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超一流纹枰论道第十一章老聂的招法(上)

谁说王也怡要减肥?谁说王也怡喜欢吃清淡的?谁要是在肖奕面前这样说的话,保准他就要跟你急。Www,QuanBeN-XiaoShuo,cOM昨天晚上吃饭的时候,当王也怡偷偷摸摸的在服务员小姐耳边点过菜,给了一个包装精美的礼品盒后,肖奕的嘴都乐开了花。强忍着冲动没有把那盒子拆开,脸色微红的开始和王也怡胡扯起来。然而当一道道的菜肴上来的时候,肖奕的脸色也随之发生变化,慢慢的那红彤彤的笑脸变得煞白煞白,甚是吓人。当最后结账看到那一千六百多元的帐单的时候,肖奕有把手里面拿精致礼盒扔出去的冲动。

一个月匆匆的过去,肖奕也把一系列的比赛全部参加完。富士通杯淘汰周鹤洋杀入本赛,nec杯也顺利的进去十六强。丰田杯也进入了三十二人的本赛。天元战第二轮遇到常昊,直接就放弃了。接下去要迎来的就是联赛和有着围棋奥运会之称的应氏杯的预选赛。

南京,双良围棋俱乐部的训练室。

“什么,你说你做第三台?”马晓春大声地吼道,语气里面充满了难以置信。

“是啊,我最近状态不好,怕第一轮就输棋啊!您坐第一台的话,不是更有把握吗?”肖奕斜靠在淼淼的肩膀上,看着里头十公分的马晓春。

“不行,你给我上一台,要不这几天我不是白白的训练你了啊?第一台都是高手,那样你的那些无理招数才能得到更加有强度地锤炼。”马晓春缩回头。坐下身子。

“那不是无理棋。”肖奕争辩说,“教我棋的那个老头说了,围棋上没有无理和本手之分,只要算路深,下在什么地方都行。”

“少给我来那套歪理,反正这个一台你坐定了。”马晓春不耐烦地摆摆手,说。“第二台是耿昆,三台小李。四台淼淼你上。就这么定了,散会。”说完站起身,飞步到了门外,随即传来下楼的声音。

“你们知道为什么老马一定要我坐第一台吗?”肖奕转过头对着几人道。

“为什么?你的实力又提高了吧。”淼淼侧着脸,慵懒的说。

“谁说的?”肖奕不屑的说,“其实他是……”

“他是为了让你加快赚钱地速度,然后好还债给他。”耿昆慢悠悠的接过话头。

“老耿啊。你可真是我肚子里面地蛔虫,既然这个都被你猜对了。”肖奕目瞪口呆的看着耿昆,良久才摇头佩服道。

耿昆站起身,伸了个懒腰便朝门口走去,说:“就你那些花花肠子,我还能不知道?”

肖奕眼带敬佩之色,跟了上去。

围棋甲级联赛在这个周末拉开了帷幕,十二支队伍在六个城市展开厮杀。为了夺冠或者保级赢得开门红。

双良的对手是贵州卫时,一支欲求夺冠的队伍。领军的是聂卫平和俞斌,阵容强大。

“聂老师?今天你是第一台啊?”肖奕看着对面的聂卫平惊呼,因为在赛前的布置上,第一台应该是对阵俞斌,于是就把时间都放在了对俞斌地研究上了。

“我是老当益壮。我不坐第一台谁坐?”老聂大剌剌的说。

“那是,那是。”听到老聂如此的说,肖奕的脸开始出现汗水,“聂老师,我们太熟悉了,下起来没意思啊。”

“少废话,单还是双?”老聂挥挥手,然后从棋盒里抓了一把黑棋在手中。

肖奕沉吟了片刻,然后捏起一颗白棋放在棋盘上。双数,肖奕执白。

星小目对星小目。同样的开局。

老聂的前五十手天下无敌。那倒是未必,不过要说前三十手天下无敌肖奕倒是心悦诚服。现在已经三十一手棋了。老聂的布局如行云流水,任凭肖奕的白棋如何挣扎,黑棋优势地局面依然定型。

“这老头果然有几把刷子,以前杀的日本高段哭爹喊娘的倒也不是吹出来的。”肖奕看着才三十来手棋就已经落后的局面,心里有感而发。

棋盘上,黑棋的子力高低搭配,合理均匀,每一手棋单独看起来都没有过人之处,但是搭配起来确是相得益彰,最好,最合理地。而反观白棋,虽然下的也算行云流水,子力的搭配也算完美,但是和黑棋相比较的话,总让人感觉什么地方差了一点。而这一点点也如实地反映在了棋盘上,那就是双方在前三十手后的差距。

不过虽然有差距,但是却并不很大。其实就算是差距很大肖奕也不在乎,因为五十手后的老聂和现在的老聂完全是两个人,自己所擅长的无理招法正是他最头疼的,只要局面混乱不堪,那么老聂那和布局同样出名的昏招也将随之而现。所以肖奕现在一点也不急,以为这个时候五十手棋已经过了。

老聂前五十手下地飞快,但是从第五十一手开始,好像他也知道自己地缺点,落子显得异常的缓慢。肖奕乐地利用黑棋的时间慢慢的把自己的布局和老聂的相应证。

就在肖奕心不在焉的时候,裁判进来宣布中午的用餐时间到了。于是两人并肩走往棋手用餐室。

小憩了一会,棋局继续进行。

点,白棋的无理手段。这里面的变化十分的复杂,只要一步没有算清楚,那么黑棋就有可能遭到重创,但是如果全部的变化了然于胸的话,那么白棋这一手就是来送目数的。可是老聂工于布局,这中盘的对杀能力行吗?

当然不行,老聂这么大的岁数了,中盘能力早就不比当年,所以在这里,黑棋要是选择战斗的话,吃亏是肯定的了。不过老聂看起来并没有打算战斗,或者说是根本就没有战斗的想法。

点,左边的白阵中出现了一枚黑棋。黑棋面对白棋的无理手段根本就没有理会,脱先打入,以暴制暴,互相破坏。

肖奕的脑袋一下子有些短路,过了片刻才缓过来。这算什么棋?这棋下得有意思,居然被他想出这样的招数来,这老聂真有好几把刷子呢。可是这以暴制暴的话,棋局是不是就更加的错综复杂了呢?接下去的变化繁复无比,你就能占的好去?把手里的白棋放到一边,肖奕托着脑袋默默地思考。

小飞。肖奕在静静的计算了半个多小时后还是选择了防守的姿态,将实地捞在手里再说。

压,黑棋毫不客气地压在白棋的小飞上。白棋扳出,黑棋断,白棋打,黑棋也打。一系列的变化下来,白棋把实地围了个严实,而黑棋则在外面有了道薄薄的势力。

刺,跳。黑棋又是两手棋出现在左下,这两手棋和前面的如出一辙,依然是无理手。

肖奕傻了,这算什么?这棋不是我下才对吗?你老聂什么时候也这样下棋了?一直号称下棋大度本分的人居然也频出无理手?这要是在当年下中日对抗赛的时候,那些日本佬会不会罢赛呢?肖奕的思绪随着老聂出乎意料的棋飘散了开去。遥想当年老聂在中日擂台赛上英姿飒爽,弹指间日本的九段棋手纷纷落马,何等潇洒。

“肖奕,你小子看着墙壁干什么?还下不下?都快一个小时了。”正当肖奕还在意yin着当年的中日对抗赛时,耳边响起了老聂的声音。

“啊,是我下?”肖奕回过神来,看着棋盘,然后拈起枚白棋匆匆的落下,依然是选择了防守。

研究室里,马晓春已经在大发雷霆,直把桌子怕的生响,还好身旁没有人,要不然古力他们在的话,说不定就要被他捶上几拳。在他的眼里,这肖奕下的什么棋啊?居然看着黑棋四处无理的占便宜,这些不应该是肖奕的拿手戏吗?这时候老聂使出来,你肖奕居然不知道反击?

肖奕不是不知道反击,方法很简单,那就是混战罢了。可是他现在心里想的却完全不是这样。老聂的攻杀能力不强,可是要是面前坐的是古力、李昌镐等人呢?他们的中盘力量虽然没有自己强,但是他们也和老聂一样以暴制暴、相互破坏的话。结果很可能就是谁也没占到便宜,最后棋局虽然惊险的有如走钢丝般,但是进入官子决胜的几率却更大,那个时候自己怎么办?自己的后半盘能行吗?肖奕很迷惑,因此看着棋盘上的黑棋突然感到迷茫,原来自己煞费苦心弄出来的棋居然没啥大用,先前能赢只不过是占了个出奇制胜的说法。要是等别人熟悉以后怎么办?肖奕想不明白,想不通。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肖奕怔怔的看着棋盘,面容呆滞,脸色苍白,好像忘记要下棋一般。

“肖奕,你今天怎么了?想什么呢?”老聂很奇怪,这肖奕平时下棋飞快,怎么今天像蜗牛似的?

“又我下了吗?”肖奕有些迷茫的抬起头,然后拈了枚棋子拍落在了棋盘上。

“守角?下边的实空不要了?”老聂失声的问道,难以相信的神情出现在了脸上。

肖奕这次好像完全的清醒过来,呆呆的看着棋盘,顿了片刻,苦笑一下,直接抓起棋子认输了。

[www.QuanBeN-XiaoShuo.com]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