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人?既然来了,何不现身相见?藏头露尾的,算上面好汉?”忘月大喝一声,将体内的一身酒气全逼了出来。wWw,QUanbEn-xIAoShUo,CoM

“砰~!”四扇亭板相继落与地上,扑荡气微微尘土飞扬,其中一扇板子落地极不自然,彷佛上面人借助了它的反弹力朝相反方向跃出,使它落地的加速度增大,震动的趋势比其它三面要剧烈得多。

“忘月小心,此人能将全身气息收敛自如,身法轻盈如燕,动作敏捷,心思缜密,他是有备而来的!在不知道敌人在哪儿,是何面目前,切莫鼓噪挑衅!这乃兵家大忌!”安妮提醒道,警戒着四方。

教堂外月光朦朦,寒风萧萧,树叶被刮得簌簌作响,街道上的一张塑料纸被一阵微风刮走,两条人影赫然伫立在正门前,封住了出口!

“威廉神父,看见没,原来敌人会隐形,怪不得能那么轻而易举的搜查我们物件,他简直不把我们放在眼里,把修道院当成了游乐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今天一定要将他擒住!”斯麦迪尔神父傲然的站在门口说,双手勾勒出一把金黄色的神光羽箭瞄准着教堂内空气流动之处。花了近三亿的围捕计划,让他显得十分又干劲!

“是,斯麦迪尔神父。。。来者何人?还不快束手就擒?别逼我们出手!”威廉神父刚毅的大喝一声,双手也在同一时间勾勒出神光羽箭!

教堂内鸦雀无声。除了忘月因喝酒呼出地气比较急促外,几乎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呼吸声!一切都彷佛是静止了,那透明人或许已经逃走,又或许担惊受怕,原地按兵不动……

威廉神父双眼就像是猎鹰一般犀利,仔细巡视着教堂每一寸角落,但他也是徒劳无功。皱了皱眉头后,闭上了眼睛。他想起忘月说过的话『我手指旭日,看见旭日,不是手指,而是自己的眼睛。手指可以没有,旭日却常在。手指就好像手枪,我忘记了它的存在,太阳就好像叶子。它依然存在!眼睛看见的不是手,而是物……同是出于一个道理,但却又悟与不悟,梅花有香,谁能闻见。谁又不能?』

忘月也似乎在瞬间清醒了,敌人虽然是隐形的,但他却真是的存在!不因为看不见他,我把他归结为虚无!忘月轻吸了一口气。缓缓吐纳,微微闭眼,凝心静神,用心眼来感知周围环境地变化……

斯麦迪尔神父手中的神光羽箭上下左右移动,不停地转移目标,教堂内空气骤然流动。彷佛有成百上千的人同时在呼吸!这让自己不能靠空气的流动了来捕捉敌人了!看看身旁的威廉神父和教堂内的忘月,两人皆入境到一个和谐的自然环境中……当然,领悟不同,入境的境界自然也就不同!

平缓流淌地空气中,隐约出现了第四人的呼吸!威廉神父手中神光羽箭随着他脑海中的潜意识自动瞄准了那第四人!他彷佛看到那透明人额头上正滴落下一滴汗珠,滑过他的脸颊,流过他的腮帮,使得他呼吸急促,心跳加速……

“嗖~!”威廉神父手中神光羽箭化做一条金色流星,百步穿杨。直接穿梭过透明人刚滴落在空中的汗珠……

“乓~!”地一声。安宁的环境被打破了,汗珠被神光羽箭射成了无数细小水气。缓缓蒸散……

威廉神父闭目心明,再次拨弦,方位随着透明人移动的方向改变……

斯麦迪尔神父初察异状,赶紧凭着身体本能感知,虚空射出一箭!方向与威廉神父地截然不同。

空气中的气流流动愈来愈大,一瞬间那透明人的呼吸像是强了许多,周遭空气都随着他的呼吸流淌,不知是在为他掩饰,还是为他营造时机?

忘月一直未睁开过眼睛,但心眼却无比清晰明朗!自从做了那个“吞噬百变妖”的奇怪的梦之后,心眼就开了!迷雾无风自散,迷人地桃花障也被明锐的心眼一眼洞悉!周遭不再有虚幻,不再有迷惑,不再有隐形!

忘月的心眼看见一个黑衣男子,用面罩遮住了眼睛,但他那副惊愕,狂暴的脸容却毫无遮掩的暴露在外!他似乎很疑惑,为什么忘月身上有着奇怪的生物,并能感知他的存在!疑惑威廉神父为什么能一箭不偏不倚的射往自己的方向,自己可是收敛了全部气息的!

“临,兵,斗,者……”忘月闭着眼睛,暗暗结出《十字印咒》,但刚结出四个印,就被安妮给喝住了!

“忘月,你在干什么?你现在没带面具,就怎么使出苍蝇拍,难道是想让他们知道你是面具男呀?”

忘月忽然回神过来,撤消手印,心中惊讶道『我刚才是怎么了?好像觉得周遭都是空物,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只觉得眼前有个碍眼地渣滓,想把他除掉,手中就不由自主地结出十字印咒了。。。』

“嗖~!”一支神光羽箭从忘月眼前飞疾而过,呼啸着冲向透明人方位……

“钪~!”地一声,神光羽箭竟然撞在了无形的空气之上,被反弹了回去!神光羽箭返回时稍微有点偏差,直端端地朝着忘月的脑门飙去!而忘月此时还闭着眼睛……

威廉神父心中一惊,没想到对方竟然还能隔绝神光羽箭的攻击,难道是什么结界不成?见忘月情况岌岌可危,赶忙左右开弓,连射两箭出去,一箭阻挡那反弹而回的箭矢,一箭再试探那透明人的结界……

忘月虽未睁开眼睛,但却看的无比清晰,眼见神光羽箭就要射中自己,火烧眉睫之际,假装受寒哆嗦,打了一个喷嚏,腰杆自然弯曲,巧妙的避开那神光羽箭!

“铮~!”两支神光羽箭在忘月刚弯下腰后的一刻,便猛烈的撞击在一起!金色火花四溅,耀眼绚丽,映得教堂闪亮如昼。

另一支神光羽箭则穿透了缥缈空气,穿梭过透明人方位所呆位置,硬生生的射在柱子之上!顿时教堂一阵摇晃不已,灰尘滚滚而落……

“消失了?怎么可能?他的速度怎么可能怎么快?”威廉神父瞠目结舌的说,看着自己的神光羽箭就那么无功的穿透空气,射在柱子上,心中惊愕不已。

斯麦迪尔神父亦是咋了咋舌头,一脸不可思议,刚才空气完全没有任何流动的迹象,何以敌人就那样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眼不明时心来拭!忘月赶紧用心眼巡视每一角落,连空气中飘荡的尘埃也不例外!

无音,无动静……

忘月忽然感知到周边的空气原来已经形成了一条传输带!那隐形之人刚才携带起大量的空气流动,原来是早有计划,只可惜自己到现在才发现,连自己的心眼都险些被那假相给蒙敝了!

“在那!”忘月突兀的吼出一声,指着左手边的墙壁。

就在这一刹那,空气中飘荡的尘埃飘舞混乱了!那透明人因惊愕,而再次曝露身形!

斯麦迪尔神父和威廉神父双双一惊,随即察觉到异常,纷纷举起手中神力之弓,淬然射出连绵不绝的神光羽箭……

夜,刹那间就被点亮了,两位拥有神格的神父站在教堂的大门口,就像是两盏高能的路灯,更像是两颗洁亮的星星,身边绽放出无限金色光彩,照亮了路边黑暗的夜,街边景物清晰的映入眼帘。

“哐啷~!”透明人一头往窗户撞去!窗户玻璃给他轻松撞碎,木头窗框也如筷子般脆弱,被轻松撞断!就在他飞身跃出窗口之际,两道丝线不断的神光羽箭倏地追了上去!就像是两只强悍的猎鹰扑了上去!

教堂外,神光羽箭和透明人彷佛展开了一场你死我活的搏斗!喧嚣声顿时凭空生起,邪气骤然弥漫四方!看来透明人知道不用真实实力,是无法抵挡得住那神光羽箭的威力!

『不是妖气!这是什么?感觉和黛西的气息有相似之处!难道是巫师?』忘月心想,跟着跃了出去!斯麦迪尔神父和威廉神父自然也飞速疾跑,紧随其后……

透明人力大无穷,凶悍异常,两条蜿蜒的神光羽箭被他三两下就折腾得软弱无力,但他自己好像也耗费了不少功力,从他急剧减少的能量来看,他绝对撑不过下一次的攻击!他的实力应该和斯麦迪尔神父在伯仲之间!

“轰!”忘月刚跃出窗户,两条神光羽箭就爆炸开来,化为点点金星,飘零散落,霎时,夜空灿烂夺目,但很快就黯淡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