

威廉神父望着周紫妍,道:“你是不是觉得身体轻飘飘的?异常轻松,好像天堂就在彼岸,你随时都有飞过去的冲动?”

周紫妍疑惑的看着威廉神父,不解道:“你怎么知道?”

威廉神父仰望着夜空,叹息道:“因为我的女朋友也是这样死的!她也和你一样,为了保护自己的男朋友,挺身而出……她临死前告诉我,她并没有后悔……但她却不知,我虽然活着,但我的心却比死了还难受!”

忘月试问道:“刚才那家伙杀了你的女朋友?为什么?他叫什么名字?”

威廉神父深吸了一口气,掩饰掉自己的忧伤,但声音却哽咽:“江湖上人人都称他为魂祭!因为被杀之人,灵魂都被被用来祭魂,转化为他的力量!他每杀一个人,他的力量就会增加一分!所以,虽然他的仇家无数,却没有人能杀得了他!也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面容!他每次杀人,都不显露真身!不过,天底下就只有一只灵蛊!所以,灵蛊一现,必定是他来了,那就肯定有人要死了……”

忘月听得心里直发毛,来这二十一世纪这么久了,还是第一次听到有这么恐怖的人,问道:“灵蛊是不是一种蛊虫?我听说中国苗族就有这玩意儿,不知是不是同一类型?如果是的话,随便找一个蛊师去掉周紫妍姑娘身上的蛊虫,便会没事了!”

威廉神父摇摇头,道:“没用的,灵蛊乃是来自冥界的蛊虫!世上仅此一只!”

颜刈忧心重重,看着身边周紫妍灿烂如花的微笑,心里悲痛不已,问道:“这位大哥,既然你知道这么多,你就肯定有办法救紫妍对不对?求求你救救紫妍,她手腕上的污黑之气已经到胳膊了……”

威廉神父摇摇头,双眼间流露出颜刈同样的悲哀,叹息道:“你我同是天涯沦落人,只可惜我有心无力。解铃还需系铃人!除非是魂祭亲自解蛊,否则中蛊之人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