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陆青这样穿着寒酸并且走路过来的人,整个学校只有他一人,如果硬要说有,那也绝对不会超过三人,毕竟像陆青这样只为完全免费而进来的全省高材生真的太稀少了,谁拿到全省前三的傲人成绩也会很明智的填报清华或者北大。wWw、QuanBeN-XiaoShuo、Com

走在比飞机场还要干净平坦的校园内,陆青感觉自己有点孤独,自己就像一个外星人降临在这座星球上一样,没有同伴,没有能与之沟通的同学,有的就是一辆辆豪华昂贵的跑车从身边擦过。

正难过时,有一人跳进了陆青的眼里,让他得到了一丝温暖,因为这人也是普通穿着,没有任何交通工具来代步,看到他,陆青这种xìng格的人都主动上去问好。

“你也是来报名的吗?”

这人比陆青要高上二公分,与恶魔陆云青的身高差不多,长的不算好看,没有陆青清秀,也没有恶魔陆云青的帅气与冷酷,更没有什么邪美的气质,他有的就是那最灿烂的笑容和一双透着真诚好看的眸子。

“我也是来报名的,我叫陈希冀!”陈希冀伸出大手与陆青相握,陆青此时很jī动,这就像来到异界忽然又来了一位地球人的同胞,这如何不让陆青jī动。

“我叫陆青,以后我们可算是校友了!”

两人又一次握起手来,可别说,两人倒吸引了不少男男女女的眼光,陆青倒没什么太大反应,可陈希冀却是以最为mí人的笑容一一回应,倒也赢的了不少女生的赞同,只是再看到这两人的穿着后,又意兴阑珊,远远的走开。

人以群分,物以类聚,绝对没有错,开着法拉利的公子哥极少会和骑自行车的农民工在一起谈天说地,如果硬要说有,那也是异类,绝非正常。

校园内最不差的就是设施设备,还有那崭新的教学楼和许多不知道用来做什么的办公楼,可却缺少一种学习的氛围,虽然今天只是报名,但没有感受到一丁点在县一中时的紧张与爱好学习的那股气氛。

这半天下来,陆青真觉得没有意思,报完名后,陆青除了领了一张宿舍的钥匙卡外,就再也没有任何东西,这不是说没东西发,而是太过于完善,根本不像在县一中那样还得领什么桶呀脸盆之类的生活用品。

因为已经站在宿舍里的陆青觉得这个不像宿舍,更像一个星级宾馆,一个房间再也不是普通大学那样分成四个或者八个chuáng位,这里一个房间只有一个chuáng位,而且是一个很舒服的大chuáng。

里面的设备应有尽有,就连电脑都帮你配好,陆青实在不知道应该说好还是不好,看着眼前无比舒适的坏境,陆青真害怕自己会被磨去学习的那股劲。

陆青选择的是国际经济与贸易,为何会选择这个经济学,因为这不是陆青所想要的,而是大脑中的那个女人让他选的,无奈下也只好选择这个学类。

与陈希冀分开后,陆青连中午饭都没吃就赶紧跑到特警支队向那可怕的组长报告。

陆青一进支队里就看到板着一张脸的夏语坐在办公室里,看到陆青的到来,也没有抬头,继续想着她的事情。

虽然陆青什么证件都没有,但他却是正式编制进去的黑豹特警队里的副组长,职位可不小,好多同事还是热情的与他打着招呼,就算不看他的面子,也得看老黄的面子呀。

搬了个椅子坐在夏语的对面,陆青正要开口中说话,夏语把头抬了起来,倏地般站了起来,狠狠的拍着桌子,半个身子向陆青倾去,差一点就想揪着陆青的衣领,但夏语最终放弃这念头,双眼怒瞪着他,几乎是吼出来道:“你明明抓住了那两名逃跑的歹徒,昨晚干嘛又不说呢,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子做,害的我被领导给狠狠的骂了一顿!”

陆青很冤,自己昨晚哪有机会说,整个通话全是她一人在哪里骂自己,抬头正要反驳,却看到了不应该看到的东西,因为夏语半个身子弯在陆青的眼前,上身穿便服的她领子稍开了点,从陆青的最佳角度望进去,里面雪白一片,就连那xiōngzhao有多大都瞅的一清二楚。

陆青是个正人君子,只看了一眼就挪开了目光,把头再次低下,可就是因为他的腼腆迅速收回目光反使得夏语有所察觉,低头一看,才知道自己暴光了。

再也受不了这hún蛋的折腾,终于一把揪住陆青的衣襟,把陆青从椅子上拎了起来,“你到底想怎样呀?”

陆青想哭,为何自己正要说的话全被她说了,自己还想问她想怎样呢,只好无奈回话,“请问组长,我到底哪里得罪过你了,为何你又骂又打的,如果你真的不喜欢我的话,我立马就去辞去这个职务!”

陆青真的是个好脾气,只在心中报怨了会,也没有与她真正的计较,转身离去,正要去辞去这个职务时,夏语愣了会后立马跑了出来,拉着陆青的胳膊,咬牙切齿道:“你到底是故意的还是有意的。”

这句话,陆青倒没有什么觉得有错,因为此时他脑海中一片hún乱,可办公室里的几名同事却忍不住的喷笑了出来,夏语瞪了他们一眼后,同事们赶紧继续忙着自己手中的活,不敢再看他们的好戏。

其实这也算有点小误会,今天上午夏语就在老黄面前大骂陆青的不称职,说了一堆的坏话,可刚骂完,人家老黄来了一句,这两名歹徒已经被陆青这个副组长又抓住了,并且还亲自送到了派出所去。

听完老黄的不满,夏语无地自容,只把这气全撒在了陆青的身上,因为她以为是陆青故意不说的,故意想陷害自己,只可惜她没有想到,昨晚她自己根本就没有给陆青开口说话的机会,才会造成这种局面。

如果现在陆青去辞掉职务的话,那老黄非得骂死夏语不可,而夏语还是有点怕老黄的,为了不让老黄再动怒火,夏语只好在关键的时候拉着陆青,阻止他去辞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