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此处无人,雪芝一定会赏给他一个惊天现炒热锅贴,但她无路可退。WWw、QUaNbEn-xIAoShUO、cOm丰城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人家在造出她和他的谣言时(全文字手机小说阅读$,尽在wap..cn(.cn.文.学网) ,他从来不澄清。

此时,一品透的未婚妻和丰大叔的情妇,她必须选一个。那肯定是选择前者。

上官透道:“对了,你们在聊什么,好像挺带劲的?”

白曼曼的脸都白了,干笑道:“没什么,就是妇人的闲话家常,上官公子不会感兴趣的。”

“原来如此,那请继续聊。”上官透看了一眼雪芝,“芝儿一到晚上犯困就喜欢乱说话,怕她给各位夫人添麻烦。在下先带走了。”

一帮人连连点头。

上官透轻轻扶了一下雪芝的肩,亲昵而不失礼节带着她出去。

一出门,雪芝就把他叫到无人的凉亭中。

“你用什么解释不好,非要说那种话。以后拆穿了怎么办?”

“到时候就说,门派利益问题,我们不能在一起。”

雪芝思考了片刻:“好吧。那我走了。”

“等等。”上官透连忙绕到她前面,“你就这样走了?”

“那你要怎样?”雪芝心情原本就很糟糕,此时拼命压抑,才没爆发出来,“今天是林奉紫生日,你不拿点时间陪陪她,那得显得多失礼?”

“……你都听说了什么?”上官透忙道,“你不要相信别人的话,那些都是假的。”

“你急什么?林奉紫不过其中一个,你还要花时间照顾那么多个。”

“你不肯跟我在一起,我跟谁好你又那么关心做什么?”

“我不是关心。刚才我与峨嵋派的弟子比武,不论输赢,都只是切磋。我没有伤她,你为什么要替她出手?”

“我不是替她出手。”

“那你是为了什么?”

上官透欲言又止,只道:“我不知道。”

“真没想到,你连峨眉的女弟子都要碰。”

“那是燕子花自己到处说我和她在一起,我和她根本不认识。多的我不想说。而且,慈忍师太是我大姨,我怎么可能去动她的弟子?”

“还是人家自己到处说和你有关系?”雪芝嘲道,“这天下有女人愿意和你的名字挂在一起么?”

“芝儿,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差。”

“在我心中你就是糟糕透顶。”

“我糟糕,你还败给我?”

“好啊,你不说还好!我还没跟你算刚才的帐呢,你乘人之危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侥幸而已,还真觉得自己胜了?再来比过!”

“你冷静一点。”

“你怕了?”

“你打不过我的,不要再闹了。”

“我说了,刚我是没有准备好。我们再比过!”雪芝提高音量,“我若再输,任你处置!”

“任我处置?”上官透突然认真起来,“这是你说的,不许反悔。”

“是!你去拿兵器来!”

上官透迅速撤离,竟在短短的时间内便赶回到后院。

黑夜。四下无人,环境寂静得有些可怕。

上官透扔了一把兵器在地上。

“你选一把。”

雪芝蹲下来,拾了一把最好的青锋剑。上官透挑了一把绿萝弯刀。雪芝踢开那些兵器,纵身跃入后院。

上官透也跃过去。还没站好,雪芝已经举剑,毫无预警地刺来。

上官透横手以刀锋挡住攻击,退了数步。

接下来,只听见乒乒乓乓几十声响,雪芝全力以赴的突击让人有些措手不及。上官透没有她那么大的杀气,下手毕竟要软一些,只是维持最基本的防御。

天如水,月如钩。

雪芝又一次使出了混月剑最后一式,且毫不留情朝着上官透劈去。

一声惊响。

两人都因为强烈的碰撞而后退数米。

上官透挥刀,以刀锋指地。刀身在快速而强力的力道碰撞下,已被砍出了无数个小缺口。

雪芝又一个纵身,自上往下,刺向上官透。

上官透跃起,跳到了房顶上。两人又交手数次,上官透收了几次手,又一次轻盈地在屋顶上跃过。

“就知道逃,算什么好汉!”

雪芝一路跑去,像是泄愤一样,踩碎踢飞了不少瓦片。两人你追我赶跑了数十个楼房,上官透看看前方,知道终于无处可逃。才有些犹疑地回头迎接雪芝的攻击。

开始只想着胜她。

但发现真正下手,非常困难。

房檐下,亭旁的小池中,波光粼粼,楼台月影,还有两条舞动的雪白倒影。

又攻击了数次。

当!

随着声响,半截刀旋转着飞了出去。

雪芝竟硬生生地将绿萝弯刀斩成两段。上官透依然下不了手,每次半截刀快要接近雪芝时,又怕伤了她,忙收了手。

雪芝却看不到这些,她就想砍了眼前这个混帐东西。

不过多时,又是一声巨响。

又有半截刀飞出去。

上官透手中拿下的便不再是刀,只是匕首。他看看手中的刀柄,忽然在手心一转,击飞了雪芝手中的剑。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