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月苦苦深思了会,始终想不明白。wWW,qUAnbEn-xIaosHuo,cOM检查了一下手腕上的距离穿梭机,其上的能量也只够闪烁三次了,看来要尽快找矿石了,亚马逊虽然没有超光速粒子器的材料矿石,但却有足以维持距离穿梭机能量的矿石。

“哎,看来得托黛西修女运点矿石给我了,不知道她现在还在为他们家族的宝藏伤心没?她的身体应该不要紧了吧?虽然被双角妖怪掐得那么厉害,不过我可是用大无畏的‘人工呼吸’为她治疗了的,嘻嘻……”忘月贼笑着嘀咕道,本来是想矿石的,可是却不知怎么搞的,就想到美女了。

夜间,忘月辗转难眠,一些程序代码已经在脑中模糊了,果然是三天不写手生,如果再这样下去,估计那一长串代码会被自己搞混掉,必须得想些办法才行!该死的是,自己未从六十一世纪带任何记录工具过来,现在只得自己一人来完成了,如果当日穿梭工作做得充分点,带几个记录工具或者智能机械过来,那该多好呀……

如今的忘月已不再是一个纯正的科学怪人了,在他领悟自然的那一刻起,科学就只是附品了,伴随他的将会是神奇的混沌……不过他领悟到了自然,却没有得到任何自然的力量!仅仅是得到了一个精神升华,迈入了一个新的领悟,身体以及灵魂都已经不再是普通人了,一种全新的境界!

次日。所有人都起得特别早,在轰鸣不已地施工声中,没有人能睡得着,当然,还有另一个因素,斯麦迪尔神父已经派遣了许多小修士“还原清新的修道院”,因此。氨气熏天,整个修道院都弥漫着这刺鼻的气味。

“该死的忘月。都是你争强好胜,现在斯麦迪尔神父已经全面种植花草树木了,那些味道臭死了,都飘进画里了!恶心,闻到就想吐!”画中安妮捏着鼻子抱怨道。

忘月自己也不好受,虽然这方案是自己提出来的,但是真正实行起来。自己却比任何人都跑得快!摇了摇头,啧啧的叹道:“汗~!我哪知道那老狐狸真的会这么做?我只不过是随口说说而已。”一边苦笑一边朝教堂跑去,此刻只有教堂才闻不到这气味。

教堂里除了门窗受损外,其它都无大地破坏,部分小修士在自己动手修补门窗,而修女们则像是保姆一样,耐心的教导孤儿们圣经。

忘月匆匆跑进教堂,大口呼吸着洁净地空气。将手撑在西方和尚BOSS雕塑的身上,喃喃道:“耶稣啊,你是怎么教育你的信徒的?一个个傻头傻脑的,斯麦迪尔神父那么大年纪的人,居然还在乎我这个晚辈的话,哎。你该改革一下教育方针了!否则,以后你地学校都没人敢来了。”

忘月喘息满足后,将手垂了下来,却没想到碰到耶稣雕塑上的一个机关,耶稣雕塑臀部忽然张开一个小口子,一道白烟冲了出来!忘月赶忙捏着鼻子,用手扇了扇,骂道:“耶稣,I服了YOU了!连你都随地释放氨气,怪不得你的徒子徒孙会那么傻!”

白烟逐渐散开。小口子里面放着一张纸条。忘月觉得奇怪,这修道院难道有神父与修女在秘密约会?将纸条拿起一看。却不由愣住了。上面写着「任务失败!『神石板』不在圣殿骑士身上,不知被何人偷走!请下指示!」

忘月心中一惊「难道是那奸细?好家伙,竟然在耶稣屁股后面做坏事!有胆识,有个性!这家伙会是谁呢?来与他接风的人又是谁呢?修道院内的这个家伙会不会也是妖怪,只是将妖气隐藏得特别好?或者他不是妖怪,只是为妖怪办事?」

画中百变妖忽然神色慌张了起来,忘月这家伙居然哪儿不摸,偏偏要在耶稣的屁股上揩油,结果把这秘密给发现了。

“喔~!忘月,百变妖一定知道那奸细是谁!我看它慌张的样子,准是怕你追查到结果!”安妮惊呼起来,指着百变妖的额头,柔情地盯着它。吓得它一阵哆嗦,深怕安妮又说什么肉麻的话。

忘月微微略想了会,将纸条放了回去,把耶稣的屁股洞给掩好,将机关重新按了回去,假装试擦其臀部上的灰尘。

这一过程没有任何人发现,所有人的视线都被祭台上的器皿给遮挡住了,忘月悄悄从后面走了出去,一面注视着周围地人,一面低声问道:“百变妖兄,我们做笔交易吧!”

百变妖将自己的眼睛遮住,尽量不看到安妮,只要一看到她的嘴,自己就毛骨悚然。瞅了瞅画外的忘月,疑道:“什么交易?你休想从我口中套出任何秘密!”

忘月走到角落处,确认无人经过,才咯咯的笑了起来:“百变妖兄,我当然不会从你口中套出任何秘密!因为我根本就没那兴趣!实话告诉你吧,我只是个挂名的神父!所以,这些西方和尚与你们之间的纷争与我无关!不过,我这个人呢,倒是有个不好的习惯,只要是被我发现了的秘密,我总是会想办法找出答案,如果我能力有限,找不出答案呢,我就会去求广大人群帮忙!倒时候,秘密不再是秘密!真相自然迎刃而解。。。。”

“你敢!只要你敢说出去,我发誓等我一出去,我一定会轰碎你的头!”百变妖勃然怒道,但看了看旁边地安妮,语气马上就和缓了下去:“姐姐,别这样看着我,我地意思是万事好商量。。。。”

忘月不由竖立起大拇指,小妮子做得太好了!微微一笑,眼中闪烁出睿智的光芒:“百变妖兄,其实这世界本没有什么对错,正邪之分,只是世间生物悠悠万载以来,都是各持己见,容不下与之相反地事物存在!所以才会出现什么对与错,正与邪。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歧视你们的!就算是妖怪,就算是奸细,只要与我有共同的语言,我就会站到它那一边,帮它保守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