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恢复了黑暗,天上银星偶尔闪烁几下,照出三人惊愕的脸。wWW!QuANbEn-XiAoShUo!COm

“逃跑了?功亏一篑,没料到这奸细会这么强,居然能隐形,利用空气来作战,真是个棘手的敌人。如果圣骑士还在这就好了,一定可以轻松将他擒拿!”斯麦迪尔神父摇摇头,叹息道。看来他花的三亿佣金,算是丢河里去了,连个泡也不冒。

“到底是谁呢?这透明人隐藏得实在是太好了,我费劲心力才能勉强发现他模糊的位置,Lethe神父,你的感知能力真强,居然能发现他的准确方位,你有没有感知到他往哪儿逃了?”威廉神父感叹的说,自己已经拥有神格了,却还没有一个普通人感知能力强。

忘月略为沉思了一会,回忆刚才看到那透明人的样子,忽然惊诧道:“快回修道院!那人胸前戴有一个圣十字架!在修道院只有四大神父和我才有!奸细必定隐藏在其中!”

忘月话音刚落,斯麦迪尔神父和威廉神父就已经飞驰了出去,原本就已经知道是神父级别的人了,只是没想到那奸细竟然在四大神父内!现在威廉神父在这了,也就是说嫌疑只有三人!只要查看出谁疲劳过度,对神力有抵触,那谁就绝对是奸细!

“Lethe神父,快跟上来!这么那么慢?我们需要你认证奸细……”威廉神父话音回荡在教堂外,而人已经进入了修道院。他没想到忘月感知能力那么好,速度居然会慢得跟蜗牛似的。

忘月当然不会用真实速度,让别人发现自己已经不是普通人地话,麻烦事会很多的。于是气喘吁吁的跟着跑,每跑一段距离,就停下脚步休息半天……

等忘月跑回修道院时,四大神父已经全被叫到草坪上训话了……

“斯麦迪尔神父。都这么晚了,叫我们出来有什么事吗?修道院规定必须早睡早起的。难道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莱特神父揉了揉眼睛说道,好像很困的样子,但忘月看他根本就是神采奕奕。

“是呀,都已经这么晚了,我们这样起来活动,可是要扣操行分的哦!”鲁斯凡神父呼吸急促地说,忘月看他的样子似乎是很匆忙赶回房间后来地。

“我还一直在睡梦中做祷告。告诉上主,我安稳的一天过去了,斯麦迪尔神父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我隐约听到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伊比亚神父也是呼吸急促的说。

斯麦迪尔神父点点头,深吸了一口气,慎重道:“在场的除了威廉神父和Lethe神父外,其他人麻烦你们说说你们晚饭后的行程!我看你们三人都不像是睡得很迷糊的样子,说话这么清楚,分明就是还未睡过地表现!”

三位神父身体皆微微一颤。神色都显得有些慌张了,但脸部都做出很镇定的表现,这让忘月也有些迷糊了,难道他们三人都去做了什么偷鸡摸狗的事?

“莱特神父,看你很困的样子,是不是疲累过度了?难道你做了很剧烈的运动不成?”斯麦迪尔神父强烈质疑道。首先把嫌疑落在了莱特神父身上。

『不,肯定不会是莱特神父!如果他是奸细,就不可能那么拼死的保护修道院的孩子!另外,若他是奸细,就不可能会表现得这么疲倦!明眼人一眼就看得出!我想他八成又是去接上鬼混去了,刚刚才匆忙跑回来吧。』

忘月心里否定了莱特神父的嫌疑,将目光落到剩余两位神父身上……

“呀!斯麦迪尔神父,您真是慧眼,你怎么知道我做过运动地?我每天晚上睡觉前都会做两千个伏地挺身……”莱特神父微微一笑说道,故意显得有点惊讶。

斯麦迪尔神父仔细观察了一下莱特神父的脸色。见他呼吸均匀。不像是做了剧烈运动的样子,分明就是在撒谎。但他表现得如此坦然,以前也有杀妖的不少功绩,虽然值得怀疑,但也不敢断定!斯麦迪尔神父摇了摇头,整理了一下思绪,问道:“鲁斯凡神父,你呢?看你呼吸这么急促,难道是从什么地方慌忙的跑来吗?”

鲁斯凡神父神色慌张的说:“是啊!我刚才也听到什么声音了,然后听到您在召唤我们,还以为又有什么妖怪来袭击了,所以才上气不接下气地赶来!”

“噢?是吗?看来你挺关心修道院安危的。。。那伊比亚神父,相信你也是这样了?”斯麦迪尔神父迟疑了一下问道。

伊比亚神父的呼吸已经平缓了,他点点头,道:“是的,我也是被一阵喧闹声吵醒的,担心又是妖魔来捣乱,才匆忙跑出来,恰好你们又正在找我们……”

『噢?难道三位神父都是自己跑出来的?还未等到斯麦迪尔神父和威廉神父去找他们,他们就自己跑出来集合了?怪事,怪事……』

“呵呵,真是奇怪了,你们三位都是已经睡下了吧?都是听到吵闹声后跑出来的?”斯麦迪尔神父叹笑一声问道。

三人纷纷点头,表现很自然,而且还有点不满斯麦迪尔神父的怀疑态度。

“既然你们都说已经睡下了,而且是很匆忙跑出来的!那你们的衣服这么那么整齐?没有丝毫凌乱地样子!头发也没有睡过地迹象!做为一个神父,是不能撒谎的!难道你们不知道吗?坦白从宽!说出事实,神会原谅你们地!”斯麦迪尔神父怒喝一声,态度一转强硬!

三人皆有点惊诧,没想到斯麦迪尔神父观察得那么仔细,看看自己的衣服,果然很整齐,但却都沾有新鲜的灰尘……

『难道三人都有翻墙,跃窗?看来这事麻烦了……』忘月摇摇头,沉思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