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将大胆还不赶快跪下!”霍颜看到进来这人傲然不跪,心中火起就要过去踹人。WWw.QUAbEn-XIAoShUo.CoM梅英轻轻拉他袍角向晓峰那边努嘴示意,霍颜瞪了那人一眼忿忿的回到座位上去。(小说)

“不知将军怎么称呼?”晓峰笑着说道,表情十分和蔼可亲。

那人见对方好言相问,也不好意思再无礼下去,所以高声说道:“我姓胡名才被人尊称白波帅,今日虽然被俘心有不甘,可是在阵前看到将军带兵有道训练有方,并且对待黄巾旧部如此态度,那么就算胡某被杀当场,我心中也绝无怨言。只是大丈夫行得端立得正,我在贤师逝后就从未跪过,还请大人原谅则个。”

原来此人是黄巾余党啊……晓峰此时才找回点印象来,这白波和黑山两大集团好像都是从战场上存活下来的黄巾贼,他们凭借着自身的实力竟硬是在历史上留下一笔,真是让人感叹世事无常,有些人光明正大一辈子也不见得让后人怀念,而有些人飞扬跋扈无恶不作竟然也能传于后世。

“原来是大贤良师张公的手下,怪不得武力强硬实力超群,如果你们坚持的时间再长些,那么我们这次就非要战败不可了。”晓峰轻笑说到,他几句话说完满室皆惊,因为黄巾贼过后这些犹如蝗虫般的人们被所有人唾弃,像晓峰这样语带尊敬的可是绝无仅有。

晓峰看到大家的表情连忙解释道:“如果没有张公冒天下之大不韪带头起义,那么这个糜烂的朝廷就会一直继续腐朽下去,百姓还要受苦挨饿,官员士族还要大力盘剥。只有张公才给这个时代带来了一个契机,让当政者知道下面的百姓有多大的不满,如果他们还不尽快改正的话,那么等待他们的只有推倒重来。”

周颀梅英霍颜三人,当日酒会过后曾经听晓峰这样说过,所以并不感到特别奇怪。相反之下高顺张辽二人听过之后,发现此事如果换一个角度来看确实如此,只不过从前自己只看到了黄巾起义破坏的一面,却从来没有站在他们的角度上看问题罢了。

胡才这时更加感动万分,因为从前的官军见到他们从来就是“贼人,反贼”这样的叫,而自己从前起义也就是为了能吃上饱饭过得好些,像晓峰这样分析如此透彻的话,就连他们自己也从来都没有想过,只不过这个将军语带反意,让这个白波帅有些不知原因。

“我们二月商定运送军资往长安,其中朝廷下旨三五日,清点装载货物整备军士十余日,之后大军开拔来到曹阳过了七八日,这满打满算不过一月时间,而你们能掐算如此之准让人生疑,不若胡才兄为我揭开心中疑惑怎样?”晓峰摆手示意将胡才的捆绑去掉,在这营帐之中有高顺张辽这种高手在,也不怕胡才会逃脱掉。

“将军果然大方直爽,今日胡才确实佩服之至。”胡才轻轻捏了捏酸痛的肩膀,然后恭敬的抱拳说道:“我们前些日在河东大阳以南的渡口接到一条密报,说是朝廷要借着剿除白波军的名义运送大批黄金珠宝到长安。因为我们不知道送这消息的人究竟是谁,所以心中不免要产生怀疑。可是放着到口的肥肉不吃,也不是我们的一贯作风,故此我们商议过后才决定,由我和李乐将军各带一万人马到这边打探情况,近日我们大部才到,没想到遇到了将军的队伍不敌被俘。”

密报……晓峰扫了一眼下面诸将,除了华熊这个心思稍慢的人之外,剩下的五人脸上都有些异样的神采。(小说)

要知道除了参加那次军议的人之外,整个朝廷都认为自己这次是带兵征剿白波贼的,而白波所接到的详细密报竟然知道此行的真正目的,那么只能说明一件事情——董卓军中出现了叛徒!虽然很可能这个人只是对自己心存敌意,可是这样做无疑是想借白波的手置自己于死地罢了。

这个人可能会是谁?晓峰头脑中第一个出现的名字就是贾诩,只有这个人一直对自己的身份表示怀疑,从前隐忍不发是因为自己没有做出什么危害西凉军的事情,而前次故意放走曹操,给京外诸侯一个联盟讨伐的机会,这无疑让贾诩不能理解。

并且运送物资往长安也是贾诩提出的建议,并且在他的授意下晓峰这支秘密部队只好接受任务。就算白波军在战场上无法杀掉晓峰,但是也可以消磨掉他绝大部分的兵力;如果运送的货物有失那么就算晓峰不死也要接受军法惩治。贾诩这条计策真是太毒辣了,晓峰分析过后不由得汗毛倒竖浑身冰凉。

晓峰能想到这步,其他人也差不到哪去。胡才看到满帐的人面色不善,于是昂然说到:“胡某知道此次冒犯军威,历来官匪交战斩其头目都是理所应当,将军不如成全胡某,给我留具全尸好了。”

“胡帅言重了。”晓峰摇摇头整理了一下混乱的思路说道:“我现在并不想惩治你们,而是想和你做一个商量,一个甜头大得不能再大的商量,如何?”晓峰说完这话,张辽高顺低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周颀的表情则有些兴奋。

“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这次白波军截获的密报内容准确,时间拿捏的恰到好处,这只说明了一点——那就是董卓军中有人想让我死!”晓峰看到胡才脸色有些吃惊,然后继续说道:“而白波军素来和官军作战一方面为了自保,一方面也是想有口饭吃,如果得知洛阳军运送金银粮草到长安一定不会错过这次机会。争斗之后两败俱伤,无论谁胜谁负最后我都会多少受些损伤,估计下面的路程我军将更不好走。”

“所以我决定单方面和白波军同盟,虽然这些人现在管教不严留有匪性,可是刚才在战场上我见到胡帅治军严谨进退有道,并且大贤良师的弟子应该不会出尔反尔,如果胡帅做得了主的话,那么我就说说这个甜头是什么。”晓峰看着下面众人说到。

胡才低头想了一下说到:“说实话,将军对我们黄巾遗卒如此态度确实令胡某感动。可是白波军乃是由数位头领共同率领的,现在我就算答应了将军的请求也难免其他人会后悔变卦的。”

“嗯,胡帅果然是诚信之人。那么我现在就谈谈我们两人结为同盟的事情怎样?”晓峰点头说到:“如果你答应的话,那么我可以将你的亲信归还于你,外面还有逃散的白波军数千人,我想如果你现在加快搜罗的话,还能达到万数。”

胡才抬起头想说些什么却被晓峰挥手打断:“我们这次确实运送了大批财宝,只要胡帅答应同盟,我便送你军珠宝首饰十车。你可以分给其他头目,也可以自己留用扩军,这样起码也对别人有个交代。今后每年我都会遣人给你送去军资,你有一万人马与我同盟我便送你万两黄金十万斛粮草,如果你们白波十万人众皆愿与我同盟,那么每年我便送你十万黄金百万粮草,这个甜头不知道够不够大?”(小说)

晓峰说完这话所有人都吃了一惊,胡才作为直接受益人更是目瞪口呆。其实晓峰所许的财物也只不过是这次运送物品的九牛一毛罢了,可是放在普通人眼中那就是一个价值不菲的天文数字了。

“将军如此抬爱白波军胡某惊恐。”胡才一鞠到底说到:“这次冲撞大人部队让您蒙受损失,胡某又怎敢讨要被俘属下,对于将军的条件胡某答应了,等下我便去搜罗外面流窜的余部听从大人调令,只不过胡某不知道作为同盟,我们应该怎样去做呢?”

“第一:今后白波军可以过河,可是绝对不允许攻击我,吕布和董卓的兵马,如果其他人带队那么便随你们怎样都好。第二:白波军必须与我守望相助,如果我军在白波军控制范围内受到攻击,那么白波军必须在道义上进行援手。当然无论结果怎样,只要我没死那么都会送出作战奖励,不会让你们吃亏。”晓峰说完这两点胡才拼命点头表示同意。

晓峰想了想微笑说道:“当然还有最后一点,我会交给你三千降卒,你赶快带着他们寻找旧部,三天后再打我们一次。”

胡才听后面色惊讶,张辽、高顺等人齐齐起身大叫不妥。周颀坐在一边欣欣然而笑说到:“诸公莫惊,我们应该庆幸才是,你们怎么还要大加阻拦呢?”

众人对周颀的话有些不解,周颀站起身走到晓峰面前鞠躬说道:“主公终于要趁势崛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