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月与雅卡恩修女仿佛看到一只乌鸦从头顶飞过,忘月尴尬的站了起来,道:“那个。wWw、QUAbEn-XIAoShUo、COm。。我刚想起,我还有点事要办,雅卡恩修女,莱特神父,你们两位慢慢赏月聊教义吧,我先行告辞了。。。”

“可是Lethe神父,你今天发了一天呆,应该没什么事啊,为何要如此匆匆离去?”雅卡恩修女有点扫兴的问,下意识的瞥了一眼莱特神父。

“呵呵,我刚想起的,就因为今天发了一天呆,把什么事都忘了,你们聊,你们聊。。。”忘月讪讪地说,赶忙离去,朝院外清幽的环城河走去。

“雅卡恩修女,昨夜妖魔来袭,没吓着你吧?”莱特神父见忘月走后,便开始搭讪了。

“呵呵,当时有一点,现在已经不怕了,邪恶是永远不能战胜正义的……”雅卡恩修女天真的说。

「奶奶的,莱特神父,看在你刚被我剐了几层油的份上,不予你计较,只是你泡MM的方式有误呀,小心适得其反哟,呵呵。。。」忘月坐在幽静的河岸上用手轻挑着流水,喃喃道:“水到底是如何翻腾的呢?记得极乐天好象是这样……”

忘月学着当日极乐天的模样,深吸了一口气,凝气结神。天上月光朗朗,水中映出一个虚假的月影,轻轻的随着流水的波动而颤动,而忘月的身影就像是天空中地月亮。映射在水中。

忽然忘月看到水中颤动的月亮,时而随流水的波涛晃动起层层皱纹,时而随流水的平静而平如白纸……

犹如醍醐灌顶,原本一直未想通的事,在此刻因为自然界的月亮而解开了,忘月恍然大悟「我的手岂非和天上地月亮是一个道理?同样是映在水中,倒影在流水卷起波涛。幻出纹理,是因为有我真实的存在!」

忘月缓缓伸出手。将手掌上下翻飞,流水中地倒影不断变幻,平静处竟然随着这手掌的上下翻飞而跳跃起来!一滴滴水珠脱离河面,似一颗颗玻璃球落于地面,不断的反弹!手掌翻覆的频率越来越快,数滴水珠越溅越高,眨眼之间。平静的水面上出现无数小水滴砸出的小凹坑,绽起的无数涟漪圈圈散开,互相接触后,又敏感地缩了回去,择路而行。无形中有一股似隐似现的自然气息流动在忘月与河流间,那是一种平和的气息,是一种和谐的能量……

“我成功了!我终于成功了!哈哈,原来自然的改变是这样。。。”忘月激动的说。将翻覆的手掌收了回去,水中的倒影立刻没了踪影,那些欢快跳跃地水珠纷纷淅沥的落与水中,点出空灵的“滴嗒~!”之声,荡漾起微微波涛后,忽倏平静了下来。河水静静的流。没有一丝涟漪,没有一点波涛,水中映月平滑光洁,没有一丝纹理,整个夜空忽然平静得怪异。

“自然没有因我而改变,水还是水,月还是月,无论我给它造成了多大的波动干扰,最终它还是会恢复原来状态!这就是自然……”忘月平静的说,眉宇间流露出超越尘世地飘逸……

忘月话音刚毕。宁谧的夜空顿时衔接上河水潺潺的流淌之声。一切又恢复如初。正如忘月所说,无论给自然造成了多大的波动与干扰。它终究会恢复到原来状态。

一道虚无缥缈的空灵身影从忘月怀中的画里飘了出来……

“忘月,你刚才在干什么呢?好奇怪,我感觉你身体有不寻常的气息在流动。”安妮飘飘然落与忘月眼前,一脸疑惑地问。

忘月赶紧朝身后的修道院望了望,慌张的说:“小妮子,你出来干嘛?想被人发现呀?这里可是修道院噢!神父级别的都会驱魔!你怎么这么大胆?”

安妮吐了吐舌头,俏皮地说:“怕什么?他们又看不见我,也听不见我说话!除了那两个会神力地神父,其他人顶多就是拿着十字架胡乱驱赶,不过我不怕十字架,嘻嘻。。。你还没问答我的问题呢,你刚才在干什么啊?我觉得你突然变得好奇怪,像是林隐间地气息在你身上转。”

忘月一脸惊讶,试问道:“你是说有自然的气息在我身上?奇怪了,我自己怎么感觉不到?”

忘月刚说到“奇怪了”时,他身上那股自然的气息忽然消散了,连一点残影之痕都未留下,不知它从何而来,又将去往何方。

安妮更惊讶了,才一眨眼功夫,忘月身上的那气息就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喃喃吞吐道:“奇怪了,刚才那气息不见了,来得离奇,去得也诡异,我在世二十年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奇怪的事!我们驱魔家族的记载上,也没有出现过这种东西,怪哉,怪哉……”

画中百变妖眉头紧锁,感觉到除了神圣气息外,刚才忘月身上的气息最讨厌了!如果能从这画中出去的话,一定要将忘月撕成两半才罢休!刚才他身上的气息给自己带来了强烈的不适感!

忘月以为安妮是闻错了味道,自己身上哪儿来的什么林隐气息嘛?于是趁她极阴之气未飘入修道院内,赶紧道:“小妮子,快回画中去!你不宜待在外面太久!不然对你对我都有危险!除了修道院内的神父外,这冰乐市不知还有多少驱魔人,包括你们家族的人!你是知道的!”

安妮“哦”的一声,呼吸了一下外界清新的空气后,才依依不舍的飞回画中,画里那美女的小嘴噘了起来:“小气鬼!连让人家多呼吸一下新鲜空气都不行,不理你了,我去找百变妖哥哥聊天去……”

“姐姐,不要啊~!求你别来找我……”百变妖吓得一阵哆嗦,赶紧往画中大石头后面躲去。

修道院内已经搭起了帐篷,所有神职人员都不愿意花钱住旅馆,也舍不得离开修道院半步,所以纷纷就地驻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