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心中一惊,诧异道:“冷佐大师伯,您的意思是说薇诺娜小姐就快死了?”

冷佐摇摇头,高深地说:“不是就快死了,而是她的命运轮盘该换个地方转动了……而真正的……天机不可泄露……”

安妮噘起小嘴,道:“可是您都泄露这么多了,就再多泄露一点嘛!安妮想听听。wWW。qUAnbEn-xIaosHuo。Com”

冷佐微微一笑,摇摇头,道:“你为什么想听呢?你与薇诺娜小姐没有任何关系,你何必这么在乎呢?你在乎的是那个Lethe神父吧!”

安妮身体轻微的怔了一下,连忙摇头,道:“安妮才不在乎他呢!冷佐大师伯不说就算了,干嘛要这样取笑人家?噢!对了,他刚刚拜托了我一件事,我现在得赶快去办!迟了的话,后果可就麻烦了……”

冷佐捂着嘴偷偷笑了一下,道:“还说你不在乎他,对他拜托给你的事这么积极。。。安妮,你是出不去的,这别墅内外全是高手守卫着!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能力,要消灭你这种没有威力的阴魂,他们只需一招,便可了事!刚才你也看到了!还是就呆在我这吧,我这比较安全!”

安妮摇摇头,慌道:“不行啊,冷佐大师伯,安妮必须得去,这关系到很多修道院孩子的安危!”忽然想起刚才那无光无暗的屏障,于是连忙跑到冷佐的身边,拉着他地手央求道:“冷佐大师伯。您刚才能无声无息的救安妮回来,您就肯定能无声无息的送安妮出去!求求您,帮帮安妮吧,您最疼安妮了,安妮知道您不会不管的!喔?”

冷佐掐了掐手指头,冥思了一会,惊讶的看着安妮。过了三秒之余,才收回惊讶。微微笑道:“原来你的死,是天意。。。你的命运轮盘将……好吧,既然你是局中之人,那师伯就帮你一把吧!不过,不许调皮哦!办完事就立刻回来,我将你安全地接回来。”

安妮不住的点头,欣喜道:“谢谢冷佐大师伯。安妮就知道您最疼我了!”

冷佐脸上浮现出杳渺之色,轻轻用手指点了一下,一道奇特地结界顿时将安妮笼罩在其内,安妮上浓密的阴气嘎然消失!冷佐站起身,轻轻吹了一口气,道:“冰乐修道院……”

“呼~~”结界伴随着一道奇特的仙风飘荡起来,倏地穿出别墅,直朝冰乐修道院飞去……

冷佐站在窗前。仰望着天空中明媚的月亮,聆听着别墅内鸟兽的轻鸣,唏嘘道:“原来一切都是冥冥中注定的,等命运齿轮重新转动后,我也该再次挑战九天神雷了……”

“这个,那个。XX,OO……就是这样了,所以我才千方百计的想掩饰自己地身份,忆乐,你也不想看到整个历史的颠覆吧?你也不想薇诺娜这么莫名其妙的接受一个陌生的我吧?况且,我知道现在的薇诺娜其实是瑟丽娜的前世,她有可能完全不记得我!所以,我想让我们重新开始!”

忘月终于给忆乐解释清楚了,已经是大汗淋漓了,忆乐在其解释过程中不断的问自己六十一世纪的新鲜玩意儿!弄得自己多花了很多时间。真不知道她到底是来了解关于自己与瑟丽娜地事?还是专程来打听那些新鲜玩意儿的?

忆乐满意的点点头。指着忘月手腕上的距离穿梭机,畅笑道:“这个就是你发明的距离穿梭机呀?可不可以借我摸摸?”

忘月点点头。笑道:“可以,但千万别按那个按钮,否则我要飞出去的!另外,你摸了它,可就得履行你地承诺了!”

忆乐激动的点点头,双眼闪烁出少女对新鲜事物的好奇,伸出白皙的手指摸在距离穿梭机上……

“哇~!好舒服,手感好好哟!痞月,噢,不对,应该叫你忘月。忘月,你答应的哦!要是等你和薇诺娜小姐重新开始后,你就要将这玩意送给我!”忆乐强烈的要求道。

忘月点点头,微微笑道:“你放心,只要薇诺娜变成了瑟丽娜,我回不回到未来都无所谓了,这距离穿梭机我也就用不着了,到时候送你便是!反正是我自己发明的,只要有了材料,我想要多少个就做多少个出来!”

忆乐就像个小女孩一样,被逗得开心无比,连声道“耶!”,依依不舍的收回手指,道:“那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我尽量想办法让你和薇诺娜小姐能有单独相处的时间!只要能让薇诺娜小姐幸福,就是我最大的心愿了!上次我还以为彼得能给小姐幸福,但没想到他居然那样辱骂小姐。现在我知道你才是薇诺娜小姐地幸福!因为你肯放弃所有,叛天逆世……”

两人悄声谈了近一小时,终于达成了协议,目地都只有一个:让薇诺娜幸福!

“呵呵,好的,谢谢你了忆乐,你我萍水相逢,没想到你会这样帮我。”忘月由心地感激道。

忆乐吐了吐舌头,俏皮的说:“呵呵,我这不是帮你,我是在帮薇诺娜小姐!她从小就心地善良,只可惜有一个心狠手辣的父亲,所以尽管她是微笑天使,却始终不能得到他人真正的爱!那些向她求婚的人,不是为了权利就是为了金钱,没有一个像你这样是为了真正爱情的!你让我看到了真正的感动……”

忘月挥挥手,讪讪道;“你也早点休息吧,今天真是多亏了你,肯定把你累坏了吧。”

忆乐走出房门,嘘声笑道:“是啊,帮你召回记忆,费了我全身功力,四千多年的记忆,可是很费力气的,我得好好去休息啦……”

忘月终于舒了口气,最头痛的事已经解决了,现在就看自己与薇诺娜的缘分了,不知在这一世,她会不会也爱上自己?

墙壁上突然滋响起空气流淌的声音,一个看似无形却又有形的奇特屏障钻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