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了车后,陆青找到了一家纹身的店铺,这家的生意并不理想,可能与她的地理位置有关,市口并不好,周边的人流量不大,店主是个二十五六的老板娘,长的颇有姿色,手臂处纹了一条红色的金鱼。wWW!QUaNbEn-xIAoShUO!COm

这条金鱼就像活过来似的,让人叹为观止。

陆青走了进去,老板娘也没啥搭理,继续玩她的电脑,陆青坐在唯一一张供顾客坐的圆形高凳子上,催道:“火龙帮的,给我在胸前纹个标志。”

老板娘一身绿色羽毛装饰而成的连衣裙,配上一双黑色高跟鞋,看起来很时尚,也很上档次,她看了一眼陆青,冷冷的回了句:“二千。”

陆青一阵砸舌,他对纹身还是知道点的,在胸前纹个黑白的顶多五百,可她一开口就要二千,当然,这只是说普通的纹身,如果要更高级别的当然不是这个价,比如鸽子血纹身,那个价可就不是这个数了。

“我只纹个黑白的。”陆青再进一步说明。

“二千!”老板娘还是这个数。陆青顿时明白了为什么这里的生意会如此冷淡,就这种服务和这种高昂的价位谁敢来?

刚生出这一丝念头,外面开进了一辆红色的兰博基尼,尾后跟着一辆悍马,这种架势的确很让人震撼,尤其是那巨大无比的美国悍马,不用看也知道车主是个剽悍人物。

这种高级跑车在这县城里的确少见,陆青回头望去。

两部车子的车门全部打开,从兰博基尼跑车上走下来了一位罕见的美女。

美女身穿由珠片网纱手工制作而成的缕空长外套,如果你眼光专业,你就会发现这身衣服大为不简单,上面钉有30万个珠片全为手工,如此异常复杂又加以刺绣的手工活,最少得耗费900个小时。

而这身衣服的造价少说要花费二十万欧元,也就相当于二百万元人民币。

美女修长挺拔,脸形极致完美,尤其是那流露出气质绝对高人一等。

后面的悍马如风一样的下来了四人,全部黑衣黑裤,一副贴身保镖的派头,保镖能开上悍马车子的,可想而知这四名保镖绝不是普通货色。

人未到,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已经飘了过来,钻进了陆青的鼻子里,陆青对这玩意最为感冒,忍不住的打了个喷嚏,惊的那四名保镖对他一阵冷眼,看他们的样子,似乎陆青再敢有所不敬,估计就没好果子吃了。

美女上下打量了这个很小的店铺,并不满意,怀疑道:“你就是鱼美人?”看这名字应该是个网名,陆青饶有兴趣的听着。

老板娘看到来了个有钱的主,语气也没客气,还是那种不冷不淡的服务,只是眉梢处稍有变化,从电脑旁站起身来,开口回道:“我就是!”

“我是在网上查到的,也听说过你的名字,给我在脖颈上纹条青狼,要纹最好的,钱不是问题。”美女的话刚说出口,一名保镖从车里拿出一块干净的丝巾往陆青的位子走来。

这名保镖看了一眼穿着寒酸的陆青,一脸不屑,伸出手来想把陆青拉下座位,可陆青就是纹丝不动。

这名保镖愣了一下,换上了正容,一肘打了过去,取的是陆青的脖颈处。

陆青本就心情不爽,现在正是办正事的时候,这个节骨眼上,竟然还有人敢来主动惹他,这就是找死,哪怕他有再硬的后台,陆青也管不了那么多。

反手一扭,力道比上那人要高出几倍,那人当场被扭的冷汗狂下,陆青把他往凳子上一拉,用大腿把他的头压在凳子上,只要他稍有动作,陆青就能把他的胳膊给拧成残废。

这种变化真的让他们不敢相信,因为被陆青压在凳子上的那人可是特种兵出身,有丰富的实战经验,怎么会如此不济,想想就让人心惊,三名同事连同这种美女一齐的把目光全投在陆青的身上。

“给你们一分钟的时间把这位置给我抢下来,要不然,你们明天也别来上班了。”美女看着自己的手下如此窝囊,气的不轻。

“一分钟?”陆青在心底冷笑,他倒要见识见识这四个保镖到底有没有这个能耐。

三名还有作战能力的保镖一听到,这关乎到他们的饭碗问题,尤其是这种金饭碗,他们怎肯把它丢掉。

陆青觉得这三人中,只有一人还算有点实力,那就是站在最后面一个个头不是最高的中年男子,从陆青动手起,他就一直冷静的思考。

二人先冲了上来,都用了擒拿法,可陆青怎会被这种招数给制服,一脚把被压在凳子下的那人推了出去,让他们把动作放缓了不少。

一个正蹬踹了出去,预料中的被二人躲开,连接的是后面的一招,一个三百六十度的转体,旋踢了出去。

两人同时被这一脚给踢飞了出去,全撞到了墙角处才把身体制住,可想再爬起来作战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此时正好用了三十秒。

陆青刚要着地,那站在最后面的一名中年男子,一个滑步,拉近与陆青的距离,同样使出了一招散打术中的正蹬,往陆青的胸口处踹了过来,时间取的巧妙,刚好是陆青正要着地的时候,角度取的刁钻,只要命中胸口这一脚,保证可以完成他的任务,保住他的饭碗。

陆青临危不惧,双手前挡,那一脚足够踢碎几块砖头的力道被陆青的这一双魔手硬生生的抵挡住,并且被他牢牢的抓住。

中年男子也是了得,把身子凌空一扭,另一只脚画出了个半圆,狠狠的往陆青的脸门上侧踢过去,这一脚更是不得了。

陆青要是躲闪,只能松开他的大脚,要是不躲闪,那是中年男子求之不得的好事,因为陆青必然要被踢的个正着,以这中年男子的力道来算,哪怕陆青的脸庞是铁做的,也得凹陷进去。

可陆青这二个选择都没选,因为他有更狠的一招,趁中年男子扭身之际,那只大脚还在半空中时,陆青精准无误的见缝插针,从双腿之间的空隙处踹出一脚,而取的位置正是中年男子的下阴处。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伴随着一个身影远远的往玻璃门外飞了出去,中年男子捂着下阴处缩卷在一起,就像虾米。

“好巧,刚好一分钟。”陆青一屁股又坐回圆凳子上,说不尽的嘲讽。

“你的功夫很不错,有没有兴趣做我的贴身保镖?”美女出乎意料的问起让陆青大跌眼镜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