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墅外萤光点点,阴风阵阵,环城河上被点点光斑掀起朵朵浪涛,似河水在叮咚的奏着自然乐曲。WWw!QUanbEn-xIAoShUo!cOM

别墅内,冷佐站在窗前悠悠看着别墅外的阴绿光点,轻声唏嘘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该来的始终会来,等了六年了,这一劫终于来了,等我完成这命轮的嫁接,就可以极乐逍遥去了……”

次日,一道刺眼的阳光穿过窗户,直端端的射在忘月眼皮上。忘月下意识用手遮了一下眼睛,懒洋洋道:“这么快就天亮了……”

门外响起了几声敲门上,纸乐问道:“Lethe神父,醒了吗?大家都在等你了。”

忘月赶紧一骨碌儿从**跳下,双足不偏不倚的插入鞋中,回头看了看床铺上,竟然没有一点皱痕,于是用手在上面胡**了两下,做出点睡过的痕迹。再把床角的画卷拾起,放入怀中,大声道:“醒了,就来。”

打开门,纸乐等得一副不耐烦的样子,道:“快点,我们是很有时间观念的!吃了早餐就得赶紧去冰乐修道院,然后还有其他事要忙。”

忘月点点头,跟着纸乐走,问道:“纸乐兄,薇诺娜每天都这么忙吗?她还这么年轻,如果操劳过度的话,对身体可不好哦!”

纸乐领着忘月转了几条走廊,拐过数个弯,下了几层楼。笑道:“是薇诺娜小姐自己要这么坚持的,她总说时间不够用,可是她还年轻,有着大把地时间。。。其实这也是为了替她父亲赎罪,即耗费精力又耗费金钱。薇诺娜小姐自己开了一家大型运输公司,所有捐款的钱都是由她自己挣来的!真是年轻有为呀……”

忘月身体微微一颤,心中浮起滚滚波涛。对今世的薇诺娜充满了崇敬。

“到了,请坐……”纸乐领忘月到了一间大厅。替他拉开一张椅子说道。

大厅内一张不大的桌子,薇诺娜坐在正上方,冷佐与忆乐分别坐在她的两旁,纸乐亦走过去坐在其旁。旁边还有两个昨日没见过的妙龄少女,是一对可爱地双胞胎,他们面前都放着简单的面包牛奶,就等自己一人了。

“Lethe神父。请坐吧,我们生活都很随便地,呵呵。”薇诺娜微微一笑说道。

忘月绅士般的微笑回礼,没想到薇诺娜这么平易近人,居然和手下同一桌吃饭。

“哎,Lethe神父终于到了,差点饿死了,吃饭啦~!”忆乐吐了吐舌头说。轻轻拍了拍桌子角,面包顿时陵空飞了起来,直朝她嘴里挺。

那对双胞胎姐妹则迅速从后背抽出两把细细的钢剑,锋芒一闪,面包碎为无数细块,飞入空中。她们两则张大了嘴巴,接着下落的面包……

纸乐则比较优雅,幻化出一把纸插,插在其上,缓缓送入口中。。。但嘴巴却快得像缝纫机……

忘月傻了眼,第一次见有人吃饭是这样吃的,而且还是在自己上司面前。。。难道薇诺娜都不管管的吗?

冷佐双目轻轻瞪了一眼薇诺娜与自己面前的面包,只见面包一小块一小块地飞入两人嘴中,杯中牛奶化为一条细线,被牵入两人嘴边。就像是一根吸管一样。只要想喝,轻轻吸一口气。牛奶自动就送入了口中。两人皆优雅的吃着……

“这。。。是异能比赛,还是吃早餐?”忘月咋了咋舌头,结结巴巴的说。

冷佐咽下一口面包,笑道:“后辈小子,别大惊小怪的,为了节约时间,我们一向是这样进食的。你还不快吃?我们一吃完就走了。”

忘月收回了惊讶,纳闷道:“冷佐前辈,你怎么不说古话了?好奇怪哦。”

冷佐“哎呀~!”地叫了一声,赶忙道:“吾一时忘记了,多亏尔提醒,即刻恢复……”

众人差点喷了出来,要不是怕牵连到薇诺娜,相信众人一定狂笑着喷出来了。看他们那么难受的表情,忘月拿起面包咬了一口,喃喃道:“想笑就笑呗,那样憋着多难受呀,冷佐前辈,晚生觉得你还是说现代话比较合适。”

但众人皆无语的吃着面包,强忍着笑意,快速吃完早餐……

画中百变妖早就笑得人仰马翻了,要不是安妮一直用眼睛威胁着他,相信他的声音早就传了出来。

吃过了早餐,薇诺娜吩咐道:“忆乐,凌霜,霜凌,今天公司地工作,就全交给你们三个了,麻烦了。”

忆乐和双胞胎摇摇头,笑道:“薇诺娜小姐太客气了,为你做事是我们的荣幸。那我们就不耽搁时间了,这就去公司。”

薇诺娜点点头,对着忘月柔声说道:“Lethe神父,我们一同去冰乐修道院吧……”

忘月微微一笑,绅士般行了个礼,道:“我的荣幸。”

走出别墅,忘月才算是开了眼界,花园里绿荫茸茸,芳香荡漾,鸟雀成群,却不喧嚣。花园中一喷泉冲天溅射,勾勒出七彩霓虹,忽倏溅入池塘,惊起小鱼跃水嬉戏……

花园青色玉石铺地,错综有至,两旁树木挺拔清秀,一派和谐之美,偶尔有几朵鲜艳的花穿插在其中,却不显得突兀,点缀得恰到好处。四周不停的有黑衣人巡逻,给这和谐的花园添上了几分沉重地色彩。

「薇诺娜的格调还是和六十一世纪一样,只是今世怎么有那么多保镖?难道时刻都有人想要对她不利?」忘月心里揣测道,跟着众人出了别墅。

“Lethe神父,你就和我坐同一辆车吧,我有些话想和你单独谈谈。”薇诺娜微笑道。

忘月赶忙点点头,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呀!绅士般笑道:“我的荣幸,薇诺娜小姐。”

其他人则是一脸惊异,除了司机,还从来没有人与薇诺娜同坐过一辆车,到底薇诺娜想与忘月谈些什么呢?

忆乐与双胞胎与众人分道扬镳,朝着港口开去。纸乐与冷佐分别坐上了不同的车,紧跟在薇诺娜身后。

车发动了,忘月抢了主动,先开口:“薇诺娜小姐,听说你总是觉得时间不够用,但你正是风华年貌,时间多的是,为什么要那么操劳呢?你这么美丽,再这么操劳下去,小心容易变老哟……”

薇诺娜淡淡笑道:“人生何其短暂,冷佐大师说过,时间是不能浪费的!每当我眨眼一秒,便会有一秒时间瞒着我的眼皮流逝……”

忘月笑道:“时间总是在流逝,纵然是漫天的神佛也不能将它停住,时光有正向,有倒流,但在其过程中总是在流动的,不必这么在意。”

薇诺娜有些惊讶,道:“Lethe神父,你说话和冷佐大师地方式好相像哦。对了,我一直想问你,这串项链是你地吧?”说完从怀中掏出一串精致的钻石项链。

忘月看着那项链,不噤有回忆联翩,点点头,道:“是地,那项链是我的至宝,我丢失的这两个月,每天都挂念着它,没想到这么有缘,居然被你拾到了。”

薇诺娜嫣然一笑,将项链从脖子上取了下来,递给忘月,道:“既然是你的东西,我还是还给你好了,看它的样子价格定然不菲!你不是说你已经耗费了毕生积蓄吗?这么贵重的东西,还是交还予你……”

忘月微微一笑,摇摇头,伸出手将薇诺娜的手推了回去,柔声道:“薇诺娜,请允许我这样叫你吧。这串项链,我本来就是想送给你的,在丢失的这两个月中,我就是怕它今后都与你无缘了,所以才一直惦记着它,但如今它已到了你的手里,这说明我们很有缘分,所以,就请你继续将它留在你身边吧。”

两人的手刚一接触,皆感到有一股电流流窜在身上,莫名的酥麻让两人身体都微微一颤。

薇诺娜连忙收回手,脸上浮起一阵红晕,羞涩道:“这几年来我听冷佐大师说了很多道,我相信缘分!我想问你个问题,这串项链只单单是项链吗?为何我觉得它里面藏着什么东西?”

忘月看了看薇诺娜脸上的表情,心中略想了会,到底要不要告诉她其中的机关?如果就这么告诉她的话,定会让她觉得很莫名其妙。但薇诺娜已经没有了六十一世纪瑟丽娜的记忆,也许上天暗示自己要重新开始……

“呵呵,你真聪明,它不只是一串项链!它里面藏着我对你无限的爱恋!原来薇诺娜你早就知道了我对你的心意……”忘月油嘴滑舌的说。

薇诺娜脸上的红晕还未消去,现在又受到忘月强有力的冲击,羞涩得低垂下了眼帘:“你是个神父,没想到你这么心术不正,油嘴滑舌。”

忘月嘿嘿一笑,看来薇诺娜对自己已经有了初步了解了,离修道院还有半小时路程,这半小时内,肯定能撬开她的花心!

一行数十辆车,行驶到了一条天桥之上,俯眼望下,令人头晕目眩。离天桥比较远的两幢高楼上,有两个手持火箭炮的男人,正瞄准了薇诺娜与忘月所乘坐的那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