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出所里有两人正在值班,看见这么一个场面,两名警察立马警备起来,陆青先开口说:“这两人是重犯,能不能把他俩关押起来!”

听到这话的两名警员赶紧拿起内线电话打了出去,不一会儿六名人高马大的警员从里边冲了出来,全副武装的样子让陆云青都感受到了他们的重视。WWw!QuAnBen-XIaoShuo!cOM

看到这架势,陆青心定了,正要离开时,一名老警员走到陆青身前开口说:“先生,请留下你的姓名和联系电话!好方便我们联系。”

老警员已经从电脑中确认了这两名男子正是前几天逃脱掉的通缉犯,看到陆青单枪匹马的把两名犯罪分子押了过来,哪怕是如实报了上头,这也是一份不少的功劳,得到嘉奖是必不可少的,做为口碑很不错的副所长哪会不懂,如果连这小英雄的姓名电话都没有留下,到时怎样上报。

陆青看到这名老警员很负责,把姓名和电话全留了下来,老警员肃然起敬,对于这种社会的真正英雄,这名副所长绝对会赠予赞赏。

填写好后,陆青走出派出所,第一件事就是查看留言,本还以为有什么有用的信息,一看之下,哭笑不得,心中大骂陆云青真是掉进了钱粪里,绝对是一个见钱眼开的人。

但陆青的确答应了人家,等杜夫人发了工资是应该拿一半的工资打入他的帐号,mō着空空如也的口袋,陆青想打的回五星级酒店都没有,也幸好有杜夫人帮他订了酒店,要不然,他还得lù宿街头。

回酒店都已经凌晨二点了,但一想到自己刚做了件好事,陆青的心情就特别的愉快。

把自己的手机从大chuáng的枕头底下拿了出来,刚一开机,就有无数个短信像雪huā一样传来,手机震动个不停,删除了几个广告和10086发来的余额不足的短信外大多数都是组长夏语发来的短信,内容就几字,看到短信后立马回电。

什么事情这么重要?尽管陆青很疑huò,但陆青还是拿起免费的电话回了过去,刚打通,陆青才想起来此时已经凌晨二点了,正要挂断时,对方已经开口骂人了。

“谁呀?半夜三更来吵人?”夏语一只手从被子里伸了出去,手机刚拿到手就按了接听键,隔着手机老远就先骂上一句,可见被人吵醒的滋味真不爽。

陆青听到这话气连想说什么都被吓的忘记掉了,只是回道,“我是陆青,请问夏组长有什么事情?”

夏语一听竟然是失踪了一个星期的副组长陆青,顿时来了精神,憋了四五天的夏语总算又有发泄的对象了,对准了手机的出音孔,吼道:“你怎么不死在外边呢,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不知道躲在哪里风流快乐去了,你明天给我到支队里写份报告,要是没交待清楚,立马处分。”

陆青听的有点火,自己当初加入组织的时候就已经交待清楚自己情况特殊,当初他们也是答应的,现在可好,一出事就先把自己骂个狗血淋头,但陆青只是有点不满,倒不至于与她对骂,毕竟她不是老黄。

平息下心中的不满,陆青还是先问道:“出什么事了?”

“上次你抓的两名歹徒被他们团伙在押送的途中救了出去,还伤了好几名咱们的队员,有两名现在还躺在医院里,你倒好,关键的时候玩消失,现在歹徒踪迹全无时,立马现身,你太让大伙失望了。”

陆青真没见过这种没完没了的人,自己总共就说了一句,她就像拿着tǐng机枪在那拼命扫射,而目标正是陆青自己,这如何能让人受的了,赶紧插道:“能不能让我说一句话呀!”

“你说个屁,明天到支队里直接写报告。”陆青正想挂电话时,这位夏组长又骂了最后一句,“你以后要是没事敢在这么晚打电话给我的话,我非得打爆你的头!”

陆青真是郁闷,明明自己正要把这两名歹徒的事情与她汇报,被人家误会骂了一顿也罢了,还反被说自己没事打扰人家睡觉,这让陆青这种没脾气的人都来火了。

第二天的事情可不少,又得去支队又得去学校报到,洗了个舒服的澡后,陆云青倒在大chuáng上méng头大睡,直到天光大亮。

吃完五星级饭店里的免费早餐后跑到了天成大学,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天成大学里面的情况陆青不知道,可就这一个大门就把陆青吓傻了。

站在学校的大门前,陆青觉得这不是学校,哪怕自己县一中的大门在这里还远不如人家学校的一个偏门,这不仅门的大小问题,而是这装饰。

门外有一片广宽的平地,有专业的保安系统,有最严的车道电子门,并且大门外最少站有十六名身穿蓝sè制服安保人员,人人表情冷漠,坚守岗位,而通往校园内的道路足有十丈宽。

陆青刚在想,这么宽的路简直是太浪费寸土寸金的宝地了,可念头刚起,两辆超级跑车如龙卷风般从左右不同的方向开了过来。

这两辆跑车就像来参加F1方程式赛车比赛似的,动作一致的一个甩尾直接漂移进去,而电子门处的两道门卡早已提前拉起,让两辆跑车迅速通过。

陆青仅停了不到三分钟,可开进去的跑车都快上百辆了,陆青甚至以为这里面的不是学校而是车展。

当然,次一点的车子也有,但再次也是宝马。

好不容易陆青看到有一个一表人才的男子骑着一辆自行车往校园里进去,可再回头一看,陆青差点晕倒,后面至少三辆奔驰车子紧紧的跟在其后,不用看也是人家的保镖。

陆青真有点后悔填报这个学校,在这个学习气氛中定力稍有差池,保证学不到任何有用的东西,但陆青还是相信,以这种背景的学校,老师肯定不会差到哪去。

刚想步入校门,保安人员已经拦住陆青,冰冷道:“是来报名的学生吗?”陆青点头,并且把身份证拿了出来,保安人员一扫描下身份证,立马显示出陆青的填报资料,语气稍加客气,但也没好到哪去。

放行后,陆青取回身份证件,直往校园内部走去。

陆青感觉这不是学校,倒更像一个巨型的娱乐场所,里面应有尽有,就连跑马场这种赛道都有,陆青的内心实在震撼,这还是来学习的吗?

幸好前面还有好多师兄学姐们举着牌子来带领新生们去办理各项手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