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芝原想跳出去捡,却被上官透横手挡住。wWw,QuanBeN-XiaoShuo,cOM

肉搏,她也不怕。

双手一握拳,又强硬地张开,一招“金风化日手”,直击上官透胸口。上官透握住她的拳,反手将她的手朝后拧去。雪芝再难翻身,于是一个后踢,击中他的膝盖。上官透吃痛,后退数步。雪芝乘胜追击,拳脚相加。上官透终于决定再不退让,开始回击。

刚开始两人的掌法还不相上下,但很快雪芝体力不足,力不从心。但她完全没表现出来,直到被上官透一掌击落屋脊,直坠入水池。

“芝儿!”上官透惊道,连忙跳下去救人。

刚落入水中,发现水还不是很凉,也不深,安心了些,开始在水中摸索着,寻找雪芝。但才一转身,雪芝猛地从后面扑过来。上官透听到了声音,反应及时,又挡了她数个回合。

“不要打了,算我输了还不行么?”

“不行!”雪芝怒道,“你连奉紫都不放过!你简直不是人!”

“我没有动过林奉紫。”

“你说的话,谁会相信!”

水花四溅,两个人浑身湿透,连发丝也都摇摆在水纹中。两人拳臂相击了许久,上官透的耐心终于到达了极限。他猛地抓住雪芝的手腕,把她拉向自己:

“你这醋吃得真是越来越没道理了!”

“你胡说!”雪芝给他说得分外难堪,竟随口扔出了一个自己都觉得很烂的理由,“我难过,是因为看到夏公子有了未婚妻,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这一回,上官透彻底没了声音。

水池的波光荡漾在两人的身上。

上官透的脸上,是寂月印下淡淡的银光。

“你竟然……还喜欢他?”

雪芝十分后悔,试图解释:“我,其实我……”

“够了。”上官透松开她,有些疲惫地喘气,转身离开。

“你等等,其实不是……”

雪芝吃力地在水中前行两步,抓住上官透的衣角。上官透站住没有动。可能人一到晚上,情绪都会有些失控。

她竟想都没想,便从背后抱住上官透。

刹那间,上官透浑身僵直。

雪芝紧紧搂住他。所有的行为都只是下意识的反应,她根本不知道如何开口。

上官透突然回头,徒然弯腰,将她横抱起来。

雪芝低呼一声,水珠顺着衣裳落下。

上官透快步游走到水池边缘,将雪芝放下在岸边。

湿透的白衣呈现出半透明状,池水勾勒出柔和而饱满的线条。雪芝摇摇头,还没坐起来,身体便被上岸的上官透压住。刚吃痛闷哼一声,尾音却消失在他强势的吻中。

可以控制的情况下,雪芝一般会推开他,然后给他一拳或一耳光。

但情形已经彻底失去控制。

不知道是怎么发生的。

上官透一手动作迅速地剥掉她的衣物,一手伸入她的肚兜,雪芝稍微迟疑了一下,却不似第一次那般排斥。

甚至……像是身体中有更多的火种,急切地呼唤着,渴求着,等待一把光焰将之点燃。

粗喘声在小小的无人庭院中,变得格外明显,无法忽视。

红窗轻摇,寒光动水池。

她双手紧紧抓着他的臂,在一声低吟中,又一次完完全全容纳了他的侵占。

池中的波纹越来越平静,月影亦越来越清晰。

上官透撑着她两侧的地面。在她看来,像是撑起了天。

她紧紧缠着他,身随着他的动作而剧烈的摆动,被饱满的**不断填充。在他熟练而霸道的启发下,沉积多年的□在一夜间燃烧。

这也是她第一次不经回避,如此长时间地与他对望。

他在不断灌注着疼痛和极乐。

冰轮万里。

茉莉花瓣展轻绡,茉莉花香随风飘。

仿佛连发梢都会战栗。她的精神与**所有的防备,在一次又一次的冲击下,溃不成军。

接近疯狂的缠绵,没有界限的亲密,两个人化作了两只失去理智的兽。

只有朦胧的感官告诉她,她四周飘舞着茉莉花瓣,她的世界被上官透拥在怀中。

沉寂而温暖的夜后,同一个山庄,不同的庭院。

午时过后,疯狂的笑声回荡在大院中:

“啊哈哈哈哈,谁告诉我说‘女人都是一个样,没上床之前拽得上了天,上了床都被我一品透制得服服贴贴’!哈哈哈哈哈哈,光头,你被女人从房里踹出来不说,对方还是你暗恋这么久的小姑娘!丢死人,丢死人啦!!”

上官透衣冠整齐,却精神欠佳,只坐在院子里安静地喝茶。

仲涛一边大笑,一边弯下身来看上官透的脸:“啧啧,这眼圈黑得,你不是三年前还在玩门派大混战么,还以一敌四呢!你不是可以叠罗汉还意气风发么?哈哈哈哈……”

上官透还是埋头喝茶。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