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会变成妖么?”忘月小心的试问道。Www!QuanBeN-XiaoShuo!cOM

“不会,我虽然是个杀手,但我也自命狷介,不屑与妖怪同流合污!”威廉神父摇摇头果断的说。

“变成妖后是不是会如那些妖怪一般凶残?忘我本性?”忘月颇有兴趣的问。

“不知道,我没试过。但我知道一旦入了妖道就会万劫不复!面具男,你这么感兴趣,难道你想变成妖?”威廉神父好奇的问。

忘月皱了皱眉头,道:“不知道,我对这个世界的转化非常感兴趣,也许有机会我会研究一下,一个人转化成妖后会怎么样。不过,我连怎样转化的方法都不知道,要怎么变?哈哈……”

威廉神父打断了忘月的话,厉声喝道:“面具男,请你最好别抱这个念头!否则在你转化为妖的那一刻,我便会杀了你!知道那天我为什么要救你吗?因为那天你的敌人是猫妖!所以你我毫无半点交情,我却冒死救了你,只要有妖,哪怕你是我的仇人,我也会去帮你!”

忘月立刻封起了嘴,喃喃道:“说说都不行吗,我只是感兴趣,没说我会去做。你就这么恨妖怪?”

威廉神父淡淡地道:“因为魂祭就是个由人转变成妖的存在!”

忘月凝默不语,人变成妖后,居然这么残酷无情。静静的望着簌簌风雨中说着甜蜜耳边话的两人……

“时间到了,这世界又多了一个干肠寸断的男人……”威廉神父惋惜的说。

风嘎然而止,雨骤然停歇……

幽暗的光线下,一条萧索的身影紧紧握着一具红粉骷髅……她直至最后一刻脸上都挂着甜美的微笑……他直至她化为骷髅依然吻着她……

“走吧,面具男,魂祭已经杀了假颜刈了,真颜刈现在无比安全!高利贷不会再追杀他了,警方那边的人也是饭桶,记不起来颜刈的样子。他今后可以安稳的活下去了……”

威廉神父忧戚的说,转身朝修道院走去……

忘月点点头,随着威廉神父的脚步迈出,叹息道:“我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虽然牺牲了一个善良的女子,但颜刈总算是平安了……钱要不要都无所谓啦,真情贵于一切,他们已经付给了我最贵重的酬金……”

“忘月大哥,请等等,我会履行诺言付你五百万的!”颜刈刚毅的说,声音刹那间尽显沧桑。

忘月停下了脚步,摇摇头,笑道:“不用了,金钱珠宝不如真情一片。”

“不!虽然我现在没有能力支付你五百万,但我愿意为你做牛做马,履行我与紫妍的承诺!”

颜刈黯然的眼神里透露出无比的坚决。

“呵,我不需要奴隶,人人都是平等的!你走吧……”忘月唏嘘一声,继续迈出步子。

“请等等!请告诉我有谁不是奴隶。有的人是“”的奴隶,有的人是“贪婪”的奴隶,有的人是“野心”的奴隶,所有的人又都是“恐惧”的奴隶!而我现在要做的只是一个为情付出的奴隶!请让我留在你身边,让我学点东西,我要为紫妍报仇!”

颜刈黯然的眼神不再忧伤,一股坚毅散射寒夜,震撼地说。

忘月又停下了迟疑的脚步,转过身道:“你刚才没听魂祭说吗?我只是个普通人,你跟着我能学到什么呢?”

颜刈“扑嗵!”一声跪倒在地,哀求道:“求你了,让我跟着你,我愿为你做任何事,我相信只要留在你身边,总有一天我会报仇的!”

忘月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对自己下跪了,这一下跪就会让自己失了方寸。赶忙将颜刈扶起,道:“哎,好吧,是你自己说的哦!愿为我做任何事!”

颜刈点点头,坚定地说:“没错!大丈夫一言九鼎!”

忘月微微点头道:“你说你以前是干什么的?”

“计算机程序员,什么语言我都会!上次美国国防部的机密文件就是被我破了的!”颜刈自豪的说。

忘月微微笑了笑:“好,我正需要这样的人才,那你就暂时做个小修士吧,我有项实验或许需要你的帮忙!”

“是!愿效犬马之劳!谢谢你,痞神父。”颜刈激动的说,擦了擦湿润的眼角。

忘月忽然看见周紫妍的骷髅上飘出一点萤光,急忙夺步疾去,瞬间结出“十字印咒”,那萤光必定是妖力,只要用如来神掌将妖力转化为生命力,那周紫妍说不定还有复活的机会!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卐,苍蝇拍!”

忘月连连使出数十次“十字印咒”,只可惜没有任何反应,不管自己多用心,奈何如来神掌就是不出来。

终于那点萤光越飞越远,直至消失在视角之内。

“没办法了,最后一线希望都化为泡影了……”忘月叹息道,撤去了手印,低声骂道:“该死的苍蝇拍,时灵时不灵,耍我是不是?”

颜刈傻傻的望着忘月,不解道:“痞神父,你在干嘛?”

忘月摇摇头,道:“没什么,走吧……”

两人走后,街头夜的深处陡然闪烁起一双精灵般的眼睛:“Lethe神父在干什么呢?那刚才的动作好像是佛家的手印……他是神父,怎么会东方和尚的玩意儿?嘿,有意思,以后继续监视他,现在先回修道院,天快亮了……”

夜又恢复了自然的宁静……

“颜刈,你八点过后从正门进来,不然我不好解释你是怎样与我进来的。到时候我帮你安排手续。”

“好的,那就有劳痞神父了,我八点后准时来,到时候可记得把我安排到与你不远处哦!阿门!”颜刈尊敬的说道。

墙头上,威廉神父又在查探修道院内的情况,见忘月又悄悄出现了,笑道:“Lethe神父,你可真是个夜猫子啊。”

“呵呵,威廉神父你也一样啊。就从这吧,这是最安全的,除了那个厨子小修士喜欢经过这,其他人都不走这条路!”忘月小声说道。

威廉神父点点头,道:“嗯,你先下去!Lethe神父,下面有人吗?”

“没有,可以进来了……”

“哎呀!哪个王八蛋天天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