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声音不大,但足以让很多人听到。WWw。QuanBeN-XiaoShuo。Com雪芝的脸瞬间由雪白白变成通通红。她头一回有废掉烟荷的冲动。

仲涛在上官透耳边笑着说了一句话,上官透转目看向雪芝,淡淡笑了一下,便转身跟别人说话去。

原本灵剑山庄没有邀请上官透,上官透也不打算来。但丰城这年龄可以当上官透爹的人,却是上官同辈分的表哥。丰城说什么也要叫上上官透,还非要问个究竟,为何林轩凤如此排斥上官透。林轩凤说不出个所以然,上官透人情上也过不去,只好跟着丰城来了。

然而,仲涛在看到雪芝的正面以后,又是一脸激动地在上官透耳边说话。

上官透这一次连头都没有回。

雪芝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要说一点反应都没有,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和别人说着话也走神了不少次。

上官透来了以后,不少人都围过去了。一帮前来祝贺的灵剑山庄弟子都被忽略。那一帮弟子中,长得最像样的还是夏轻眉。他没变多少,还是三年前眉清目秀的脸蛋,外加一身飘逸的衣裳,微微扬着的嘴角旁,有一个小小的酒窝。

雪芝一瞬间有看到了故人的感觉,但碍于江湖上的闲言闲语,便只好站住不动。很快夏轻眉看见她,冲她笑了笑。雪芝也笑着点点头,却见他身边跟了一个少女,正挽住他的手,有些防备地看着自己,但也微微含笑。

那少女也就十七八岁的年纪,眼很大,眼角和眉角略微下垂,因此看去很温和。她头上别了两朵兰花发簪,一身粉红衣裳,挽着夏轻眉的手指甲也是微亮的粉红,水嫩得不得了。

当她和夏轻眉走到林轩凤面前的时候,很多人都在问林轩凤她的身份。

林轩凤笑得有些不自然:“这是柳画,轻眉的未婚妻,去年才入灵剑山庄的女弟子。”

柳画看去很温柔,实际性格固执,死活不肯入雪燕教,说要学剑就要在灵剑山庄拜师。为此原双双还对她有些不满。她并不是重雪芝那样的人物,地位崇高身手盖世,而且让人看了一眼就惊叹说此女美艳太具攻击性,几乎伤人眼;她也不像林奉紫,温婉高贵,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让人觉得此等绝色只应天上有。但是,她沉默少语,厨艺精绝,会做一百三十二种菜,八十九种汤,时常垂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首害羞,越看越耐看,是典型的完美妻子。喜欢上她的男人,没有哪一个不是陷入癫狂半死不活。

灵剑山庄庄内没几个女人。柳画在灵剑山庄仅待了两个月,不少表面追求林奉紫的人就偷偷跑来勾搭她。不过林轩凤知道林奉紫瞧不上那些浮躁的小厮,还满心觉得她最终会应了夏轻眉,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两个月前,一个令人诧异的消息传了出来:俘获柳美人的幸运儿,竟然是他挑中的乘龙快婿。

夏轻眉自入门没多久,一直到柳画入了灵剑山庄后几个月,都一直没有停止对林奉紫的追求,包括中途插入一个倾城重雪芝。但这才一转眼的时间,两人的婚期竟已定在年末。

这一会儿,很多人都不由自主地瞥眼雪芝和奉紫。

雪芝其实是最冤枉的一个。她不知道这里怎么会有自己的事。

倒是奉紫,嘴脸一直不大好看。没过多久,她就又一次偷偷溜到雪芝身边,小声道:“姐姐,柳画不是什么好人,你最好少理她。”

“你怎么知道人家好不好?”

“她是那种表面对你很好,底下咬你一口的人。不就是个夏轻眉么,以前也不是我的下饭菜。不开玩笑说,我现在只要一勾勾手,姓夏的保证连滚带爬回来。也就这柳画,还真当他是个宝。”

雪芝蹙眉:“我看你是心理不平衡。”

“姐姐,你不可以冤枉我的。而且,你以前不也喜欢他么。他喜欢你,我都没说什么。”

“我不喜欢他,他也不喜欢我。江湖人士以讹传讹,仅此而已。”

“唉,反正你要小心柳画。她是恨不得拿根铁索套住夏轻眉的脖子,缠他在自己身边。”

“人家的事,人家知道怎么处理。”

“哼。”奉紫噘嘴,“反正你从来没把我当回事,我不要理你了。”

“不理就不理,你少在我面前晃,晃得我心烦。”雪芝站远一些,突然看到进来的人,“花伯伯和雪天叔叔到了,我不和你说。”

雪芝快步走到门口。

谁知刚截下司徒雪天和花遗剑,上官透也过来了。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