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特神父,你的衣服这么整齐,但却沾有新鲜的灰尘,难道你做了伏地挺身后就一直穿着衣服睡?”斯麦迪尔神父怒喝一声,语气强烈。Www!QUanbEn-xIAoShUo!cOM

莱特神父叹了一口气,无奈道:“您说对了,我就是这么睡觉的!修道院又没有规定不许穿着衣服睡。。。斯麦迪尔神父,到底修道院发生了什么事?您这么担忧,难道刚才那阵喧嚣声是您和某人在战斗?而您认为那敌人在我们三人中?”

斯麦迪尔神父没想到莱特神父会这么干脆的回答,而且还反问自己,心中虽然有点意外,但脸上也很平静,直言不讳的说道:“是的!既然你们已经猜到了,我也不隐瞒了,我的确怀疑那敌人在你们三人之中!”

『真是个大白痴,他这样也叫调查?虽然他们三人已经猜到了,但你也不用这么直接呀!西方和尚的脑袋怎么都这么秀逗?你这样做,还不如干脆把他们送警察局询问好了!老头子,知道你为什么会被我敲诈三亿吗?就是因为你太单纯了,这么大岁数了,别人问什么就答什么。。。』

忘月心里已经无语了,转身便走,汗道:“那个,你们慢慢侃,我累了,得回去睡觉了,不能耽搁了明天的工作,修道院刚修葺完毕,想必明天定会有许多人前来做弥撒……”

“Lethe神父,请你在等等……”威廉神父赶忙夺步拦住忘月。嘘声道:“Lethe神父,你现在就回去了?奸细都还没抓出来!你能感知到他的正确方位,并且连他身上有圣十字架都能感知得到,或许你多看他们几眼,会认出谁是那透明人地!”

忘月再次扫视了一下三位神父,摇摇头,叹笑道:“认不出来!没趣。我闪人了,呆在这只会做无用功!威廉神父。我以朋友的身份,悄悄告诉你,别浪费时间了,不会有结果的!这次虽然杀了那奸细个措手不及,但他也是有备而来的,要想抓住他,只有另找机会了。另外。我缩小了奸细的范围!莱特神父绝对不可能是奸细!”

威廉神父不解,轻声悄问道:“为何你这么肯定?是因为平时你们走得比较近,你在袒护他,还是?”

忘月摇摇头,道:“你现在是以神父的身份问我,还是以朋友的身份问我?”

威廉神父直言道:“当然是以朋友地身份!”

忘月微微一笑,拍了拍威廉神父的肩膀,道:“因为莱特神父不是普通人。我见识过他地能量,完全不是透明人的气息!而且他曾奋不顾身的舍己救人,就光凭这两条,我就可以断定他不是奸细了!另外,兄弟,我希望你别透露出去。因为我们三个都是挂名神父……”

威廉神父惊讶的看着忘月,再回头看了看莱特神父,微微一笑,唏嘘道:“嗯,放心!你肯告诉我,证明你看得起我!相信我!既然莱特神父和我们一样是挂名神父,我当然会为他保守秘密……”

忘月点点头,抿笑着转身离去……

斯麦迪尔神父对忘月可以说是敢怒不敢言,人家即是圣域来的神父,又逮住了自己的把柄。他想睡觉就等他睡吧。。。无可奈何的摇摇头。望着三人,正色道:“立正!从明天起。你们三人不得擅自离开修道院半步!无论做什么事,就算事尿尿,也要给我打报告!听见没有?”

“YES,SIR!”三位神父异口同声回道,答得很爽快,似乎都在等这个最和平地结果。

斯麦迪尔神父苦笑着摇了摇头,叹息道:“解散!回去睡觉吧,明天还要工作,谁起迟了,扣谁操行分!”

“是!大家晚安。”三位神父如释重负的说,赶紧朝着自己的寝室跑去……

等三人走远后,斯麦迪尔神父悄声问道:“威廉神父,刚才Lethe神父说了些什么吗?他是不是知道了奸细是谁?”

威廉神父摇摇头,叹息道:“没有,他只是告诉我,他很困,另外,我们这次捉拿纤细失败了,以后就没这么好的机会了,现在已经打草惊蛇了,我想奸细恐怕不会再这么肆无忌惮的行动了。”

斯麦迪尔神父惋惜道:“是啊,这次的代价可真是大呀,不过我们已经掌握了他的能力,只要他下次再出现,我想我们一定会让他现出原形!”

威廉神父仰望了一下天际,星星偶尔闪烁,几乎看不见清晰的光点,就好像机会一样,稍纵即逝!转身离去,唏嘘道:“或许吧,希望还有那个机会!我回去休息了,斯麦迪尔神父你也别太操劳了,那奸细目地不在于我们,通过你近段时间地反应,我知道能让你这么重视的应该就只有前阵子丢失的『神石板』了!但有些东西,失去了就失去了,你我能力有限,管不了就放手吧!虽然我说这话有点亵渎,但圣域那边都还没反应,我们何必要这么费心费神呢?”

斯麦迪尔神父苦笑了一下,亦朝自己的寝室走去,大声回道:“但求问心无愧,尽守本责,过程如何,结果如何,我不在乎……”

威廉神父的脚步忽然僵持住了,他身体猛然一震,回头望着斯麦迪尔神父年迈佝偻的身影,他虽然迈着蹒跚地步伐,但身影却异常高大,脚步却比泰山还有力量!也许这是自己一个挂名神父永远都不会明白的……

忘月回到寝室,将袍子脱下,仍在**,心事沉重的躺了下去……

“忘月,你有心事?”安妮轻声细语问道,语气充满了关怀。

忘月点点头,唏嘘道:“小妮子,我越发觉得这个社会愈来愈黑暗了!连修道院内都出了邪魔!四大神父中,我就知道有三个神父有不良癖好!连主教也贪污,我看真正圣洁的人,恐怕找不出几个!”

“呵呵,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这样的,你怎么突然之间有了这些感触?这不符合你的性格呀,我还是比较喜欢看到你嬉皮笑脸的样子,你现在这样沉重,一点都不好玩。”安妮啧啧的说,在画卷中已经噘起了小嘴了。

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Lethe神父,睡了吗?”

忘月听出来了,这是莱特神父的声音,这么晚了,他不直接回宿舍,跑来自己的寝室做什么?

“还没睡,门没反锁,进来吧。”

莱特神父轻轻推开门走了进来,毫不客气地坐在凳子上,半感激半疑惑地说:“刚才谢谢你帮我说好话了,我可都听到了,能告诉我是怎么一回事吗?”

忘月惊讶道:“刚才我和威廉神父的谈话,你全偷听到了?”

莱特神父点点头,笑道:“别用偷听那么难听!我是正大光明地听的!我的视力和听力都是普通人的十倍!除非你们用腹语说,不然再小声,我也能听得到!”

忘月咋了咋舌头,道:“那修女宿舍的风景,你岂不是早就偷窥光了?我经常见你在修女宿舍徘徊……”

莱特神父嘘声道:“嘘~!这种事,千万别乱说,我只偷看过雅卡恩修女,其他修女长得都跟猪一样,还没看,光听声音就想吐了!”

忘月捂着嘴偷笑,感叹道:“啊~!如果我也能拥有像你一样的眼睛和耳朵就好了,想起就不错……”

莱特神父恢复常态,严肃的说:“Lethe神父,现在该告诉我,今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为什么斯麦迪尔神父会怀疑我们?难道那奸细就匿藏在我们三人中。。。噢,不!是两人中!因为我不算!”

忘月站了起来,走到门前,将门反锁上后,坐到了莱特神父的对面,嘘声道:“没错!奸细就在伊比亚神父和鲁斯凡神父中!今晚斯麦迪尔神父与我还有威廉神父联合起来,设置了一个陷阱等奸细,虽然最后被他逃跑了,但我们也锁定了目标!那奸细很强!斯麦迪尔神父与威廉神父两人联手都没能伤得他皮毛!”

莱特神父陡然一惊,感慨道:“斯麦迪尔神父的神力可是我见过的神父中最强的!再加上威廉神父的神力,两人联手居然未伤得奸细皮毛?那奸细也太强了吧?他是妖是魔?有三头六臂?虎头鹰翼?”

忘月摇摇头,叹息道:“据我猜测,他和我们一样,只有四肢,只有一个脑袋。只是他的能力特殊,所以斯麦迪尔神父和威廉神父对他才束手无策。他会隐身!而且会利用空气制造出空气结界,以及空气传送带!防守牢固,逃跑也迅速!如果我也有那种能力的话。。。实在是居家旅行,防盗偷窥的绝佳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