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火车停到上饶站点时,车厢里的动静就大了,大多数人都冲了下去,反正这一站停的时间也稍长了点,因为上饶最有名的特产就是山jītuǐ了。wWW!qUAnbEn-xIaosHuo!COm

上饶jītuǐ是使用上饶当地山里野jī的特大jītuǐ,根据传统工艺,釆用现代食品科技jīng心研制的鼎新产品,食之骨酥ròu嫩,香辣开胃,是佐餐,下酒最佳的美食。

陆青虽然没有做过火车,但也听说过这里jītuǐ的名气,到现在已经是凌晨四点左右,别说是梦旋,就连陆青的肚子也有点饿,再加上这jītuǐ名气之大,陆青也跟着大伙下车买了两个jītuǐ。

先不说好不好吃,就这味道闻起来就让人迫不及待的先咬上了一口,果然名不虚传,好吃的不得了,不过这个辣味有点让梦旋受不了,还没有吃上几口,梦旋就香舌狂吐,她从xiǎo到大还真没吃过这么辣的。

陆青赶紧递上矿泉水给梦旋,猛喝了几口的梦旋也没有觉得缓解多少,可这辣味的确让她难受的想抓狂,陆青也是爱莫能助,真搞不懂她,吃不来辣就少吃点,这下可好,也不知道如何解辣。

就在这时,陆青侧边的那个nv同志递过来一xiǎo盒薄荷糖给陆青,“来一粒这个,保证管用!”道了一声谢后,陆青也没客气,赶紧拿出一粒薄荷糖给梦旋含着。

强劲的薄荷味的确比矿泉水来的有用,不一会儿,梦旋吐出来的就全是凉气了,面sè也好了不少,刚舒了一口气的梦旋,就骂了几句这jītuǐ的不是,听的周边人哈哈大笑,陆青也是一阵汗颜。

直到车子到了陆青的所在站点,也不再发生有趣的事情,火车上也没有发生什么天下有贼的剧情,这只是一趟很正常的客运。

让陆青意外的是,这一站倒下了不少的人,一问之下,竟然有好多来这的游客,好多游客都看上了世界遗产的武夷山。

其实生为这个省的陆青,陆青还真没到这里玩过,陆青出过最远的地方也不过就是高中所在的县城,至于大学的那座城市,也只是刚开学的事情。

走出火车站,天sè还暗的很,此时正值秋季,不像夏季那样早早的天亮,刚一下火车站,就看到不少人正向陆青两人要不要住房,拉起了生意来。

这个时间段,不找个酒店睡一会儿都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个时间段可没有什么中转客车,但陆青并不想跟着这些拉皮条似的人去他们的酒店,这年头并不怎么太平,陆青还是决定找个靠谱的酒店再说。

打的让的哥找了一家还不错的酒店,最主要的是这酒店看起来很正规,如果陆青一人出来倒也无所谓,还有自己的nv友在身边,再说了,你找个几十元钱一夜的酒店,梦旋肯定得和你叫板,再说安全上也是有隐患。

与其这样,还不如直接找个不错的酒店过夜,其实武夷山并不大,但这里却有闻名于世的风景名胜武夷山,每年引来的游客可是络绎不绝,让当地人的收入也呈了直线上升的趋势。

订好客房后,梦旋才知道这里就是武夷山,兴致勃勃的道:“明天怎么样也得带我去游玩一天哦!”

陆青算了算时间,如果只游玩一天的话,还是来的及的,答应了梦旋的要求,其实陆青他自己也想看这武夷山到底有多美,他自己也算是这的人了,要是别人问他武夷山到底好不好玩,说不出来的话,是有点丢脸面了。

这里是蛇的王国,各种蛇宴huā样繁多,美味无比,特别是龙凤汤,选用武夷山特有的祁蛇,配以童子jī及多味中yào,煨煲而成,汤清见底,面无油珠,ròu烂无腥,一端上餐桌即香味四溢,让人垂涎三尺,实为菜系一绝。

只可惜,两人都是怕蛇之人,别说是吃蛇了,就是看到蛇都会大吼大叫的那一种,特别是陆青,他怕蛇比梦旋更甚,那种软绵绵的爬行动物,再如何英雄了得也让陆青看了máo骨悚然,有种真正触电的感觉。

一进宾馆里,本有点困意的两人忽然又没了睡意,估计是在陌生的城市里有点不习惯的感觉,大chuáng的正前方就是一个超大的电视,此时正放着luàn七八糟的广告,什么隆xiōng之类让人受刺jī的不良广告。

两人轮流洗好澡后,裹着浴巾就躺在chuáng上看着电视,好不容易才换了个像样的频道,正播放着金庸的老片神雕侠侣,只不过演员全是最新的阵容,尤其是里面饰演的xiǎo龙nv更是清纯可爱,就算是不看剧情仅看人也是一种享受,比刚才的什么隆xiōng广告好的多。

两人紧挨着半躺于chuáng上,被子被拉腰间,梦旋轻轻依在陆青的肩膀上,歪着脑袋与陆青看着电视,这种感觉很温馨幸福,梦旋觉得这样子很好,希望一辈子永远都是这个样子,而大脑也在想着一些美好的未来。

忽然,电视中的剧情正好放到xiǎo龙nv被全真教的尹志平给yín辱的画面,尹志平那yíndàng的笑容和完事后的满足都深深的刺痛了此时还沉浸于幸福之中的梦旋,使得她全身一震,眼中闪过了那最痛苦的神sè,虽然比上次要好上了许多,但双眼中流lù出的那疼痛还是让陆青给发现了。

“怎么了?”陆青吓了一跳,赶紧从chuáng上爬了起来,跪坐在chuáng上,看着一脸苍白的梦旋,此时的梦旋呈现出一种病态的苍白,着实把陆青吓了一跳,而她的双手紧握着拳头,与上一次有几分相似,陆青顿时有点明白过来了。

但陆青怎会建议这个,把她死死的搂在怀里,开导道:“梦旋,都过去了,没事的,我永远会在你的身边。”

好一阵子,梦旋才松开紧紧拽着陆青浴巾的双手,双眼恢复了一丝清明,热泪盈眶的反手紧搂着陆青,硬咽道:“青,谢谢你,我还能做个好妻子吗?”

“当然,你永远是我的好妻子。”陆青说到最后,也是潸然泪下,淡淡的悲哀萦绕心头,每个人心中都会有一处痛处,这处伤痛痛入骨髓,让人呼吸困难,想要根除的确很需要时间,只有足够的时间才能慢慢的把它磨去。

这一夜,两人又是以最疯狂最大尺度的去碰撞着对方的身体,恨不得把自己róu进对方的身体里去,这一夜,也是吼叫的最厉害的一夜,两人都拼命的叫喊着,嘶咬着,仿佛只有这样子才能抵挡心中那难以抹去的yīn影。

也幸好这里的隔音效果显著,再加上临近天亮,宾馆里的人都睡的死沉,要不然,以这种高分贝的嘶叫,还真以为房间里上演着人兽大战。

闽北最有名的景点当之无愧就是武夷山,而武夷山的消费相对其他地方比较高,特别是景区的mén票比较贵,不计购物的话平均一天在三百元左右。

武夷山有句顺口溜,“不到天游,等于白游。”因为整个武夷山,没有比天游峰欣赏九曲山水全景更好的地方了。作为武夷山第一胜地,天游峰位于武夷山景区中部的五曲隐屏峰后,独出群峰,云雾弥漫,三面为九曲溪环绕,武夷山全境尽收眼底。

而武夷山的jīng华就属于九曲溪了,因水绕山行折成九曲而得名,九曲溪全长9.5公里,两岸奇峰怪石林立,两人huā了近二个xiǎo时坐着长约十米左右的仿古竹筏才游览完毕,竹筏漂流而下,争缓相间,水绕山转,峰峰相连,武夷山风光一览无余。

载着陆青这竹筏师傅心情特好,还唱了几段山歌给两人听,听的梦旋乐开了怀,昨夜的那丝yīn影在这一时刻彻底消散。

其实能享受到船夫这么美妙的歌曲还多亏与陆青两人凑在一个竹筏上的一名游客,那人给了不少的xiǎo费给这船夫,船夫的情绪才如此高涨,才高歌几首,回dàng在这山清水秀的美景之中。

陆青带着梦旋玩了足足一天,让他彻底的把身心放松于这如诗如画的山水美景之中,感受着大自然的恩赐,在这山清水秀景sè之中,谁都会生出不同的感慨,都被这美妙天成的景物所征服,抛却心里的忧伤与烦恼。

再下山的时候,一天即将结束。

这一天没有什么奇遇,也没有碰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但却收获良多,心中装载着全是世界上最美的大自然的风景,让人永远都忘记不了。

美丽的风景可以陶冶情cào,更是治伤去烦的特殊良yào,看完大自然的景观,谁不心xiōng宽广,豁然开朗。

从武夷山到陆青的xiǎo乡镇还得坐上五六个xiǎo时的客车,到县城之前的路还算不错,越到后面路就越崎岖,颠簸的厉害,梦旋坐在车子里,被颠的几次想吐,可又吐不出来,本还情绪高涨的梦旋被折腾的不chéng人样,连说话都懒的说上一口,只是不停的问陆青到底还有多少时间。

当车子到了陆青的xiǎo镇上时,夜幕已经降临,只是今天并没有出现美丽的晚霞,下车后,陆青从客车的大后备厢拎出来了从武夷山市里买的一大堆东西,这些东西绝大部分全是送给楚云姐的,因为母亲已经要和自己回到大城市里一起过生活。

梦旋下了车后,赶紧跑到一处草丛里呕吐了起来,陆青在她背后轻轻的拍打着,吐了半天,陆青才递上一瓶矿泉水给她,看她脸sè都青了才知道原本坐长途客车是如此的痛苦,其实有好多人都坐不惯这种车子,特别是车厢内的那股机油味道,的确让人作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