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修最知吾意,不过这次同盟我只是自保而非逐鹿,希望大家可以体谅我的感受。WWw。QUAbEn-XIAoShUo。Com”晓峰一边说一边命令从人拟下盟书交给胡才。(小说)

“难得大人如此抬爱,那么今后但有驱使,胡某必定倾全力相助。”胡才看毕盟书在上面签上自己的姓名,晓峰见到此人竟然会写自己的名字,不由得心里更加佩服了三分。

“只是不知道大人刚才所说的三天后再战一场是什么意思?”胡才将盟约双手交给晓峰的禁卫问道:“我们这次冒犯已然是令双方损兵折将,难道大人是想考较胡某的诚意不成?”

周颀在一边抿嘴而笑,晓峰看见于是令他猜测一二。

“公修不才斗胆揣测一下主公的深意。”周颀微笑着说道:“既然主公要与白波军结盟,可是又不能直接援助物资,那么只有通过佯败来将物资交给他们;再者我们这次遇到暗算,急切中要寻一处安身立命,今日战胜则必须进长安命运难料,而如果战败我们则有理由退居到任何一处不遭人非议。到时候大力发展民生,如果想进则可转攻,如果想退也有处可守,只不过希望张高两位将军今后可以保守秘密,我们这也是逼不得已的。”

张辽高顺听罢微微点头连称不会,这两人本来就是有抱负之人,晓峰这个举动虽说有些自立门户脱离董卓军之嫌,可是今天这个事情就摆在眼前,他们也不是不能理解晓峰进退维谷的感觉。

“我想胡帅已经明白我们的意图了。”晓峰对胡才说到:“正因为我们要退,并且那些许下的物资也要转交给你们,所以你我才需要再战一场,至于交战的地点我等下还要和手下众人做个商量,不过按照你们追踪的能力来说,这只不过是小事一桩罢了。好了胡帅,今日事起仓促,你还要抓紧搜罗残部,所以我就不多留了。不过你一定要记住,三日后三更天过来劫营,我想你知道如何制造声势可以让其他人知道。”

胡才明白晓峰现在还是不太信任他,毕竟结盟容易守盟最难,自己从前空有一腔报负却无人理解,如果今后自断长城作出背盟的事情,那么这一辈子恐怕就永远都是一个贼人了。

“大人放心,胡某今日是真心结盟,等下出营我便去寻找失散的手下,三日后按时前来劫营!只不过大人可否将李乐李将军一同释放?我们也算是过命的交情。”胡才说道。

“三日后李帅必在营中。”晓峰微笑挥手示意胡才可以离开了,胡才虽然心中还有些疑问和要求,可是此人也是想做大事之人,三天的时间对于他来说并不算很长,只要时候到了一切都会有答案的。

胡才率领洛阳军挑剩下的三千余人投东面而去,晓峰接到他们离开的消息才终于舒了一口气说到:“我想听听各位的意见,不知道附近哪里可以休养生息无人打扰?”(小说)

张辽微微摇头说道:“晓峰这又是何苦呢?只要我们现在回到洛阳,将所有事情禀明丞相知道,我想凭你们的关系,董丞又怎会怪罪于你呢?”

高顺此时接嘴反驳:“寄人篱下,非大丈夫所为。渡河北上一地名为河西,地大人稀消息不通号令不达,可沿途搜罗流民前往。”

这可是高顺在晓峰军中说的字数最多的一句话了,并且也是第一次与张辽的意见不和,晓峰知道这个耿直汉子不存任何私心,一切就事论事最为忠义,现在听了他的一番话之后心里不由得一阵感动。

要知道张辽的提议虽然稳妥,可是现在晓峰身负军命不得不进。就算返身回到洛阳,那么时间已逾月旬,一切恐怕都是物是人非,万一董卓这段时间受人唆摆遭人挑拨,那么自己这一回去岂不是自投罗网,将脑袋乖乖交给他人摆布了么?

自己和西凉军平日相处甚好,所以并不感觉他们有多恐怖,可是历史上这些人可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的魔鬼,百姓闻声无不争相逃窜怕受到牵连。如果自己今后一旦失去了董卓的信任,那么无疑是树立了一个强大的敌人,所以现在急切下需要寻找一个偏僻处养兵自保,就算到时候真的与董卓翻脸,那么最起码也有一个地方可退。

“高将军如此提议虽好,可是河西河东两地不过数百里路程,万一白波……军前来骚扰又怎能安心发展?那胡才看起来到可暂时信任,可是主公结盟的对象也只是他一人而已,整个白波军可不是胡才一个人能说的算的。”周颀面色变得有些凝重地说道:“如果要兵进河西,那么必然要统一白波军众,以我军现在的实力来说还不足以消灭其他白波头目,所以我们不如北上的远一些到上郡如何?”

“上郡?”张辽见到众人已经打定主意,自己也不好再在其中多加制肘,所以重整心情参加到讨论中来:“此处比之中原各地都要荒凉一些,由于北面数十里就是长城,游牧民族散居在外定时叩关劫掠,所以当地城池残破,数百里方圆内竟然再没有一个像样的城镇,如果大人实力雄厚人口众多,那么偏安上郡是一个好的选择。一来远离中原随意发挥,二来也能为朝廷抵御外族进掠作些好事。只不过……现在大人兵不过万数,战将不过数员如果想依靠低矮的城墙来御敌活命恐怕……”

“既然我军打算要走水路,那么不如经谓南偷渡长安,然后在水口折路向北,经泾阳、武功、新平、池阳一路收拾沿途流民散户,水旱两路向北到北地城怎样?此处虽然也时会有匈羌袭击,可是毕竟远离长城不是要冲,只要大人安心筑城防御,那么数年之后必定会发展壮大的。”张辽指着地上的军事要塞简略图说着。

晓峰看这个图粗糙不堪数字标明不准确,依照自己这个水平根本看不明白,所以只好听听大家的意见了。

周颀暗自思略了一会,然后点头说到:“北地此处现在看来是最好的避祸之所,我们打着京城朝廷的旗子一定会顺利将其接管过来的,剩下的就是怎样沿河搜寻船只,然后兵分几路前往北地罢了。”(小说)

梅英插嘴说道:“我想船只大家不必担心,那些白波军既然能如此迅速过河南下,那么现在渡口必定还有大量他们抢夺而来的船只可以使用。”

周颀听后一拍脑袋说到:“梅兄果然厉害,我刚才竟然连这点都没有想到,实在是惭愧啊。”

“公修关心则乱,一个人想的东西太多了未免会考虑不全的。”梅英含笑说到。

晓峰见到属下没有什么意见,并且相互间关系融洽,这个比什么来的都要好,于是他点头说:“那么我们就这么定了,接下来三天全力向北准备渡河,众将听令!”

帐中之人知道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候,不敢有一点马虎大意,所以全部起身准备领命。

“张辽张文远,命你率领部曲迅速向西,在渡口南面十余里搭建简易营寨,多多放置燃火材料,我要让函谷关上也能看到这场大火!”张辽领命退下急急离去。

“华熊华英雄,命你率领全部骑兵迅速抵达渡口,那边一定有少量白波军看守船只,如果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可伤人,控制了全部舟船之后速派人回报于我,一定要清点详细回报迅速,如果耽搁时日我必不轻饶!”华熊大嘴一咧称了声是,然后就要转身离开。

晓峰知道这个任务十分重大,如果交给华熊一个人作未免有些不放心,于是令周颀主帅携带华熊一同前往渡口。

“梅英率领部曲届时在河南搜罗住户,霍颜率领部曲于河北搜罗住户,切忌不要发生冲突,如果遇到袭击迅速向河边与大部汇合。”梅英霍颜上前领命。

晓峰望向高顺微笑说到:“我还要到长安一趟,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此行还需高将军一路相陪。”(小说)

高顺点头道:“高某自当陪同大人左右。”

梅英霍颜听到晓峰要入长安,以前倒是没有什么事情,可是照现在的情形来看前途还真有些令人担忧,于是两人急忙上前劝阻。

这个时候帐外有人急报,说白波俘将李双戟要见洛阳军主帅。

哦?此人到底有什么意图呢?晓峰大声喊道:“将李双戟给我带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