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云青逼着他走到房间里,打开电脑,就在女子chuáng前轻轻的做着杀人的事情,也幸好这女子睡的比较死,当然,即便她醒了过来,也是无法挽回已经定下来的命运。wWw、QuanBeN-XiaoShuo、Com

电脑开好,陆云青看了看时间,离十二点还剩二十分钟,只给这黑瘦男子一次机会,警告道:“我只给你二分钟的时间,如果二分钟内你没能转给我心目中理想的现金,后果自负。”

黑瘦高个此时lù出一丝yīn狠,不屑道:“就算我把钱转给了你,想必我也逃脱不了死的命运,对吧!”“你说的没错,但如果你不把钱转给我,死的就没有那么安静,也没有那么安详,至于会如何,你看着办,你就当这些钱是为了买个全尸吧!”

陆云青看到他竟然不怎么怕死,又开口道:“无所谓,我从不差钱,到时我把你所有器官全扔进高压锅里煮上一个小时,真不知道一个小时能不能煮熟!”

陆云青若无其事的说着,听的黑瘦男子脸sè发青,最终还是快速的在电脑中转帐,陆云青看着他查的余额,直到余额显示为零时才下手的,只可惜这黑瘦的高个子帐户里连一千万都还差几万元,金额虽小,但陆云青还是很高兴,有钱进帐户就行。

把记录全删除后,陆云青并没有用匕首终结这名原本是顾主的黑瘦男子,而是直接施放电流使他瘫软倒下,陆云青同时也把女子电倒,并且把两人脱的个精光,盖好被子后,陆云青退离房间。

而此时整个房间里的煤气味已经很浓,以陆云青的体魄都快有点受不了。

刚爬下楼底,一身黑sè风衣的男子依靠在小区的路灯下,这么晚了他还戴着一副黑sè的墨镜,整个人全是黑sè,而他守在的地方正是陆云青想离开的必经之路。

来者不善?陆云青不知道他是谁,但看他直盯着自己并且能提前守在这,想必不是个好惹的主。

陆云青哪还有时间和他废话,正要动手时,有点冷酷的风衣男子适时开口:“如果你知道我是谁的话,或许就不会这样无礼了。”

“说吧!”陆云青强压下怒火,平静道。

看了一眼老实下来的陆云青,冷酷男子骄傲道:“我是杀手联盟里的二级执法者,你已经成功的完成第一笔交易,根据杀手联盟的规则,每一名杀手都必须注册登记。”

陆云青语气一下客气起来,开口寻问:“注册登记要交钱嘛?”

看到态度一下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冷酷男为自己因为是杀手联盟里的执法者感到骄傲,并且自己还是个二级执法者,也就是说自己可是执法队里的“恶霸”级别。‘

“这当然,想要在杀手界里生存挣钱,还没有一人敢不到联盟里注册登记的,只要你等级还没有达到小妖的级别,在前面的级别中都必须上交不同的费用,至于你这种连级别都还没有的杀手,只要先交十万元会员费,如果想要更加引人注目想要接更大的单子,我介意你去考取等级,有了等级的荣誉,想要接单子就容易了。”

陆云青没想到他竟然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在冷酷男说完最后一个字时,陆云青客气的扔给他一根中华香烟,同时手中的匕首也一同飞了出去。

当这一身打扮的像个蝙蝠的冷酷男刚接到陆云青的香烟时,那有如白光的匕首已经穿透他的咽喉,鲜血并没有从出口槽里流了出来,因为整把匕首直没于底,根本没有一丝缝隙流出鲜血。

直到陆云青上前把这huā了不少价线在网上订购的匕首拔出来时,这名冷酷男才双膝跪地,血如箭般****出来,恐怖吓人。

“MD,老子辛苦挣钱,凭啥交钱养活你们这些狗东西,管你是什么杀手联盟的执法者,要钱要到老子这里的,这就是下场。”

扔完这句话后,陆云青在他身上用匕首刻了一个很小的骷髅精灵,一个栩栩如生骷髅精灵,一个与盈盈几乎一样的独有精灵,唯一的区别就是这骷髅竟然有表情,带着一丝甜甜的笑容,似笑非笑的样子,可要是你多看两眼又会觉得这哪是什么笑容,简直就是死神收割前的嘲笑。

但不管如何,这的确是一个难以模拟且独一无二附带表情的骷髅精灵,而这个独有的骷髅标志也将是陆云青往后在杀手界中完成任务留下的特殊标记,伴随着他走南闯北。

在刻完最后,陆云青才知道离十二点仅有十多秒钟了,再也不敢逗留,赶紧在大脑中留下一句话,确切的说是留下了一个自己的银行帐号,因为陆青还欠他半个月的工资,一个帮他保护了杜夫人安全的半个月工资的酬劳。

刚跑进一座楼层底下迎面而来走出了两名男子,陆云青正要闪到墙角处,可身子已经不听使唤,整个人只能蹲在地上等待变身技能的开启。

陆青从恢复点意识开始就觉得疼痛,原本已经把疼痛降至可接受程度的脱胎换骨技能,从上次变身到陆云青时又开始有了疼痛感,而这一次比陆云青那次更加严重。

骨头噼啪声响和陆青痛苦发出的忍痛声在凌晨显得特别的响亮,迎面而来的两名男子看到这人报头蹲在地上痛苦嗷叫,倒来了兴趣,放慢脚步的开始欣赏。

当陆青满头冷汗缩卷在地时,整个变身终于完成,而两名男子正好走到陆青的跟前,其中一名开口说道:“兄弟,是不是毒瘾发作了,要是有钱的话,哥们这有!”

陆青听这声音好像有点熟悉,有点吃力的站了起来,往两人望去,三人同时惊呆,而陆青竟然被这两人吓的全身的疼痛都不翼而飞。

因为这两人正是被陆青亲手制服住的歹徒分子,陆青并不是真的怕他们而被吓着了,而是不敢相信这两人明明应该蹲监狱去的,怎么还在这逍遥法外,这哪能让充满正义感的陆青接受。

两人也是大惊,对于陆青的身手,两人已经吃尽了苦头,也知道这人的厉害,两人同时把大手往怀里mō去,不用想也知道是mō手枪去了。

陆青哪会给他们机会,一肩撞了上靠左边的男子,同时一脚往另一人的下yīn处踹去,对于这种歹徒,陆青绝对不会手软。

两人同时跌退,陆青没去管已经捂着下yīn处嗷嗷大叫的那名男子,一拳头捣向刚被陆青撞跌出去男子的太阳穴处,这男子怎可能是陆青的敌手,连躲都来不及躲开,就被这一拳头当场砸昏过去,而另一名男子也正要掏出手枪时被陆云青再踹了一脚,取的还是下yīn处,痛的**起来。

陆青押着这两人到了最近的派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