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超一流纹枰论道第十章认个美女当姐姐(下)

周鹤洋和常昊同是小龙辈的棋手,实力也是不相上下,不过在稳定性方面还略微的弱于常昊。WWw。QuanBeN-XiaoShuo。COm因此这两年在国际大赛中的成绩也并不是非常出众,屡屡在四强甚至八强便铩羽而归,心中不免有些郁闷。反观肖奕则是比较顺利,世界大赛没进过几次,但是已经有亚军的头衔加身,隐隐有了继马晓春之后,和常昊一起被中国围棋寄予厚望,夺取中国的第三个世界冠军的希望所在。

富士通杯从预选赛到最后的决赛,都是采用了单败淘汰的制度,也就是说只要输掉一局棋,那么就将被淘汰出局。这样的比赛也更加充满了悬念,特别是在最后的决赛,就算是面对李昌镐,那么各国的棋手都有信心能在一盘决胜的比赛中和他一较长短,毕竟石佛的杀熟不杀生是出了名的。而别的世界大赛全部都采用了番棋决胜的制度,这样各国的棋手在面对李昌镐的时候,心里就存在着些许的阴影,毕竟对外国棋手番棋不败的称号不是靠吹出来的。

周鹤洋憋着一股劲要在本届的富士通杯中证明自己,因此在预选赛的前两轮他就下的非常的努力,浑不像肖奕的轻描淡写,这时候已经把状态逼了出来。

肖奕昨天晚上和王也怡分手后,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躺在**辗转反侧,脑子中她的身影和淼淼不断的先后出现。直到当晚过了十二点钟才沉沉睡去。而早上醒来的时候已经快九点,于是在胡乱洗漱了一遍之后。抓了个面包就赶往对局室,刚刚好在比赛开始之前赶到。

“肖奕,你昨天没睡好?眼泡都肿着呢。”周鹤洋看着肖奕脸上两块虚浮着地眼泡笑了笑。

“下棋,赶紧下棋,赢了你我就能安心的去补觉了。”肖奕急不可耐的将装着黑棋的棋盒推到了周鹤洋的身前。

周鹤洋探手到棋盒之中,心头微转,抓起了一颗黑棋在手里。然后握拳放在了棋盘上。

肖奕看了看周鹤洋棋盘上的拳头,伸手抓起两颗白棋就要往棋盘上放落。突然一颗白棋先掉了下来。在棋盘上滚过然后掉到了地上。

“算了,就猜一颗吧。”肖奕将手里还剩下的那枚棋子拍在棋盘上,弯腰捡起了掉落地那颗黑棋。

周鹤洋看着棋盘上的那颗白棋愣了一下,随后面带苦笑地将手摊开,那枚黑棋出现在了棋盘上。

肖奕也不客气,伸手拿过黑棋地棋盒,拈起一枚棋子拍落在了棋盘的右上小目。关键的第三盘比赛开始。

星小目守无忧角,肖奕已经很久没有下过这样的开局,再次用起来依然是得心应手。而白棋同样是星小目开局,攻守皆备。

两人的落子速度都不满,很快棋盘上就出现了三十几手棋,分布在棋盘的各个边角。

白棋并没有进攻,而是老老实实的守空,分投。规规矩矩地做着自己的厚势,并没有让黑棋占到多少便宜。

“老周看来是想跟我磨官子了。不行,昨天没睡好,要是这么下的话,保不准下午就要打瞌睡,那就下的无理些。不是你被淘汰就是我未能出线。”肖奕估摸着周鹤洋是想把战线拉长,以便能在中后盘和自己斗官子。

点,打入。这手棋本来就是黑棋的手段,不过点的位置有些深,应该再上一路,那样就能从容的做活或者选择破空而去。现在深了一路的话,虽然死活没有多大地问题,但是不能选择出头了,只能就地做活,这样势必会将白棋的外面撞黑。不过这深一路也有好处。那就是白棋虽然能借用攻击形成外势。但是由于低了一路,看起来对中间的呼应力就差了不少。这手棋也算是利弊各半。不过总的来说局部还是白棋略微有些优势。

周鹤洋果然没有犹豫。马上选择了飞封,逼迫白棋就地做活。然后利用攻击在外面竖起一道浑厚的铁壁辐射着全盘。

天元,黑棋根本就没有去理会别的地方地大场,直接将棋拍在了天元上。

“这算什么棋?上边的拆二明显要比这手棋大,而且还是安定的必要手段,可是肖奕这家伙为什么看都不看呢?居然选择在天元落子,难道他想在中间做文章?”周鹤洋很是奇怪,黑棋的这一手令他有些莫名其妙。

既然你不拆,那么当然我要拆。周鹤洋的白棋顺势拆一,看起来不大,但是却能对分投的黑棋展开进攻。

黑棋再次下出了一个出乎周鹤洋意料的棋,直接在白棋的厚壁处瞄了一手,抵消白棋的势力。

“这棋有些过分啊。要是我大跳分断的话,那么两边地黑棋就有可能受到缠绕攻击,相顾不暇。”周鹤洋依然没能搞明白肖奕想干什么,难道真是昨天没睡好,今天频出缓招?

大跳将黑棋里外地联系断开。哪知道肖奕根本看都没看,直接将手中的黑棋放在了右边,侵消白棋。这手棋依然有些过分,按理来说白棋应该是奋起反抗,攻击黑棋。不过现在周鹤洋心头地感觉却是实地领先,形势一片大好,抱着赢棋不闹事的棋谚,只是平淡的尖了一手将右边的白棋老老的守住。

“啪!”的一声,肖奕的落子姿势又变成了漂亮优雅的落叶式,轻灵的飘落在了棋盘上,这次是在左下的白阵中打入,依然有些无理。

周鹤洋迷糊了,这黑棋下的叫围棋?这边只要自己老老实实的守下来,那么白棋盘面就领先了近十目,难道肖奕还能翻盘?要是奋起攻击的话,一旦成功,白棋的领先优势起码在二十目以上。不过既然领先十目多了,还是守一守吧。周鹤洋手指间的白棋落在了三线,守住了边空。

点角,黑棋直接点进了左上白角,利用先手拿走了角地,作为报酬,那就是白棋的外势更为强大了。

下了几手莫名其秒的棋后,肖奕看起来恢复了正常,顺着天元那颗黑棋顺势向着右边拆二,开始经营中间。

肖奕恢复了正常,可是周鹤洋却不正常起来了。本来按照他的想法,只要将局面控制住,这盘棋就基本上算是拿下了。然后这个时候心里却突然冒出个想法,这肖奕最近的棋都是依靠别人难以想象的无理手段,通过混战来获取胜利,这前面几手看起来莫名其妙的棋会不会又是那种招法呢?要是等黑棋将子力散布开之后再战斗的话,说不准就要给他阴一下。

周鹤洋反复思考之后,手指间的棋缓缓地落在了天元那颗黑子的左侧,两颗棋紧紧地靠在一起。

“老周要和我战斗?”肖奕本来就在后悔前面的几手棋,那几手的原意是逼迫白棋尽快地和自己开战。但是在下的过程中,不知道是没睡好还是这招数还不纯熟,其中有两手棋下的不到位,于是整体的构思就产生了偏差,眼看着棋局要没希望了,谁知道白棋居然直接就扑了上来。

长,惊讶在肖奕的脸上电光火石般的闪过,黑棋狠狠的拍在了棋盘上。

点,飞,压。周鹤洋好像中了邪似的,和黑棋在中间展开了激战。而肖奕正中下怀,也乐得跟你搅和。两人的手指在棋盘上翻飞涌动,很快的中腹的局势逐渐的明朗起来。

中间谁也没占到什么优势,黑白双方各自都取得了想要的东西,棋局依然是白棋领先。不过,由于前面黑棋那几手虚无缥缈的棋,在前面看来是用处不大,可这时候激战完毕,由于中间的强大支持,那两颗出现偏差的黑棋顿时散发出迷人的魅力,悬在白阵上空熠熠生辉。

两个地方可能有问题,但是只能补一边,先手虽然在周鹤洋的手中,但是也没有办法将两面全部补好。只能挑一个比较大的先补棋,然后再根据黑棋的落点来应对。

肖奕看着白棋将另一边补上,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手里的黑棋缓缓地放在了棋盘上,小飞,步子非常的小,看起来对白阵的威胁并不是很大。

可是就这一步小飞,周鹤洋的脸色完全就变了,怔怔的看着那颗飞向白阵的黑棋。片刻后,苦笑了一声,抓起一把棋子扔到了棋盘上。

肖奕擦了下额头上的冷汗,指着棋盘说:“老周,你怎么会想到要扑上来战斗的?稳稳的守住就是你赢。”

“你前面的那几个棋太奇怪了,我想到前段时间你和大竹、李世石的对局,怕你还是那种无理的混战棋。所以就想在你没有布置好的时候扑上来战斗。谁知道是你下错了。”周鹤洋懊悔的拍着大腿。

“我还以为你也变得好战了呢。原来是这样。”肖奕松了口气说,“复盘吧。”

“不复了,这盘输在哪里你我都清楚,还复个啥?”周鹤洋摇摇头,站起了身子。

于是两人在身旁小棋手递过来的对局本上签完名,一前一后的走出了对局室。

“赢了?”研究室的门口,王也怡出现在了肖奕的眼中。

“礼物拿来?少于两千的不要。”肖奕毫不客气,直接就伸出手去。

“那好,晚上继续请吃饭,我给你准备礼物。”王也怡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

“吃饭?”肖奕想起昨天晚上吃的那些,毫不犹豫的答应,“没问题,晚上你来找我。”

[www.QuanBeN-XiaoShuo.com]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