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青虽然受了不轻的伤,但日子过的并不难受,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还挺滋润的,谁看了谁都羡慕。WwW。QUanbEn-xIAoShUo。cOm

“鸡汤好了没呀?这么磨蹭,我都快饿死了!”陆青斜躺在小客厅的沙发上,双脚架在茶几上,连声报怨。

“来了,来了,别像个小地主似的,再敢催促,本小姐就多放二勺食盐下去,咸死你,看你还叫不叫。”白清幸福的在厨房间里忙上忙下,听到陆青的催促,也不生气,只是回了几句俏皮话。

陆青似乎没什么打情骂俏的意思,要不是他真的行动不咱方便,他还真希望到别处吃住,省的被她叽叽喳喳,吵的个不得安宁。

白清一大早起来就精心做过打扮,白色雪纺背心配上印花短裤,胸前还挂了花朵装饰链,再把头发盘在脑后,用一个大发夹固定好,只留下几缕发丝随意散落,模样性感迷人。

白清穿着一双粉色草编坡跟鞋,小心翼翼的把一大锅的鸡汤端了出来,汤又浓又香,飘散在整个房间大厅里,让人忍不住的食指大动。

“趁热喝吧!”白清盛了一大碗放在陆青的身前,就像在伺候一位大老爷似的,但白清一点都不觉得委曲,反而乐在其中,心中甜如蜜。

陆青已经养伤了二天了,以他强悍的体魄,最多再休养一二天就康复如初,他一边喝着鸡汤,一边看着由凌雪主持的晚间新闻,看的有滋有味,完全没注意到有一人正坐在身边吃着大醋。

白清也很喜欢这个主持人凌雪的,可看到陆青盯着她硬是不理睬自己,心中立马升起了不小的醋意,“喂,凌雪真的好看吗?”

“还行!”陆青没有回头,继续看着,心中想起了上次陪盈盈去大都市和凌雪的一次偶遇,但那时毕竟大脑还没有独立,有复制粘贴的感觉,不够真实。

“哼,还行就这样子,要是碰到非常不错的,那你会是什么样子?”白清有点不满陆青的回答。

“应该会想个办法把她弄上床!”陆青由衷的回答。

“你个无耻之徒!”粉拳招呼了过来,但白清很有分寸,都打在没有受过伤的地方。

陆青对这种不痛不痒的打法,全然无视,继续看他的新闻,气的白清大感自讨没趣,只好提前洗澡。

晚间新闻刚要结束,砰的一声大响,整个房门被人同时发力,一脚踹倒在地板上,一群人蜂拥冲来,少说有**人,手臂处都纹有火龙帮的标志,手上五花八门的什么武器也有,最后两名似乎还拿着手枪。

冲在最前面的四人全拿着一米多长的钢管,直冲到陆青的跟前,抡起钢管当头往陆青身上砸去。

陆青操起白清刚煮给他吃的一锅鸡汤,一股脑的全洒了出去。

滚烫的鸡汤像雨点一样的被洒了出去,最前面的两名躲闪不及,被洒的个正着,捂着眼鼻痛苦不已。

陆青没错过这种机会,一脚把茶几横踢了出去,两人当场被茶几撞倒,躺在地上再也不能起来。

陆青一个后空翻,翻到沙发的后面,险险的避过后面冲上来的三把大砍刀。

往口袋里想抽出沙漠飞鹰时,才知道那身衣服被换了下来,被自己放在房间里头,大骂白清这个管事婆,要不然,一枪在手,能省好多事情。

好的七七八八的陆青并不惧怕这几人能把自己怎样,但陆青敢百分百肯定,一但出了这个小区,他们必有后招。

这时,白清听到外面的动静,裹着浴巾冲出来想看个究竟,不看还好,这一看之下,发现几人拿着大砍刀就往他男人身上砍去,吓的她大喊大叫。

白清没叫两声,就冷静下来,冲进厨房拿出菜刀不怕死的冲了上去,想为陆青解围。

这群都是真正的混子,哪是一个姑娘家拿着一把菜刀就会胆怯的人,他们更没有什么怜香惜玉,大砍刀照样往白清胸前砍去,要是被这锋利无比的大砍刀来上这么一下,白清的人生也走的差不多了。

陆青暗骂了一句没事找事的她,但还是拦腰把她抱起,一脚正踢,把那名想辣手催花的兄弟踢的鼻血横流。

往白清瞧去,她不仅没有害怕,反有一丝红晕挂在脸颊上,陆青很不解的一愣,随后才明白,原来自己的大手已经摸到了她的胸前,难怪如此柔软。

竟然摸都摸了,陆青也不打算放手,大手照旧的覆盖在她的胸前,毕竟这样子还能提神,危险中夹杂着一份刺激,也是件趣事。

要不是白清跑出来多事的话,陆青对付这一波的敌手还是有把握的,可被她这么一搅和,这事就麻烦多了,只能先逃出去再说。

费了不少力气才从浴室里的窗户爬了出来,爬到天台处。

幸好这里是一片很密集的小区,楼与楼之间的间距并不远,但想要冲跳过去也是不可能,再加上还有一个累赘,那更是休想。

陆青让白清趴在自己的背上,动感的**紧贴着陆青,但陆青此时无暇享受,警告道:“抱紧点,掉下去,可不是玩笑。”

“你这么关心我的死活,为什么还不肯承认做我的男朋友?”白清这不时宜的表白,彻底有让陆青崩溃的可能,在白清眼里,陆青就是天上下凡的神灵,哪怕再恶劣的环境下,白清都相信她心中的神会带着她安然离去。

陆青只手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声音很轻脆,也很好听,“别这么多废话,否则我真说不定会扔下你不管。”不再理睬,背着白清,拿着天台处本是凉衣服用的竹杆,打算做一次撑高跳。

迅速在脑海中查些关于奥运选手撑高跳的技巧,看了一会,后面的喊杀声也近了。

陆青不再迟疑,助跑几步,找到最佳支点,以一个奥运选手还要标准多的撑跳动作越了出去。

此时也就晚上七点钟左右,小区大多数人都还在家看着电视,而有个趴在窗前做作业的小朋友正好看见陆青背着一人从对面楼层飞过来的这一画面。

“哇!爸爸,快过来看中国超人呀!”这小朋友张大嘴巴的大喊大叫,可惜的是,他的父亲并没有前来陪他一同欣赏所谓的中国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