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青出人意表的这一奇招,气的他们把手中的大砍刀远远的甩了过来,可如此距离哪有什么准头,全部落空,只发出了几声“叮!”的落地声,同时也送给陆青一件称手的武器。Www,QUanbEn-xIAoShUo,CoM

陆青不敢迟疑,背着白清赶紧跑出小区。

果然不出所料,陆青刚走出小区,一辆普桑迎面撞来,势必要把陆青撞成植物人,要不是陆青早已料到,这突如其来的一撞还真有可能被他得逞。

陆青放下白清,他们的目标是自己,对白清的安危也不担心,一个滚爬,险险躲避,车子来了个及刹,掉了个头,正准备再冲撞过来时。

陆青早也跳到发动机的车盖上,拿大砍刀当作锤子用,几刀就把车窗玻璃砸的个粉碎,吓的里面的司机心胆俱裂。

只来的及换挡,还没来的及踩上油门时,陆青已经一刀掷了过去,大砍刀透胸而出,把这名敢撞死陆青的司机死死的盯在他的驾驶位上,和耶稣有几分相似。

陆青招手让白清坐上车子,拉着油门,呼啸而去。

开到郊外处,陆青把这名火龙帮的司机直接扔进杂草丛里。

同时也明白过来,因为陆青对胡经理的胆量始终抱有怀疑的态度,如今才彻底想通。胡经理在短时间里能叫到那么多的兄弟,并且计划的如此周详,肯定有别人在背后出力,而出力的这人就是火龙帮。

他们这次以为陆青必死,所以才敢明目张胆的毫不避闲。

陆青安慰了几下被吓傻的白清,就从车子里拿出一根香烟,下车透气去。

陆青的烟快吸至一半时,白清才从车子里冲出来翻江倒海的一阵狂吐,“跟着我没有好日子过的,等会我开车送你离开吧!”陆青的语气出奇的温和。

白清抹去嘴角边的黄胆水,惊慌失措的跑到陆青的身边,猛的扑到陆青的怀里,死劲的搂紧,抽泣道:“我不怕,真的,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刚才只是胃有点不舒服,一会就好了。”

陆青也不揭破,轻拍了她几下粉背,算是安慰。

对于白清,陆青真有点不知道如何处理,刚开始的时候,陆青只是抱着玩弄她的心态,可这么多天相处下来,陆青的心境竟然被她悄然打破。

虽然离喜欢上她还有一段距离,但很明显的是,看见她有危险还是情不自禁的想替她解围。

陆青大感头痛,把她扶正,“咱们先回去休息。”

白清强忍着哭泣,老老实实的跟着陆青回家,但心中也是疑惑,出了这种事情,为何他还敢回家去睡呢?

陆青没一会就消去她的疑惑,“今晚上,你家还是很安全的,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就是这个道理。”

回到白清的家中时,陆青也是被吓了一跳,没想到,除了两间卧房没被破坏外,大厅处竟然比经过世界大战都要来的恐怖,所有家俱都被砸的个稀巴烂,地上碎片数不胜数。

陆青没让白清收拾整理,开口道:“过了今晚,你先到外面躲一阵子,等我把事情搞定了,再回来。”

出了这种事情,白清当然知道自己帮不上忙,再留在这个县城里,只会让他手忙脚乱,可是她很不放心,“那你呢?”

“敢要我小命的人,哪能让他们好过,而我更不是哪么容易被收服的,你放心好了。”陆青一脸冷酷,但不知为何,偏要说出安慰她的话来,与自己一向的冷漠有出入。

白清本就在酒吧里上班,当然知道想要杀陆青的是县城里的第一帮派,这种势力对于白清来说,绝对是不可动摇的帮派,但她还是相信陆青有这能力去应付一切。

这一夜没有**,有的只是无声的睡眠,把体力恢复到最佳。

一大早,陆青醒来,觉得今天特精神,伤口也恢复的差不多,比之昨天又进了一步。看着甜甜的睡在自己身边的白清,陆青一阵无语。

轻拍了她几下脸蛋:“好起床了。”

白清翻了个身,摊成一个大字型,把脸埋进被子里,继续大睡。看着屁股翘上天的白清,陆青忍不住的往她屁股上重拍了两下。

被拍醒的白清幽怨的看了一眼陆青,满是娇憨懒散的神态,的确很迷人。

白清忽然扑到陆青的怀里,把他压在下面,香了一口陆青,气鼓鼓的道:“你什么时候吃了我呀!我想要!”

这话的确太过于刺激,要不是时间上怕来不及,陆青还真会如她所愿,但陆青不是那种急色的人,把她反压过来,大手没伸进她的睡袍里,只是在睡衣外面一阵摸索,轻刮了一下她的精致的小鼻子,邪笑道:“你个小妖精,以后会让你知道我是多么的坏的,到时求饶还来不及!”

“嘻嘻,我怎么越来越发现你不是个恶魔了,我倒变成以前的你了,这是怎么回事?”白清一脸坏笑。

“你在挑战我的极限!”陆青的大手终于伸进了睡衣,轻轻的碰触她那白嫩、弹性十足且贼大的**,直到白清鼻息粗重,发出一阵呻吟时,陆青才把大手抽了出来,在她性感的嘴唇上重吻一口,“现在知道厉害了吧!”

爬下床的陆青,不再磨蹭,随意洗漱,把沙漠飞鹰和自己的东西带好,白清也不再玩耍,但脸上的潮红到现在还没有褪去,一副诱人模样。

把几样贵重物品全部搬到马自达车上,陆青带着白清飞驰而出,直到送她到火龙帮没能力伸手管事的一家宾馆,陆青才下了车子。

白清忍不住的扑进陆青的怀里,含情脉脉的拉着陆青的大手,认真严肃道:“我手机会二十四小时开机,你要是十天内还不来找我或者发个信息给我报个平安的话,我就死给你看!”

看着一脸坚定的白清,与初时相识的她真的完全不同。

这一时刻,陆青这恶魔的心也有被融化的时候,只是很快,他就恢复了正常,没作什么承诺,只是轻轻的抚摸着白清的小脑袋,眼神冰冷的望着刚跑出来的县城,此时他内心里装的全部是仇恨的火焰。

看着消失在尽头的陆青,白清的心忍不住揪了一下,似乎有什么不祥的预感,她立马开动车子,想要把他拉上车子,想尽一切办法让他打消复仇的念头。

可不管白清如何寻找,陆青的身影已经彻底消失在她的视野内。

白清双手合什,从不信鬼神的她,第一次开始祈祷,希望自己的男人能够安然无恙。

陆青忽然觉得自己真的不像个恶魔,难道这股情绪真的是自己的内心所为,还是大脑出现了问题,又迷茫了一阵,的士已经开进了县城。

陆青带来的这股火焰似乎也要烧到了这个县城。

为何意见楼里始终没有意见呢,我都有点迷茫,到底见的好与不好,各位看官,要是写的不好,请发发话吧,虽然收藏在增长,可一个人的码字好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