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的折腾,唯一的好处就是对对方的身体更加了解,哪怕身上哪有一颗xiǎo痣都是一清二楚。WwW。QUanbEn-xIAoShUo。cOm

起chuáng后,梦旋亲自为陆青打理,因为今天可算是个大日子,自己男人要上电视,虽然对梦旋这种家族上个电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她还是希望自己男人能留给全国人民一个英明神武的形象。

在镜子前梦旋只穿着一件睡衣就开始给陆青从头到脚的包装,虽然陆青不喜欢穿的这么漂亮,但无奈,陆青还是被打扮的很帅气。

本就极为清秀的陆青,再被梦旋这么一装扮,换上一套干净名贵的西服,顿时洗去平常那种寒酸模样。

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这真的一点都没错,此时站在镜子面前的陆青就像他自己也感觉有点不一样了。

一套合身的西服,把陆青那身子tǐng的笔直,一米八的身高在国内已经算是不错的了,再加上匀称的身板,看起来还是很雄伟,极清秀的五官更是万千少nv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再加上他的英勇善战,不吸引人都是怪事。

杜夫人一早就打电话让采访的地方换到自己公司里去,对于这点来说,陆青并没有什么反对的念头,这样一来,也可以给自己公司做一次免费的广告宣传,这并不是什么坏事,陆青当然不会介意,而老黄只要陆青肯接受采访,他什么都好说。

说句实话,要不是陆青救过他孙nv,哪怕陆青实力比现在更强,功绩比现在更多,这种一夜成名的事情也轮不到陆青这个只担任了不久的副组长,比他符合条件的也不是没有,只是谁也没有这个福份救过老黄的孙nv而已。

看着焕然一新的陆青,梦旋从后面环腰紧抱,把热脸贴在陆青的背上,后悔道:“把你打扮的这么好看,万一那个凌雪看上了你怎么办!”

陆青无语,这都什么时候还在吃这种醋,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陆青赶紧安慰道:“她又没有你漂亮,她又没有你温柔,再加上我这么一个笨蛋,谁会像你这么傻,喜欢上我呀!”

“哼!你别给我灌mí汤,我怎么发现你现在越来越好了,越来越吸引人了,要不然我这么出sè的大xiǎo姐怎会被你mí的团团转!”

梦旋这么一说,陆青都不知道如何解释,更不懂如何安慰,把身子转了过来,捧着这一张jīng致且带着点斗气的xiǎo脸道:“跟我在一起把你都带笨了,情人眼里出西施,你又不是不知道,同样的道理,在我眼中,你也是最漂亮最mí人的nv孩。”

“真的吗?”梦旋似乎被他说服。

“我骗你就不姓杨!”陆青打趣道。

梦旋点了点头,忽然又想到了陆青说的话,气的她又跺了几脚,追着陆青在房间里打来打去,时间一晃就快到了采访约定的时间,只好结束了游戏时间,双双下楼。

来到公司,今天员工们个个jīng神亢奋,因为来之前就已经通知过全体员工们今天他们的老总要接受凌雪的采访,只是员工们并不知道凌雪要来这采访什么内容而已,只要能看到凌雪的大驾光临,员工们才兴奋的不得了。

时至午时,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从窗外看下去,整条街道似乎都有点堵塞似的,一辆辆车子向陆青这座大厦开来,不用多说也知道是最受欢迎的主持人凌雪已经到来。

果不其然,在众多jīng悍的保镖下,凌雪带着一众cào作人员步入了陆青所在公司的楼层,吓的刚得知最新消息的员工紧张的不得了,就连姐姐陆晓蕾都很期待看到她。

场上估计只有一人的心境最为难受,她就是陆青的nv人梦旋,梦旋也喜欢凌雪,可她看到员工们那疯狂的表现后,才知道明星的魅力是多么的巨大,要是自己男人真的把持不住喜欢上了她,自己是凌雪的对方吗?

就在梦旋胡思luàn想中,一大堆工作人员步进了公司。

而走在当中的就是最吸引人的主持人凌雪,虽然工作期间凌雪还是一身黑sè的工作服,可凌雪那惊慌失措的yù容还是让全体员工倒吸了一口凉气,就在她进公司的那一瞬间,夺走了不知道有多少男男nvnv的魂魄。

陪同而来的不仅有电视台众多后台cào作人员,连陆青的上司夏语也跟了过来,看到忐忑不安的陆青,夏语出奇的好说话,走以陆青的身边,先打量了一番梦旋,对于他们俩的身份,夏语并不知情。

夏语当然认识梦旋xiǎo姐,打了声招呼后就和陆青先说了几句话,无所乎jiāo待了一些注意事项和如何提高黑豹特警队的光辉形象的细节。

陆青和夏语在这边jiāo谈着,而凌雪与一众工作人员却在测试设备,而所有的员工们不停的把目光望向站在一边观望四周的凌雪,眼中全是jī动之sè。

等一切设备都调试好后,凌雪走到了陆青的面前,这一次并没有以往的冷淡,lù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与陆青客套了几句后,“陆先生,可以开始了吗?”

看到以前只在电视机里能看到的主持人凌雪,陆青说不紧张也有点假。

如天籁之音的凌雪先开口自述了一些陆青的简单资料,随即再开口寻问,同时把长长的话筒伸到陆青的跟前,“做为黑豹特警队的副组长,为何迟迟不肯lù出真实的身份?”

这第一句开场白就惊的陆青有点不知所措,而这一次可是全国直播频道,陆青的一举一动全在电视机面前播放着,并不像录制似的还可以编辑剪切。

看到同样紧张的组长夏语,陆青忽然镇定了起来,一想到老黄要自己把特警的独有气质表现出来时,陆青顿时把腰一tǐng,微笑道:“这是领导早有准备的一种安排,在最关键的时候可以取到良好的效果。”

凌雪一想到上次穿着便衣的他也的确取到了很理想的效果,对他的回答还算满意,点了点头,继续问话,“做为网上公认最为了得的特警队员,你能说说当时是如何救下二百多的人质,又有什么力量使的你敢与歹徒们做生死拼搏。”

陆青知道这才是重点,老黄要塑造的可不是单独自己一人英雄形象,而是整个作战团队,当然,以陆青的xìng格也不会独自把这份功劳全揽在自己身上,毕竟陆青不是自sī的人物。

陆青决定先回答凌雪的后面一个问题,“做为黑豹特警队的队员,不管是谁都会在关键的时刻都会tǐng身而出,在那种场合下,谁出手拯救都是同样的效果,缺少谁的配合,我们都不能达到最佳效果。”

停顿了会,陆青继续开口回答第一个问题,“当时的情况的确有点húnluàn,我记得也不是很清楚,很多都是应变能力上的问题,能安全的救出所有的人质,不得不说一句,也存在一点运气成分的!”

陆青的回答对提高黑豹特警队并不理想,夏语yù言又止,可陆青说都已经说了,你还能怎样。

当凌雪看陆青的眼神却多了一分别的味道,至少对陆青很尊敬,点了点头,继续发话,“能不能说一下被网友评为最英雄的感言!”

问到这个,陆青看了一眼梦旋,也看了一眼姐姐,还有夏语等,他们都可以说是陆青的原始动力,陆青感谢的人太多了,当陆青却并没有说过多的感谢话语,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几句,其中包括自己的母亲和姐姐,当然也包括梦旋,毕竟那天已经和她有了关系。

看到这种说话很着边际的陆青,凌雪觉得这次的采访很值的,国家有这么一个人民英雄,的确是件值的骄傲的事情。

采访后,凌雪又让陆青展现了几下拳脚,陆青也没推脱,当场耍了几套,电视台的还真找了凌雪身边的两名保镖过来试了一下身手,不过,凌雪这两名电视台里请来的保镖真不简单,就是陆青也huā了一会功夫才把两人干趴下来。

可是得知这两人很不简单时,凌雪才真正相信陆青的身手真的很了得。

采访了近一个时辰才结束,午饭由梦旋带着众人往高级饭店里奔去。一群人浩浩dàngdàng,要是被人知道凌雪也在这个车队里,造成jiāo通堵塞那绝对是正常的事情。

有陆青这个最强特警在这里,安全上完全不是问题,尤其是陆青现在把隐形和技能完美的融合在一起,给人致幻的感觉,谁碰到像陆青这种敌手,都难以招架,更别说想在陆青的手中讨得便宜。

吃饭的酒店陆青来过,那是第一次杜夫人请他去的那个五星级大饭店,里面的环境设施陆青还记忆犹新,只是这次再来的时候,身份也是焕然一新。

陆青上次的寒酸已经让店里的服务员对他印象深刻,特别是他还解救了一桩绑架案,这让店里的人员对他很尊敬,没有因为他的寒酸而有所不周,而现在,陆青已经是全国人民心目中的大英雄了,看他的眼光更是尊敬万分。

殊不知,这个大酒店其实就是杜夫人名下的一家产业,当经理与招待员看到梦旋的到来时,所有员工全部打十二分jīng神,不敢有一丝的怠慢,当陆青和主持人凌雪也出现在他们的眼前时,他们良好的素质都不能保持心中的吃惊,很难镇定自若的为陆青们服务。

来到酒店里,梦旋轻轻的在陆青身旁介绍着这个酒店,也告诉了陆青这是咱俩的产业,听到梦旋说到咱俩的产业时,陆青从话中已经听到梦旋完全把自己带入了她的生活之中,心中很感动。

感动就是在这些细节中体现。

凌雪采访完不是每个饭局都会参与的,而陆青的这次算是例外,其中的微妙关系稍加理解就能猜出一星半点。

先不说凌雪的加入,就以梦旋这个大xiǎo姐的到来也会是最好的大包间和最好的服务。

这是一间很宽敞设计很别致的大包间,要说用包间已经有点不怎么准确了,因为还没有一间有这么大的,几乎快有整个楼层的三分之一大xiǎo,里面的布置很典雅,但也很奢华,墙上挂着不少的名画,这里可全是真品。

梦旋在这时就发挥了她的大作用了,比像个木头似的陆青要灵活好多倍,忙里忙外的招呼着这些宾客,以她的身份招待着众人,透着一点别样的味道。

别说是有点八卦的夏语会有想法,就连凌雪都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这个大英雄陆青,两人的关系几乎已经不用再多说明了,其实这个饭局的安排也是杜夫人的安排,她早就帮nv儿安排好了。

众人寻好位置坐下,jīng致可口的饭菜也一盘盘的传了上来,把整个圆桌堆的满满,好看又好吃!

饭桌上,凌雪极少说话,似有心事,陆青是坐在她的对面所以看的比较仔细,只是她很好的遮掩,外人倒难以看的出来。

梦旋坐在陆青的身旁,看到他老瞄着凌雪,有点生气,穿着高跟鞋的她不轻不重的踩了一脚陆青,高跟鞋踩人可真不是玩笑的,虽然陆青皮糙ròu粗,但在不防备下被这么一踩,也是有点痛的,怀中的红酒都溅出一点到西服上了,幸好这时众人并没有望向陆青这边,要不然糗大了。

陆青不用看也知道是谁踩的,只好借上厕所去稍加清理一下。

要不是这套西服贼贵的份上,陆青怎会如此讲究,只是沾上一xiǎo点,陆青用清水擦洗了一下就差不多了,刚走出来,就看见凌雪站在走道里等着谁似的。

看到陆青出来,她上前几步,开口道:“能帮我个忙吗?”

陆青甚至很怀疑自己有没有听错,可走道里除了自己就是她了,要听错都不可能,点了点头,“只要我能做到的,就帮你!”

凌雪快速的从怀里掏出一个信纸,递给陆青,“里面一张照片,帮我查一下这个的身份好吗?”

陆青把这张装有照片的信件揣入怀中,点了点头,答应了她,“还有什么要求吗?”陆青和凌雪说话的确有点紧张,但思维能力还是有的,凭借凌雪的身份,想查谁查不出来,要么是她的情人,要么就是她不好意思找自己身边人查询,可找自己也算找对了,自己对于保守秘密的事情还是很肯定的。

“他只是帮过我一次的朋友而已,我想请他吃个饭道个谢,但一定要帮我保密!”说完后,又报了一组凌雪sī人电话号码给陆青,陆青记下后,点了点头,走出走道。

而凌雪没有立即跟了出去,步进了卫生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