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凌雪再回到坐位上时,她的表情自然了不少,看来她让自己帮的忙还是很上心的,否则也不会有如此变化。Www!QUaNbEn-xIAoShUO!cOM

但陆青很疑huò,为何她如此信任自己,难不成就因为自己是特警队员就值的她的信任。

饭后,陆青被灌的差不多了,而梦旋的酒量当然好的不得了,虽然也喝了不少,当她开车的技术完全放一百个心,至于什么酒后驾车,在这些人眼里几乎等于摆设,而jiāo警也极少会把这种高级跑车拦下来检查。

就算被拦下来检查,以这些人的关系,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在车子里,梦旋有点醋意道:“看的过瘾吗?”

陆青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等想起了什么,立马就摇起头来,“天地良心,我真没怎么看呀!”“哼!口水都快流下来了还在哪装。”梦旋把油mén一踩,加大码力的向xiǎo区飞驰。

※※※※※※※※※※※※※※※※※※※※※※※※※※※※※※※※※※※※※

次日一早,陆青把事情安排好后,就带着梦旋跑到火车站等车了,之所以没有开车去是因为陆青家乡的道路根本开不了跑车,而坐飞机陆青有点惧怕,虽然没什么恐高症,但坐飞机的确不是陆青喜欢的jiāo通工具。

两人只是简单的带了些东西,只要有一张银行卡,行到哪都方便。

梦旋今天心情很好,欢乐的就像xiǎo孩子过年似的,蹦蹦跳跳,倒多了几分旅途的趣味,而她今天也只是穿了一套运动服,难得一次梳了个巴尾辫,少了一份尊贵,多了一份清纯和可爱,这也是陆青喜欢的模样。

至少这个样子比较平易近人,没有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梦旋觉得特别有意思,依在陆青的肩膀上,就像一对xiǎo夫妻一样的就等着火车的开动,这是她第一次坐火车,觉得什么都是新鲜的,最主要的是能和心爱之人坐火车去接未来的母亲,这当然是兴奋夹杂着jī动。

因为这火车票是临时买的,陆青也就没买软卧的车票,只买了两张硬座的位置,反正也就十一个xiǎo时左右,再加上现在这个季节也不是什么很拥挤的时节,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至于梦旋也没有什么意见,毕竟第一次坐火车,她还是感觉很新鲜,真要让她睡那个仅容一个身子的xiǎochuáng她还真不乐意呢。

火车拉起了鸣笛,缓缓的向前开去,向终点方向缩短距离。

轻微的晃dàng,带动的不是人体的不适而是一种旅途的快感,两人的座位是临窗的最佳观赏沿途风景的位置,梦旋坐在里边,脑袋转来转去,东张西望的,在这一时刻,陆青才感受到了她不同的一面,也与普通nv孩有同样的玩心的一面。

车子还是很慢的开着,铁路两旁还没出现什么好看的风景,毕竟车子现在还在这座城市郊外行驶着。

整个车厢并没有坐满,还能剩下几个位置,估计到了下一站才能挤满吧,虽然现在不是什么过节的日子,但国内的火车票一向都不会空太多位置出来的,毕竟那十三亿多的人口可不是虚的。

陆青无所事事,只好拿出一本杂志随意翻阅着,而梦旋还沉浸于观赏风景中,现在正处傍晚十分,就算沿途没有什么可看的风景,但天边的晚霞还是很讨人欢喜的。

火车在开动的那会儿,车厢里的售货员就开始推着一个狭长的xiǎo车子卖着东西,但东西可不便宜,比外面足足贵了一倍,不管如何,还是有很多乘客买下不少东西,陆青两人可是时间充足,也没有必要,虽然衣物那些带的不多,可有个双肩包里却装满了吃的,什么饮料零食,应有尽有。

有点看累了的梦旋拉开了背包,拿出了一堆的东西,放在这个xiǎo桌子上,把这xiǎoxiǎo的桌子堆的满满的,幸好对面坐着一对xiǎo夫妻一看就是个老实人,要不然,还真会有点怨言。

这对xiǎo夫妻与陆青两人的年纪相仿,看穿着两人都是在外打工的农民工,nv的肚子已经tǐng了起来,应该是回老家生孩子去,这种场面看的很让人温馨,还有什么比成家立业来的开心,如果母亲看到了梦旋一定会开心的。

梦旋吃起了薯片,看到陆青对着杂志看的津津有味,歪着头也凑了过去,而陆青正好翻到穿着xìng感的明星的这一张,几乎全透明的装扮,让陆青有点汗颜,虽然现在也已经不再是初哥了,可看到这图片毕竟会有点反应,稍加瞄了几眼就打算翻过去。

可一只细长的xiǎo手压住了陆青翻过去的大手,“一起看看呗,看你看的如此投入,想必有什么好看的东西!”

陆青知道梦旋是故意逗自己的,也不以为意,把杂志推到中间,“啊哟!这姑娘很不错嘛!难怪看的这么聚jīng会神,原来在看美nv,还是一个穿的这么暴lù的大美nv!”

陆青一阵冷汗,越来越发现梦旋有妻管严的潜质,要是不及时阻止一下,这种事情真有可能发生。看着正在质疑自己的梦旋,陆青赶紧回道:“不xiǎo心翻到这的,再说了,我现在不是有你吗,对别的姑娘哪还有什么想法。”

说到这,陆青想起了凌雪,想起了昨天她给自己的照片,看完照片后的陆青差点昏倒,她要自己找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恶魔陆云青,幸好这个nv孩不是他的受害者,要不然,陆青很有可能有一死谢罪的心。

至于要不要留言给恶魔陆云青,陆青还没有想好,不是陆青不愿意帮忙或者有别的不好的想法,而是害怕凌雪受到伤害,毕竟陆云青的残忍已经不容质疑的了。围绕在他身边的人最终没有什么好的下场。

可要是不告诉他,自己也是良心不安呀,陆青在内心叹了口气,还真没有如此左右为难的时候。

“发什么呆呀!是不是真的想这个姑娘了!”本来梦旋只是个玩笑,可看到陆青忽然盯着这杂志上的xìng感美nv瞅个不停,心中有点紧张,还真的以为自己的男友在YY这杂专上的这个漂亮的大美nv。

梦旋这么一大声,把陆青从发愣中惊醒了过来,看到直盯着自己的梦旋,还不知道怎么回事,而对面xiǎo夫妻中的孕fù第一次开口道:“你nv朋友吃醋了哦,你们男人都是个huā心大萝卜!”孕fù微笑的说着,可从她眼中就可以看出,她一点都没有责骂陆青或者她的男人,只不过是开个玩笑。

同在一个车厢里,要是真这样闷着坐上十多个xiǎo时也的确有点难受。

听到对面的孕fù的话,陆青明白了过来,感情梦旋误会了自己,嘿嘿一笑,把手探出,第一次主动这样搂着她的梦旋的肩膀,哄道:“我的品xìng,你应该知道的!”

“哼!就你这不正经,哪还有以前的品xìng了!”梦旋嘴上虽然这样说着,但看到陆青竟然主动的搂着自己的肩头,还是感觉很幸福甜蜜的,对刚才的事情早已经抛之九霄云外了。

对面的xiǎo夫妻看到陆青xiǎo两口子打情骂俏也一同乐了起来,毕竟陆青两人与他们多少有点相似,不管是年纪还是关系都相差无几。

四人聊着聊着就到了第一站,上来的人并不多,但这里的粽子倒是全国出名,陆青趁着停车的时间买了几个,还分给对面的xiǎo夫妻两个,只可惜他们没有接受。陆青也不勉强,毕竟他们都很纯朴,极少拿接受别人的东西。

陆青把剥好的粽子拿给梦旋,可梦旋摇道道:“我要你喂我吃!”无奈,陆青只好一口一口的把粽子喂到她的嘴边,只是她这张xiǎo嘴,要把这个粽子吃完,还真得费一番功夫,趁她扭头之际,陆青大咬一口,加快了速度。

可是陆青咬的这一口过大,一下子就xiǎo了一半,梦旋怎会没发现,嗔怪道:“你是不是不愿意喂我吃呢?”陆青当然不是这样的,只是这样子有点自己尴尬而已,被梦旋这样一揭穿,老脸都有点挂不住。

这只是一个xiǎo站,没一会车子又开始动了起来,而离自己的目标又近了一站,估计明早五、六点左右能到自己的省城站点。

“不是这样的,这粽子真好吃,我早就想吃了,只是一直没有机会,看到你吃的那么香,我忍不住咬了一口,难道你不愿意?”梦旋没有想到,平时老实巴jiāo的他今天竟然还会和自己耍嘴皮子,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其实不然,从踏上火车的那一时刻起,在陆青的心里,梦旋早已经是自己的妻子了,陆青本就不是什么木讷的人,连这点生活上的打趣都没有的话,那日子能过出什么滋味出来,还不得把梦旋闷出鸟来呀!

上车的人虽然不多,但也差不多车厢里的空余位置填的差不多了,坐在陆青侧面的位置上的有三男一nv,都很年轻,但很壮实,这种身子骨去当兵的确是个好苗子,只是看他们那tǐng拔的身型,估计人家都已经当兵退役回来了。

仔细一看,还真是退役的军人,因为靠里边坐的一男的kù子还正在穿着军kù,再加上三人都是一头的板寸头,非常符合刚退役的条件。

几人就像脱笼的猛虎一样,浑身都带着劲,估计是在部队里憋得慌的原故,一上车就就月说有笑的,把整个车厢的气氛都给搞上去了,不过也有几人不是很爽的,毕竟声音稍微大了点,影响到他们。

当火车再开过一站时夜sè已经降临,远处彩灯闪烁,一排排的低矮建筑物全被这极眩的彩灯照的通红,远远望去,有如古城,好看非常。

梦旋把头轻轻的依在陆青的肩膀之上,就这样无声的观赏着远处的风景,而陆青此时当然没有再看杂志,也是同样的被外面的风景所mí,其实这趟火车也是陆青的第一次乘坐,就连提前跑到那大都市都是在恶魔陆云青领路的。

晚上,虽然车厢里还是会有售货员推着他的车子叫卖,但总的来说车厢里还是很安静的,除了陆青左面的几名兵哥正在打着扑克牌外,大多数人都开始打着盹,为明天而养足jīng神。

“为什么夜晚比白天更美?”梦旋问了一句很难让人回答的问题,而这个问题似乎又不像是问题,但她的声音就回响在陆青的耳畔,带有几分不一样的感情。陆青听出了其中的意思,看了一眼对面那对已经相互依偎在对方怀里睡着了的xiǎo夫妻,陆青的思绪飞了起来。

伸出大手在梦旋的脸颊上轻轻的摩擦着,深情道:“因为白天太过于喧嚣,只能在忙碌中度过,而夜深人静的时候,人们才能静下心思的想着自己的理想,想着自己那最美的回忆,只有心静下来了,世界才能美好。”

梦旋对陆青的回复还是蛮喜欢的,“青,你最美的回忆是什么?”梦旋感受到了爱人那大手传来的热感,配合着他大手移动的方向来回的摩擦着。

要说最美的回忆无外乎就是一家团聚,快快乐乐的生活在一起,只可惜,在陆青很xiǎo的时候,父亲就远离了他们,确切的说是放弃了这个穷困潦倒的家族,而留下温暖的那些回忆,只能用别的来替代。

与从xiǎo一起玩耍的楚云姐无疑是童年最美好的回忆,可刚到嘴边的话又被陆青吞了回去,目前来说,梦旋吃醋的样子比较强烈,还是不把童年与楚云姐在一起的快乐时光告诉她了。

“xiǎo时候很穷,朝不保夕,连饭都吃不饱,哪还有什么美好的回忆!”陆青说的也是事实,梦旋听到后,有点伤感,本就是握着陆青大手的那双xiǎo手紧了紧,“我会填补原本早就属于你的美好回忆!”

多么简洁的一句,却让陆青有当场落泪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