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月仿佛感知到四面八方都有魂祭那摄人的气息,手中结出十字印咒,嘴上小声低呤出咒之音节,但却迟迟未能催发出去。wWw、QUaNbEn-xIAoShUO、COm如果不知道具体目标在哪儿,就算真的成功发出如来神掌,那亦是徒然。

纸乐正欲回到自己的车上,却突然闻到极盛的冥界气息,心中诧异不已,当今世上能召唤出冥界生物的除了吸血鬼外,就只有寥寥几人了,而这几人都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让人闻风丧胆,今天在此出现绝不是什么好事!赶紧再度幻出纸扇再罩脚下之车,但这次他没有随其在内,而是空赤的站在纸扇结界之上,谨慎的巡视四方。

虽是大白天,但天气却突然显得阴沉了,天边顿时出现滚滚云涛,阴风簌簌徘徊周遭,妖异轻鸣之声不绝与耳,似要将恐惧从人的心底挖出。青天白日之下,忽然闪烁起斑斑阴绿光点,阴阴柔柔,但却铿锵有力,有若身心皆背上了无形的枷锁,拆之不开,躲之不及。

纸乐全身神经像是被这阴绿光点牵引着一条条无形的丝线,它们每闪耀一下,纸乐的身体就会微微颤动一下。分不清楚敌人到底在哪个位置,是最令人苦恼之事,在战斗中若没在战前把握住先机,那将一直处于被动状态。纸乐双目紧紧盯着周围每一个光点,手中早已幻出一把锋利长剑,举头高挥,纸剑锋芒毕露。耀眼无比,摄人心魂。

妖异轻鸣之声逐渐放大,周遭尽徘徊,点萤光汇聚成一处,天地间的光线在这一刹那都显得黯淡。纵然是在车内地忘月,都感知到外面光粒子的流动,似野兽之血在喷爆。似地狱之泉在激射,频频间让人不寒而栗。

霎时。一只全阴绿能量组合而成的毛毛虫突兀的浮于半空,与车辆同速疾走,但它却根本没有走动的迹象!

“我只杀薇诺娜一人,其他人若不阻挠,皆安然无事!谁能告诉我,哪位是薇诺娜?”

魂祭幽幽妖异之声响彻四周,徘徊八面。持续不断的回音震得人心血沸腾。

忘月当下惊诧,魂祭的目标果然是薇诺娜,自己与薇诺娜才刚重逢,绝对不能让她受到半点伤害,哪怕是海底沙砾梗痛了她地脚,自己也要去把那沙砾磨成粉尘!

纸乐手中刚剑忽然闪动,积聚周遭气流,凝聚自身能量。高举过头,立劈华山,自灵蛊恻身斜劈而下!一道弧形剑影掠过长空,灵蛊之躯随即被平整的分为两截,如同被风强行吹落地树叶,漂浮于空。粼粼波动。

灵蛊并没有因此消失,它两截身体微微抖动一下,斩裂处立即滋生出藕一般的粘丝,相互连接起来,盏茶功夫不到,灵蛊恢复如初,一双邪眼怪异的瞪着纸乐,妖异之声再度响起:“挡我者死!给你三秒时间退让,否则目标多你一个!”

纸乐心中凛然,手中钢剑发出嗡嗡之声。似在胆怯?还是在咆哮?

“想必阁下就是魂祭吧?天下只有一只灵蛊!阁下纵然是天下驰名的杀手。但我也不能退让半分!我纸乐宁可玉石俱焚,也不会做这等懦夫般的退缩!来吧。让我见识见识你的实力!”纸乐屹然伫立在纸扇结界之巅挑衅道。

灵蛊飘渺虚幻的头微微歪了一下,似不屑一般,魂祭妖异之声幽幽地道:“你已自报姓名,你不是薇诺娜。抱歉,我只为杀人而来,不为战斗!我不会与你打地!谁是薇诺娜?我数三声,三声过后无人应答,我便下蛊所有人!”

魂祭话音刚落,纸乐便冲天而起,淬然间,手中钢剑洒手射出,直刺灵蛊头颅!剑刚飞脱出手,手中立刻衍生出无数纸刃飞刀,紧随钢剑其后,连绵飙出!刺得空气发出嗖嗖地犀利声。

“妖言惑众,大家不要怕,攻击他!”

“涮~!”数辆轿车同时整齐划一的伸出无数只手,数把类似枪械的武器皆在同一时刻射出珠砂子弹!

火光溅射,枪声轰鸣,空气中顿时弥漫着红色烟尘,染得周遭朦胧不清。数颗珠砂子弹若倾盆大雨淅沥而泻,铺天盖地笼罩着灵蛊的妖异身躯。

飞刃与朱砂子弹几乎同时射出,有限的攻击范围里竟然没有一点紊乱,电光火石间,飞刃与朱砂子弹已经逼近了灵蛊身躯,而灵蛊依然是有恃无恐的怪异瞪着对面的目标。

“三~!”魂祭悠然的数着,丝毫不畏惧眼前地凛冽攻击。

“嗖!嗖!”飞刃与珠砂子弹直接穿过了灵蛊的身体,灵蛊的幽幽身躯仿佛是由空气组成一般,仅如湖水一般轻轻波动,待飞刃与朱砂子弹全数徒劳无功的飞向身后,才陡陡身躯,粘合残破的身体。

“二~!”魂祭依然悠悠的数着,彷佛四面八方都是他地身体,彷佛周遭空气都在为他扩大音量。车窗被震得颤颤作响,数个黑衣人手中的灵体武器纷纷脱手掉落。

纸乐手中再度滋生出一柄细长钢剑,钢剑剑尖一分而二,二分为四,最后化为刺猬一般的尖锐之刃,他凌空一跃,居高临下,用剑尖在自己的胳膊上刺了一下,鲜血立刻如泉水般喷洒在其上,大喝一声,将长剑横竖砍劈,气劲贯穿长虹,剑光在空中交叉编织成血色网笼,将灵蛊笼罩得密不透风!

灵蛊幽幽邪眼闪烁出一丝惊讶,慌忙从口中射出一道阴绿能量,正直打在血色网笼的正中心!“哧~!”地一声,血色网笼像是泄了气一般,中心失去了结点,顿时溃散成丝丝毫无方向的血气剑条,徒劳地落与地下……

车内,薇诺娜虽然惊恐,但却未失方寸,依然镇静如初,只是忘月隐约听到她的呼吸声变得急促,心跳也似乎加快了。忘月心中担忧不已,手上十字印咒已经完成,倏地伸出窗外,轻喊出最后一个音节“卐!苍蝇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