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月以后,一个惊天动地的消息传遍了整个江湖:重雪芝找到了自己的父亲,重火宫原二宫主林宇凰,两人都回到了重火宫,意在重振重火,重新坐回武林霸主的位置。WWw,QuanBeN-XiaoShuo,cOM

随着大消息的传播,杂七杂八的小道消息也跟着传出来。有说重雪芝要修炼《莲神九式》的,有说重莲没死的,有说穆远其实是重莲私生子的,甚至有说重雪芝是在一个富婆的男妾中找到林宇凰的……雪芝听得气愤,林宇凰倒是一片释然。出道这么多年,早已彻底麻痹。

事实是,林宇凰带着雪芝回到了重火宫,原本准备叫上解语,但解语说月上谷那边忙不过来,就没有跟去。

雪芝在回重火宫之前,曾单独去过雪燕教,找到了林奉紫。奉紫看到她似乎很是惊喜,还说姐姐你竟然会主动来看我。雪芝直肠子性格,二话不说立即质问她在少林寺上发生的事是怎么一回事。结果林奉紫一脸无辜完全不明所以。雪芝只好作罢,心中对她又多了几分顾忌的同时,也猜想或许是有人嫁祸于她。虽然那一次死里逃生,但雪芝是第一次被人谋杀未遂,连续很长时间过着日子都提心吊胆。

回到重火宫以后,林宇凰没有立刻让她闭关,说来年春天开始修习比较好,还笑盈盈地说给了她一个修炼清单:

《混月剑法》《赤炎神功》《九耀炎影》修炼至九重;

《日落火焰剑》《浴火回元》《红云诀》中最少有两个到八重;

《水纹剑诀》《麒麟一剑》《星轺斩》全部四重,或者有一个修至八重;

《月中取火》《焱莲拳》《朱火酥麻掌》《无仙经月功》《八合神掌》《金风化日手》起码有一半至四重,或者全部修炼至两重;

《飞花心经》《帝念诀》《明光**》《清寒化月》《赫日炎威》起码有一半至四重,或者全部至两重。

雪芝看完清单,微微一笑说,二爹爹,你是不是打算关我三十年。林宇凰摇摇手指说,你大爹爹在十三岁的时候就达到这个水准了,十五岁的时候,重数翻倍;二十五岁的时候,重火宫所有招式内功,没有哪个是在八重以下。

雪芝微笑着说,二爹爹,大爹爹不是很正常,我还是比较正常的。

林宇凰重重拍了一下雪芝的肩,一脸燃烧着的斗志道,芝儿,身为重火宫人,就应该精通各大武笈,为门派发扬光大!

雪芝不高兴了,说凰儿自己都没练到这么多。

林宇凰笑嘻嘻地说,我没打算当宫主,我不练。

于是雪芝就开始用最后半年的时间,在重火宫内与长老们、护法们、资深弟子们,还有她近日主要的师父穆远打交道,汲取经验技巧,准备入关。最后,她的好学精神,还得到了林宇凰的大肆赞扬,特地批准她在次年参加兵器谱大会之后再入关。

日子过得却是相当的慢。

夏季一过,至初秋。

火伞高张过后,残留西风斜阳。

重火宫内红莲衰减,积流冷落。

接近山顶的闭关室已打扫干净,接下来的两年,都将只身一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人。这个时候,理应心如止水,惟一惟精,但雪芝却焦躁到自己都感到害怕。只是她掩饰得比较好,林宇凰又是根粗线条,便没有过问。

如此坐立不安的状况又持续了三个月,甚至到读秘笈都无法集中精神,雪芝终于告诉林宇凰,自己想去江湖上跟朋友暂别,打算独自行动。林宇凰笑说你这不是逃跑吧。雪芝拼命摇头,说一个月内一定会回来。

林宇凰放她走了。

暮雪纷纷,霜冷风凄。冬季的到来,洗清了凡俗,也带给世间万般萧索。

雪芝披着大红的斗篷,在风雪中骑着白马,一路奔向月上谷。

她只顾着赶路,却不曾想过见了上官透,要说些什么。

谢谢?

抑或是保重?

待她看到天星河的时候,鬓角沾满了雪,发也乱了。年轻的脸不经风霜摧残,鼻尖和双颊都被冻得通红。

然而,顺着河流走,她才发现一个很可怕的事实——她不知道月上谷的入口在哪里。

一头晕就跑出来,甚至没问清楚目的所在,雪芝气得几乎打死自己。

再往前方走便是无边无际的森林,上山是少林寺。如果上少林,除了跳崖,她找不到别的方法进入;如果入森林,她很有可能迷路。从这里赶回重火宫,又要隔很久很久。

雪芝租了一艘船,顺流而下。

两岸的景色在不断变换,雪芝聚精会神地看着周边的植物,心中越来越没底。

直到落了叶的紫荆进入她的眼帘。

再往前方看,大片的紫荆连在一起,到尽头便是山壁。

应该就是这里!

雪芝告诉船夫在这里停下,船夫非常惊讶地问她是否确定。她扔了银子就跳上岸。

她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往紫荆林里走。

半个时辰以后,天已经开始暗下来。

记得开始有人告诉她,进入紫荆林,只要直走就可以了。然而,她又想起,这里很快会添加机关和暗道。

雪芝心中大喊不妙,又照着原路跑去。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