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痞神父,你说的是真的?只要与你有共同语言,你就会站到我们这一边,帮我们保守秘密?不追查我们混在修道院内的人?”百变妖非常意外的问道,脸上仍然挂着三个字「不是吧?」

忘月点点头,微微一笑,严肃道:“当然是真的!出家人不打诳语!”

“噗哧~!”安妮忍不住笑了出来,自认识忘月以来,就没见他说过真话。wWW,QuAnBen-XIaoShuo,cOM

“可是你看,就在你刚说完,姐姐就狂笑不止,你还敢说你不打诳语?这不明摆着欺骗我吗?”百变妖一脸不相信的指着狂笑中的安妮说。

「该死的小妮子,什么时候笑不好?偏偏在我谈生意的时候笑,存心给我找茬啊?」忘月皱了皱眉头,调整了下心态,坚定地道:“百变妖兄,你是个聪明妖!别听她的!你没听说过鬼话连篇吗?小妮子的话和她的动作,你可千万信不得啊!”

百变妖“哦”的一声,半信半疑,毕竟现在由不得自己选择了,要是不与忘月聊共同话题的话,那组织派来的间谍就会暴露身份。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无奈的叹息道:“好吧,我们就聊聊共同话题吧,痞神父,不知道你对什么感兴趣呢?”

忘月举起两个手指头得意一笑,用大拇指和食指轮了轮,道:“钱!我对钱感兴趣!我这个人很坦白,从不做作。喜欢什么就是什么,从来不拐弯抹角。”

画中百变妖一脸愁眉,两根指头互相戳过去戳过来的,经过半天沉思,终于屈服了,无奈地道:“你赢了,密码是XXOOXXOO……”说完。埋着头痛哭起来:“我两百年地积蓄啊~!就这样拱手送人了,我不甘心啊~!只要等我回去了。一定要向组织申请赔偿!早知道,我就应该买个保险的……”

忘月赶忙将百变妖银行帐号的密码记下,开心的说:“谢谢啦,百变妖兄,我会遵守我的诺言的,但,前提是那间谍在不伤害任何人的情况下!如果他做了什么越轨之事。那就另当别论了!”

“什么?痞神父,你说话不算话!你明知道我们是妖怪,怎么可能不伤人?你这分明是在耍我!”百变妖一脸惊异地说。

“汗~!我说你干嘛这么老实呢?我们大家都含蓄点,不要点明了好不好?虽然我是在耍你,不过我也给了你一丝精神安慰呀!你就装做不知道我在耍你,不就得了吗?你看看,现在搞得你又气又恼的,哎。我对你无语了……”忘月摇摇头,贼笑着叹息道。

“你这个小人,你这个痞子,你不讲信用!我要投诉你!我要到耶稣那告你去……”百变妖恼羞成怒,胡言乱语。

忘月才懒得理它呢,反正钱已经到手了。它又不是通过正常地交易来找自己的,所以自己没有义务去安慰它。不过它的声音越来越大声了,居然在周围一米内都能听见。

“小妮子,知道该怎么做了吧?它这样大声,会把你也连累的……”忘月嘘声说道。

“明白!不过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连累我是假,你怕连累你才是真,小样的,我还不知道你的性格吗?同住一个房间那么久了,你身上有多少根毛我都知道!”安妮幽幽地道。想起前天夜里忘月裸奔时。用画卷遮住重要部位,脸上就浮起一阵红晕。

忘月还不明白安妮所指何事。以为她只是在开玩笑而已,微微一笑:“你好好教导它吧,我要去准备一下了,不知不觉太阳已经落山了,得换套比较帅的衣服,去见瑟丽娜了……”

日落西山,乌雀归巢,万里晚霞红似火,忘月心情激如焰。在耶稣雕塑地屁股上安装上一个感应装置,只要有人一打开机关,自己手机马上就能接收到信号,随后意气风发的朝冰骨花园进军了。

冰骨花园平日里没有什么混混在这里放肆,这里大多住着老弱妇孺,无论是妖怪还是黑社会,都是有父母的,这里就有他们亲属所在,因此,相对冰乐市其他地方来说,这里算是最平静的了。只是这里住着不少年轻女子,夜晚时,色狼会比较多一点。

“小妮子,百变妖怎么突然这么安静了?不会被你玩死了吧?”忘月不解的问道,刚才百变妖还在奋力抵抗,强忍着安妮如风似雨的言语攻击,不断的骂自己。可是却突然间没了动静,不由感到奇怪。

画中安妮有点像小孩子做错事一样,颤颤惊惊的伸出手在百变妖地鼻子上探了探,随后舒了一口气,道:“放心,它还没死!这妖怪命硬得很!不过它的承受能力也太弱了点吧?我只不过说了句「它好大哟」,它就昏死过去了……”

安妮两根小指头戳过去戳过来,脸上一片茫然,不知那句话到底有什么可怕的。

“噗哧~!”忘月忍不住笑了出来:“小妮子,真有你的!”

冰骨花园与六十一世纪的神乐花园有着异曲同工之处,虽然相隔千年,但韵味犹存,虽是夜晚,但花园内却是人山人海,不仅有要接受道歉的那三千多人,更有无数薇诺娜地仰慕者,当然还有狗仔队和其他不明身份的人物。

“哟~!Lethe神父,怎么穿便装来了?发型还弄得这么个性,不过。。。恐怕薇诺娜小姐是无法看到你了,这如潮水的人群,遮挡了她所有视线,你来迟了点,未能排到好位置。”纸乐迎面走来,略带点惋惜略带点嘲笑的说。

忘月看了看花园内的那些人,哪儿像是接受道歉嘛,一个个拿着鲜花与洋娃娃,争先恐后的朝花台上挤,那分明就是求爱嘛!

“我说。。。纸乐兄,这些人真的是被薇诺娜的父亲伤害过的吗?怎么他们一点都不恨薇诺娜?反而那样拥戴她,仰慕她?”忘月咋了咋舌头,不解的问,手中地鲜花掉落在了地上,看来要接近薇诺娜地难度大于登上月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