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参与庭院中比武的人越来越多。wWW。QUAbEn-XIAoShUo。Com花遗剑又一次潇洒地击落了酿月山庄庄主的剑,便拱手说让年轻的一辈露露身手。说罢,把自己的宝剑绀阿交给雪芝。雪芝大大方方地接剑,以从小便培养出的宫主架势挥了一下剑,向四周抱剑请赐教。

男人们怜香惜玉,女人们诚惶诚惧。

第一个上来的人,竟是一个不知名的峨眉女弟子。这位女弟子和别的弟子最大的区别,就是有一张漂亮的脸。只是漂亮的脸上,挂的是冷冽如冰的笑容。

虽然知道这只是切磋,但长时间的拼搏,以及自己的身份,时刻都提醒着雪芝:要赢。

刚出两招,让了两招,雪芝便摸清对方的武功底细。

峨眉派的人不喜欢自己,雪芝知道。不过在确定自己赢定了的时候,她下手还是比较温和。谁知她温和了,对方却咄咄逼人。若不是在奉紫的寿宴上,雪芝甚至会觉得,这女的想取自己性命。

剑锋,连续几次都擦着雪芝的脸过。

对方似乎根本不顾忌峨嵋派的形象,招招狠辣,几近癫狂。

最后雪芝挑掉了她的剑。

她重重跌在地上,眼眶很快变得湿润。然后她站起来,擦着眼泪,退到人群中。

所有人都被这个场面弄得莫名其妙。

雪芝准备去问她个究竟,一个人却落在她面前。

上官透以扇柄轻轻敲着手掌,笑道:“在下和雪宫主比划比划,如何?”

雪芝火气无处发,将绀阿剑高高举过头顶,俨然道:“求之不得!”

司徒雪天摇摇雪扇,轻松自如道:“这场比武有看头。你猜谁赢?”

花遗剑道:“难猜,两人应该实力相当。”

“错。你且看——”

话未说完,雪芝已经挥舞着绀阿,簌簌刺向上官透。上官透左躲右闪,毫无悬念地躲过了她所有攻击。

花遗剑迟疑道:“这……她这剑法算是哪个门派的?”

“我猜,这叫‘仇恨芝剑’。”

“仇恨之剑?”

“芝麻的芝。”

开始上官透的折扇完全起装饰作用,等同于徒手应战。雪芝双眼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发红,剑锋凌乱地在月下颤抖,却像是拔了牙的毒蛇,全然失了伤害性。不出几招,雪芝冷静下来,摇摇头,打算正经还击。但上官透已经占了优势,倏地撑开折扇,反手转腕交错舞动几次,绕得雪芝头晕。

花遗剑道:“这又算什么?”

“‘一品晕芝扇’。”司徒雪天笑道,“还是芝麻的芝。”

此时,上官透的扇子忽然脱手而出,在空中合起,上官透伸手一接,只见扇柄在空中迅速转了几圈,击中雪芝的手臂,不重,雪芝手中的剑却猛地震下,铿的一声落在地上。

雪芝刚上前一步,一把扇柄便压在了雪芝的脖子上。

她看着上官透,咬牙道:“多谢赐教。”

上官透拾起绀阿剑,双手抬着,放回雪芝的手中:“承让。”

雪芝扯了剑就走。

上官透也没久留,一比划完,立刻退下。

把剑还给花遗剑,花遗剑原想问她一下刚才比武的事,但看到她臭着一张脸,便没再多话。雪芝刚走几步,一个女子便拦下她。定睛一看,原来是刚才交手的峨眉女弟子。女弟子笑了笑,轻轻说:

“雪宫主,你可知道上官透方才为何要与你交手么?”

雪芝想了想:“不知道。”

“谁都知道,上官透和人比武的原因,只会是为了女人。就像很多年前的兵器谱大会,他为了林奉紫挑战穆远。”女弟子嘴角微微扬起,凑近雪芝的耳边说:“就像刚才,你伤了我。”

雪芝很想说这与我无关,但好奇心实在难捱:“为了林奉紫?”

“重雪芝,当初你那个不男不女的爹杀了舅舅,我早该为了他报仇,如今我武功却高不过你——”

话音未落,雪芝已经给了她一个耳光!

“你再说我爹一个不是,就会立刻死在这里。”

“我武功高不过你,却可以抢了你的男人。”女弟子捂着脸,淡淡笑道,“不管以后你是否和他在一起,他都曾经属于我,你会不会觉得很难过啊?”

雪芝憋着火气,耐心道:“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听来我和上官透有什么,但我想说的是,我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所以,你的私事,没必要交代给我听。”说完从她身边走过。

那女弟子又道:“你不在意我,总该在意林奉紫?”

这世界无聊的人有很多,所以,都喜欢做更无聊的事,来证明自己不无聊。

雪芝不和她纠缠,快步走入大厅,回到宴席上。

(全本小说网 www.QUA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