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两枚火箭炮破空射出,以极快的速度轰了出去。wwW!QuANbEn-XiAoShUo!coM

忘月当下皮肤一缩,感觉告诉他,危险靠近了!在领悟到自然边缘真谛后,感知能力成一个质的飞跃,对恶性有危险的因素,能瞬间感知到。赶紧抓住薇诺娜的手,道:“小心!呆会牢牢抓住我!”

薇诺娜自然也听到了那尖锐的响声,但却一点也不慌张,点点头,道:“好的,不过你放心,冷佐大师和纸乐会解决的。”

冷佐与纸乐纷纷从车内飞速跃出,站在车的顶蓬,傲然藐视着那两枚火箭炮。

“嗖!嗖!”两声,纸乐手中飞出两把细长钢刃,呼啸着朝两枚火箭炮射去!两者刚一接触,便产生震耳欲聋的响声,硝烟弥漫在整个天桥之上……

冷佐趁火箭炮的威力还未传播到大桥上,倏地伸出手朝烟雾挥之过去,浓浓硝烟顿时消散,那强烈的震动也被遏制到了极限,仅给空气中的灰尘带来了点抖动而已。

忘月坐在车内,看不到外面的战斗,只是突然感觉到危险消除了,心中疑惑不解。

“咻~~”火箭炮再度射来,那两幢房顶的男人射完一炮再续一炮,给炮筒上膛的速度极快。其中过程几乎没有断过,炮弹一枚接着一枚,连绵不绝,几乎连成了一条笔直的线条。

「哇,这次更猛了。到底有多少火箭炮?听这声音怎么像是在打仗?」忘月心里震惊道,光是听那炮弹破空之声,就已经很恐怖了,真不敢想象轰在物体上会是什么效果。

这次纸乐没有出击,因为他的纸防不下这么多炮弹,轻灵地从他脚下的车顶上跃出,飘逸的落在忘月所坐的车上。双手朝两边呈弧形散开,圆月弧光闪耀。一张纯白色的纸若一把扇子般轰然朝两边张开!“涮~!”地一声,纸扇将车的侧面遮照了起来,纸乐在纸扇上轻吹了一口气,纸扇再度扩张,眨眼功夫便将整辆成笼罩了起来!随后纸扇摇身一变,变为坚硬无比的钢铁盾!反射出闪亮地光芒。

“冷佐大师,炮弹交给你了!”纸扇内部传来纸乐的大声喊叫。他完成这一动作,仅在分毫秒内。

车虽然被纸扇笼罩了起来,但从内部看,依然能清晰地看到外界情况,丝毫没有影响行驶速度!

冷佐微微点点头,朝两行炮弹飞身跃却,叫道:“你们先走吧,我宰了这里两个家伙就赶上来!”

「冷佐大师伯怎么能随便杀生呢?他不是真的想杀了那两人吧?」安妮不解的猜测着。

冷佐伸出双手。由外向内合并,无形中股强大的压力将两行如丝线串联的炮弹给压缩在了一起。冷佐悠悠轻踩其上,藐视着对面楼顶的两名炮手。

随着冷佐的迈步,炮弹逐渐爆炸,脚后跟刚踩在前一炮弹上,后面那炮弹就轰然炸开!其熊熊火焰和冲击力疯狂地往冷佐身上冲。但冷佐却毫不在乎,似乎把它们当做拂面轻风一般,任之由之。

事实上炮弹产生的爆炸的确只如微风般拂过冷佐的身躯,甚至是从他身边绕而避之,皆怕沾得他半点衣边!

楼顶上的两名炮手开始还得意不已,可是当他们看到冷佐安然无恙的在空中行走时,心不噤就凉了下来,豆大汗珠顺着炮管滑落,手掌有些湿了,连握火箭炮都显得有些吃力。

冷佐走到一半时突然停了下来。回眸朝薇诺娜与忘月所乘车辆望去。骂道:“糟糕,调虎离山。那冥界气息很重!会是什么人呢?立刻宰了这两个家伙赶过去!”

一阵和缓的微风抚过冷佐脸庞,数枚炮弹纷纷在同一时间爆炸开来!震天巨响只响了秒之刹那,便被冷佐一声怒吼给压了下去!浓密的硝烟被他随手一挥,便化为两只巨大地手掌,朝两幢楼房上的炮手咽喉掐去!

两名炮手仿佛看到了一双来自地狱死手的魔爪,带着死亡的美感,束缚着身上每一根神经,让人窒息,让人绝望……

须臾功夫之后,天桥上没了冷佐的踪影,硝烟也飘散四方,两幢高楼之上,两具干瘪瘪的木乃伊如同轻盈地花瓣一般,随风飘舞,随风摇曳,悠悠的坠空而落……

“涮~!”一声,纸乐收起了扇之结界,身形**在车顶之上。

“薇诺娜小姐,已经远离了危机,冷佐大师为我们断后了。”纸乐望这远处突然消失的浓烟说道。

车上薇诺娜微微点点头,道:“好的,谢谢你了纸乐。”

纸乐笑道:“保护薇诺娜小姐的安全乃是我的职责所在。”

「冷佐这么强?那么多炮弹都被他解决了?怎么我仿佛听到了一声时间不长的巨响?是听觉出了错误,还是那声音被什么东西给打乱了声波?」忘月心中震撼无比,双手依然抓住薇诺娜纤细光滑的手。

“Lethe神父,已经没有危险了,谢谢你的关心,你现在是不是可以松手了?我被你抓得好疼。”薇诺娜羞涩的低着头说。

忘月尴尬地收回手,心里乐滋滋地,但看到薇诺娜的小手被自己抓出了几条红印,心里就一阵心痛,抱歉地说:“对不起,刚才过于紧张了,请原谅我的冒犯。”

薇诺娜看到忘月慌张的样子,不由“噗哧~!”一声笑道:“没关系,不用那么担心,只是被勒红了,没什么事的。”

忘月仍然有点愧疚,不但没有照顾好薇诺娜,反而将她勒痛了,暗骂自己是大傻瓜。

忽然一股强烈的压迫感袭上心头,忘月身体就像是背了一坐五指山一样,一股曾经让自己难忘的气息疾飞而来!

「魂祭!难道他的目标也是……?」忘月惊恐万分,赶紧结出十字印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