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超一流纹枰论道第十章认个美女当姐姐(上)

“老肖,你又是这么快就搞定了?小李子怎么变得如此的不堪一击?”古力下午两点多的时候从另外的一个棋室出来就看见肖奕正坐在研究室的门口把门呢。wWw!QuAnBen-XIaoShuo!coM

“小李子?他本来就不是我的对手。”说起李世石,肖奕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你把张栩搞定了?不错啊,有进步。”

“那是,张栩那几下子当然挡不住我猛烈的攻击。也不知道他们日本是怎么教棋的,居然下的那么的温婉文雅,像个娘们似的。”古力面带笑容,拍了拍胸脯回答。

肖奕立时想起昨天的大竹英雄,那围棋下的可叫是流畅,唯美。可是有什么用?不一样还是挡不住自己近乎无理的进攻。当下点点头说:“没错。以后对付日本棋手我们直接扑上去肉搏好了,机会大的很。”

古力连连点头,上前一步搂住肖奕的脖子,两人脸上满是奸笑。

首届春兰杯第一阶段的比赛陆续结束,中国棋手抗韩灭日,大获全胜,八强当中占据了七席,另外一个名额被李昌镐夺走。七对一,两个月后的广州将呈现围剿之势。

庆功晚宴的主题那就是吹,春兰集团的领导人吹,棋院的领导人吹,然后是棋手代表上去吹。反正现在是七个人围剿李昌镐一个,当然要狠狠地吹一把。于是在一个多小时的含蓄吹牛后,晚宴正式开始。这个时候的主题就变了。变成了酒,春兰提供地是五粮液,比起韩国的什么真露酒、日本的清酒够劲的多了。在这个举国欢庆的夜晚,虽然被陈祖德时不时的盯着,但是肖奕还是偷偷的灌下了大半瓶地五粮液,虽然没有喝醉,却也算过了把酒瘾。

“肖奕。老陈给你寄东西过来了。”门锁转动,耿昆出现在了门口。

“老陈?我老师他可从来没有给我寄过东西啊。今天是怎么了?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沙发上吃着苹果的肖奕满脸惊讶地站起身。然后看着耿昆的空空的两手。

“这玩意很轻,给。”耿昆从上衣口袋里抽出了一个信封扔到了茶几上。

“信件?”肖奕的眼中闪过一丝的疑惑,拿起信封拆开,取出里面的信纸匆匆的浏览了一番。然后夸张地往后一倒,喊道:“下个月联赛就开始了,怎么老陈他还安排这么多的比赛给我啊。”

“比赛?有多少比赛?多不要紧,重要的是奖金。”耿昆破天荒地倒了一杯橙汁。做到了肖奕的身旁。

肖奕将那信纸甩到耿昆跟前,说:“富士通杯的预选赛,nec杯前两轮,接着是丰田杯的预选赛,然后是天元战,再接着是应氏杯的预选赛。这些比赛都在一个月内进行,这期间我们还有2轮联赛啊。”

“也没多少比赛嘛。就是要到处飞而已,就当是去旅游好了。”耿昆看了看比赛通知书。然后懒洋洋的说,“有地比赛可以放弃掉,重点突攻几个棋赛就行了。常昊、李昌镐他们都是这样做。”

“放弃几项比赛?老常和大李他们都这样?”肖奕吃惊的问道。

“你不会故意输棋啊?就是不故意输,你可以将那些奖金不高的比赛用来锻炼你的新战法,就是那无理手到处放的棋。”耿昆像看一个傻瓜一样的看着肖奕。

“这倒是,我说老常他们怎么能调整好状态。原来状态是这样练出来地。”肖奕这才恍然道。

“那是,你以为他们是铁打的?现在国内的等级分越高,参加的比赛就越多。像老常那样的,要是什么比赛都不拉下,全力以赴的话,估计一个礼拜就要下两盘棋,那下棋还有什么乐趣可言?”耿昆拍了拍肖奕的头带着语重心长的口吻说。

肖奕一下将耿昆的手打开,然后靠在了沙发里。

富士通杯的预选赛,一共三轮,在北京地中国棋院举行。

想到又要去吃食堂地饭菜。肖奕就忍不住挂念那些有钱的企业。这富士通杯地预选赛虽然高手不多,不过也是有广告效应的嘛。怎么都没人来赞助呢?

第一轮的对阵一个来自四川的选手,肖奕猜得黑棋后上来就是一路无理到底,中盘屠杀了白棋的大龙,179手胜。

第二轮的对手依然没有什么名气,来自江西的一个五段。这次肖奕依旧是无理的招数频发,在中盘领先了近十五目后进入官子。然后在官子里肖奕发挥神勇,最后十目半执黑赢得第二轮。

“肖奕,你第三轮的对手知道是谁不?”一个甜美滑腻的声音在肖奕的背后响起。

“王也怡?我们的大美女记者,这种棋赛你也亲自出马?”肖奕转身看见身后的王也怡,顿了一下大声地喊道,“对了,上次又被你跑了。这次无论如何也要把以前的欠款清了再说。”

王也怡的姣美的脸庞上顿时出现了哭笑不得的神情。这肖奕也算是个顶尖棋手,甚至可以跻身超一流的行列,怎么还这副德性啊。为了年一点点的钱居然一见面就伸手要,至于嘛。

“拿去,小气鬼。你也算个世界亚军,一点风度也没有。”王也怡笑骂了一声,从肩头秀美的小挎包里取出了一叠百元大钞递个了肖奕。

肖奕赶忙伸手接过,然后塞进了屁股口袋中。

“不用点点?也不看看里面有没有假钞?”王也怡惊讶的问。肖奕可是出了名的死要钱,怎么点都不点就塞进口袋了呢?

“点什么点。想你也是围棋第一美女记者,应该不会蒙我。”肖奕拍了拍装钱的口袋笑了笑,随后又说,“其实这钱我根本就没有指望你会给我,所以当你真拿出来的时候,我当然要赶紧收下,万一你反悔我不就亏了啊。几盘棋的对局费也就这么多。”

王也怡立刻秀目圆睁的盯在肖奕的脸上,过了片刻,一字一句的说:“晚上请我吃饭!”

“好,没问题,不就是一顿饭嘛。说吧,到那边?超过两千我可不干。”肖奕满脸的不在乎,笑嘻嘻的凑到了王也怡的面前。

“得月楼好了,哪里的鲁菜正宗,我喜欢吃。”王也怡歪着脑袋想了想说道。

“那好,我回宿舍洗个脸,然后换双鞋子。”肖奕说着便往宿舍方向跑去。

王也怡这才发现肖奕脚上穿着一双虎头的大棉鞋。不禁看着背影摇头轻笑,“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一点也看不出作为一名职业棋手应有的风度和气质。”

晚饭很平淡,王也怡看来是为了保持身材,点了一些比较清淡的东西,吃完算账,才两百多块。弄得肖奕直夸她懂得过日子,这个朋友值得交。顺便大声地唾骂古力耿昆他们几个,以前只要是逮住了自己,那一顿不要花个千儿八百的才能了事?可是他也不想想,当古力他们落到自己手中的时候,那张口要鲍鱼,闭口上五粮液的话语是从谁的嘴里面传给服务生的。

“我怎么称呼你呢?王也怡?不好,小怡?也不好,你比我大。”吃完饭,肖奕和王也怡并肩散步在马路边。

王也怡抿嘴轻笑,说:“就叫我小怡好了,后面加两字,姐姐。”

“那也行,以后就这么叫你了,小怡姐姐。”肖奕应承着,然后眼珠一转,“那么小怡姐姐,现在咱俩拜了姐弟,你这做姐姐的是不是给点见面礼啊?”说着手就伸到了王也怡的跟前。

“啪!”的一声,王也怡抬手给了肖奕手心一巴掌,说:“你还敢要见面礼?刚才我帮你省了多少钱?我吃鲍鱼了没?我吃鱼翅了没?还敢向我要礼物。”

肖奕苦着脸摸着手心,说:“哪个时候我们不是还没有姐弟相称嘛,一码归一码,你这个做姐姐的连个见面礼都没有也是在说不过去啊。”说完嘿嘿一笑。

王也怡作势要打,看见肖奕闪开身子,啐道:“少废话明天你将对手中盘屠龙的话,我就送你个礼物。”

“屠龙?这个是我的强项。不过,听你口气我明天的对手不弱呢,难道这预选赛里面还有能阻挡我进正赛的人物不成?”肖奕拍着胸膛说,“你明天只管准备礼物就是了。”

“那好,我就看看你能不能在中盘将周鹤洋的大龙给屠了。”王也怡捋了下被晚风吹散的秀发,张口缓缓地说。

“周鹤洋?我明天的对手是周鹤洋?”肖奕大惊失色,他可从来就没想到最后一轮的对手这么强,随后笑着说,“那明天中盘屠龙的那个……不算,改成战胜他如何?”

王也怡上前拍了拍肖奕的脑袋,两人身高差不多,倒是不费事,“那好,就改成闯进本赛,战胜周鹤洋出线本身就值得庆祝。”

肖奕一把将头顶上修长白皙的纤手抓住,柔软滑腻的感觉从指尖传来,心里暗赞一声:“真是一双保养极好的手,嫩滑细腻,和我家淼淼有一拼。淼淼……”突然脸色一变,猛地松开王也怡的手,脸色看起来有些尴尬。

“怎么了?脸色忽然变得难看了。”王也怡奇怪的问。

“没事,突然想事情来。”肖奕眼神闪烁不定,随后转身朝前走去,说,“我们回去吧,还要准备明天和济公的比赛呢。”

“好,那就回去好好的准备。”王也怡虽然有些奇怪,还是上前一步和肖奕并肩朝着棋院方向走去。

[www.QuAnBen-XIaoShuo.com]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