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景尴尬了。wwW!QuanBen-XiaoShuo!coM雪芝和上官透互望一眼,便各自和司徒雪天和花遗剑打招呼。花遗剑看了雪芝半天,才算认出了这个侄女儿,万年严肃的脸,也微微绽出一丝有些沧桑的爽朗笑容。司徒雪天倒是意气风发,拍拍雪芝和上官透,一个劲说俩孩子都好懂事。然后两人又开始问雪芝林宇凰在哪,过得如何,让他好歹出来聚聚。雪芝也一一回答。过了一阵,司徒雪天大概看出雪芝上官透的矛盾,便拽着上官透去别处。

花遗剑难得见了雪芝,也是拽着她到处介绍给自己的朋友。武当少林,峨眉华山,名门正派有头有脸的人物都一一见过,到林轩凤面前,花遗剑却只是淡淡一笑,简单说了几句,便算会过。峨嵋派的掌门起了很大的带头作用,所有弟子对雪芝都是冷冰冰的。别的门派,只要是男人为主的,一定对雪芝是笑脸如花。雪芝分外郁闷。

老大级的见完,就是在江湖中人际圈最广武功却一般的门派,平湖春园。这个门派和雪燕教差不多,也都是以女性为主。不过相较雪燕教的小女孩们,这些个女弟子要成熟得多。园主有两个,一是何霜平,一是何春落,是一对姐妹花,却是两个姐妹两个样:霜平是个四十左右的严肃女人,据说丈夫比她小十二岁;春落看去大概二十五六,绝对是如花般娇艳,如水般温柔。一见了雪芝,何春落立马笑着说,我知道,你是那个很风光的宫主,久仰大名。

雪芝却笑得有些僵硬。

两姐妹的名气显然没有她们的门派大。但何春落的名字雪芝早就听过,是因为她和上官透的传闻。

雪芝忍不住看一眼上官透。没料到他也在看自己,不过,嘴角带上了一丝有些嘲讽的笑意。

天怒人怨。

讨厌自以为了解女人的男人。

雪芝笑逐颜开,跟何春落聊起来。

而这个时候,月上谷的一个新弟子小声对上官透道:“谷主,你看到重火宫的宫主没?”

上官透隔了一会才说:“看到了。”

“她好漂亮。”那弟子凑近一些,小声道,“比跟你好过的那些女人都漂亮。你为什么不去跟她好?”

“没想过。”

“可是我觉得她和你好配——我从来不觉得哪个女人配得上谷主的。”

上官透又停了停:“不觉得。”

“这样好都不觉得?”

仲涛笑道:“光头是酸葡萄心理,不要再刺激他了。”

“狼牙,你管好你的女人再来说我。”

“我看你‘七天花丛游’的称号可以拆了。这雪芝你喜欢了快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到三年,我看你连别人小指头都没有碰过。笑我?我看等我和红袖成亲那天,你还追不到她。”

“我没有喜欢她。”

“可是她好像喜欢谷主啊。”那弟子插嘴道,“她已经看你很多次了。”

“真的?”上官透立即到处去找雪芝的踪影。

再回头的时候,仲涛的笑容已经变得无比邪恶。

等人都差不多到齐以后,林轩凤带领着众人到宴席厅用晚膳。

也不知道是不是触了霉头,月上谷和重火宫的桌竟是靠在一起的。雪芝甚至用眼角余光,都可以看到上官透。那瘦削的下巴,不论从哪个角度看去都无比立体的鼻梁,曾经一度迷恋的琥珀色瞳孔……此时看去,怎么看都有些不顺眼。汉将世绝二人站在他身后,□僵硬如同两具雕像。

最不顺眼的是,上官透安心坐着,仲涛便代替月上谷去向林轩凤敬酒。而一个女人很快端着酒到上官透面前,有些不自然地向他敬酒。雪芝一瞧那女人,气血上涌——那是采莲峰帮主杜若香。

又一个。

一顿膳食下来,周围的人说了什么,雪芝几乎都没听进去。她的眼睛就长在了一个又一个上前敬酒的女子,还有看去无辜实际最可恶的上官透身上。

不知道这一日跟他敬酒的女人中,有几个和他还保持清白关系的。

年纪大了些,她也渐渐明白,对很多人来说,一夜风流不过逢场作戏,过了,大家照样可以做朋友。原来会把男女之间的事想得如此神圣如此难得的,只是她而已。

就像上官透以前常说的,芝儿还小,长大就会懂了。

雪芝懂了。却永远也无法理解。

晚膳过后,便是酒宴。不喝酒,或者想要休息的人,都在厅外切磋武艺。

终于有机会摆脱看见上官透的阴影,雪芝二话不说出去看比武。但人刚一出去,便撞上了奉紫和原双双。接下来的情景便是,原双双缠着奉紫,奉紫缠着她。

不过还好,没一会儿奉紫以不舒服为由离开,原双双也跟着走了。但一转身,雪芝又撞上了上官透。

大厅旁,红廊下,两人都是白衣黑发,寒月影里,美得一如画卷。

雪芝立刻看着地面,从他身边走过。

因着月光,她垂眼时,睫毛在眼下洒落层层黑影,嘴唇上的胭脂掉了,淡淡的粉色却更加诱人。

上官透刚想跟上去,何春落便走过来,笑眼弯弯地和他搭话。

这一夜月白风清,晚风拂过画桥林塘。

原本非常美好的一夜,也被扰得心情烦躁。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