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月心中惊异无比,何曾见过如此怪异东西,当下赶紧出手结印,「天罡伏魔咒」随时待发!

“哧~!”一声,屏障朝左右两边散开,随即黯淡消失,安妮的身形**了出来。WwW。QUAbEn-XIAoShUo。cOm

“忘月,是我!赶紧将天罡伏魔咒给撤了!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安妮吃力的喝道。

忘月方才安心下来,将手印散去,问道:“小妮子,你怎么以这种方式回来?我从未见过,吓得我以为是什么妖魔鬼怪闯进来了。”

安妮轻飘飘地落与地面,噘着小嘴道:“还说保护我,没被你伤到就算万幸了。这别墅内外戒备森严,无论是守门的还是巡逻的,个个都身手不凡,身怀异能!我刚刚出去时,就差点被他们打得神形俱灭了!一般的妖魔鬼怪根本闯不进来!”

忘月咋了咋舌头,道:“那你没有受伤吧?为何这么迟才回来,难道你和他们打起来了?”

安妮摇摇头,道:“没有,我现在虽是至阴之魂,但我根本没有一点力量,打不过他们!我也不敢用驱魔道术,否则第一个驱到的将是我!之所以耽搁这么久,是因为我被冷佐大师伯给叫去了。如果没有他我今天就完蛋了,也不能自由的出入这里了。”

忘月惊讶道:“你冷佐大师伯找过你?他没有收你,实在太让人意外了。你不是说你们驱魔家族的人若知道你死了地话,必定会满世界的追杀你的魂魄吗?为何你大师伯会对你手下留情?”

安妮得意的举起两根手指头,笑道:“因为冷佐大师伯最疼我了,而且他也闲云野鹤惯了,说世间的这些什么事,他都懒得去管,所以不但没收我。反而还帮我。”

忘月有些不相信,疑道:“他懒得管尘事?那他为何要当薇诺娜的保镖?这不很矛盾?”

安妮不耐烦的说:“哎呀。这是人家私事,你问这么多干嘛?我冷佐大师伯说了,这是什么命运哟,他要守在这,直至那个什么轮盘换个地方转动……”

忘月“哦”地一声,问道;“对了,你成功的回到修道院没?有没有看到谁是奸细?”

安妮摇摇头。道:“没有,我去迟了一步,不过我看到耶稣屁股后地机关内,那张纸条上写的字了!他好像是为了传递下一条信息,所以没有毁去那张纸。”

忘月赶紧问道:“纸条上写了些什么?”

安妮端着下巴,歪着脑袋回想道:“那接头之人叫奸细一个个挨着搜!说「神石板」必定在某个神父身上!叫他一定要在短时间内找到,否则时间拖得越长,「神石板」消失与人世的可能性就越大!然后那奸细在纸条上回了一句。说是已经查过一半神父了,明天起从四大神父身上查起……”

忽然门外传来空气轻微的抖动,地板隐约有高手轻微的脚步声。

“不好,我在外呆得太久,阴气已经散出去了,我得赶快回画里躲起来。”安妮惊慌的说道。朝忘月怀中扎去……

“小妮子,画在床角……”忘月赶忙指着床角说。

“鄙视你!居然把我的第二家给仍到床底下去了……”安妮低声抱怨道,倏地飞进了床底地画卷之中,阴气嘎然消失。

“咔嚓~!”门突然被打开了,纸乐嗅着鼻子走了进来:“奇怪,怎么没有了,刚才明明闻到浓烈的阴气从这传进来……”

忘月暗道好险,如果安妮再迟上一秒,铁定会被发现的。

“纸乐兄,请问这么晚了。有何贵干?”忘月假装若无其事的问。

纸乐嗅了一阵后。喃喃道:“没事,只是刚才这里传来极重的阴气。所以跑来看看。对了,薇诺娜小姐已经知道你们修道院的事了,她叫你明天带她去一趟,她要捐点款,重修建修道院,让神职人员和孤儿们及早有遮风避雨的地方。你好好休息吧,明天要早起!另外,我先告诫你,你最好别欺骗薇诺娜小姐,否则我定不饶你!”

忘月微微一笑,道:“放心吧……”

纸乐又嗅了嗅方才离开,忘月赶紧将门反琐,唏嘘道:“薇诺娜的手下怎么都那么忠心啊,难道薇诺娜给她们吃了什么定心丸?”

床底下响起了安妮地声音:“才不是吃了什么定心丸呢!只是薇诺娜小姐太过善良,用一颗天使般纯洁的心打动了她身边所有的人!从而让所有人死心塌地的跟着她!”

忘月“噢”地点点头,问道:“小妮子,都说薇诺娜与她父亲是截然不同的性格,她父亲也住在这里吗?怎么今天从头至尾就没听到关于她父亲的事?”

安妮笑道:“众所周知,薇诺娜与她父亲早就在五年前分开住了,除了上次她婚礼时,她父亲去参加了之后,平时她们父女几乎不见面。”

忘月疑道:“噢?有这样地事?都是一家人,哪儿来的隔夜仇?就算她俩的性格再完全不同,也不可能五年不见一次面吧!其中必有原因!”

安妮不屑道:“当然,谁都知道有原因,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罢了。这又不关你的事,你想这些干嘛?”

忘月坚定地道:“怎么不关我的事?她的父亲就是我的老丈人!我改天一定得去拜访一下他,如果能把她们的关系恢复好。。。嘿嘿,没准她父亲会直接将她许配给我……”

“切~!做你的大头梦吧,她父亲脾气很暴躁的,到时候别一枪毙了你就万幸了。”安妮半泼凉水半提醒地说。

“呵呵,那我就做梦吧,还未发生地事谁有把握说定呢?晚安,小妮子,我明天还要带薇诺娜去一趟修道院,嘿嘿,这其中过程也许是单独相处吧,可以与她聊许多话题了,感情就是靠时间和距离产生的……”忘月阔笑道,跳上了床。

「感情是靠时间和距离产生地?」安妮心中重复着这句话,那自己和忘月算不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