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晚上到了月上谷,才会知道它名字的由来。WwW。QUaNbEn-xIAoShUO。cOm

初夏。

站在夜晚的谷底,远远看去,白月悬挂在高空,很大,而且格外明亮。所有的楼宇几乎都被枝繁叶茂的树木覆盖,流落地面一片片被割裂的月光疏影。

上官透和雪芝在水边散步,两人的影子在月色下若隐若现。

“还没考虑好么?”上官透摇着扇子,穿着他素喜的白衣,袖口裤腿略紧,因此人显得高挑而清瘦。

“你应该知道的,人一出来了,就再没心思回去。且不论闯荡江湖有多好玩,光是你、红袖姐姐、狼牙哥哥,都让我放不下。”

“傻丫头,你又不是去了永远不出来。”

“可是,可是我就是不想回去。”

“我还小的时候,父亲就告诉我,人的一生像是一本只能读一次的书,要走马观花地浏览,还是逐字逐句地阅读,都要看你自己。或许这本书的内容你不喜欢,或许有的情节你实在无法忍受,但无论你怎么看,你都只有一次机会。芝儿现在在江湖上过得惬意,因沉迷于一时的享乐而快速翻过了最重要也是最枯燥的几页,不知以后会不会后悔?”

“我知道你的意思。”雪芝垂下头,“可是如果我去了很长很长的时间,出来的时候,你们会不会都不记得我了?”

“原来是怕这个。”上官透笑得极爽朗,“狼牙我不清楚,他把所有女人都看成物体。红袖肯定记得你。”

“那,昭君姐姐呢?”

“你说呢?”

“肯定会的。你比狼牙哥哥还恶劣。”

上官透沉默一阵子:“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没告诉你,我认为也不是很重要。”

“什么事?”

“我认识你二爹爹六年有余。这六年内,他没有哪天不提起你。”上官透合了扇子,意味深长道,“倘若被提了两千多次的人我都能忘记,那我真该怀疑我的年龄了。”

“不会吧?”雪芝睁大眼,“他都说我什么了?”

上官透想了想,道:“两千多次,重复的和没重复的内容……嗯,基本上在见你之前,你这个人我算是完全认识了。所以认识你以后,也没有觉得太陌生,除了外表和我想象的不大一样。”

“你想象中我是什么样的?”

“大概要高一点,温柔一点吧。”

“你——”

“然后,没这么漂亮。”

雪芝火气瞬间熄灭,小声道:“昭君姐姐……觉得我漂亮?”

“现在你才十七,就这么漂亮了,不知道过几年会变成什么样。我想能娶你的男人,一定会很优秀。”

雪芝在这方面很容易害羞,几句就脸红了,又迅速转移话题:“那等我重出江湖的时候,昭君姐姐会不会已经嫁人了?”

“是透哥哥。”

“好吧,透哥哥会不会已经嫁人了?”

“这种事谁也说不定,不过我暂时没有娶妻的打算。既然芝儿都要开始努力了,我不努力又怎么可以?”

雪芝握紧双拳,抬头看着上官透:“好!那我们一起努力!”

上官透微微笑道:“嗯。等芝儿出来,武功变得高高的,透哥哥一定会再带芝儿行走江湖,玩遍大江南北。”

“然后行侠仗义,变成最出名的一对侠客兄妹!”

“好。”上官透笑出声来,“如果你喜欢,我们还可以找行川仙人要点药方子,去山林幽谷采药,再让狼牙和红袖帮忙炼药,一起拿到大城市去替人看病,或者卖高价赚钱。”

“那,那不就是我梦寐以求的——药草商人兼无踪神医吗?”

看到雪芝闪闪发光的眼睛,上官透忍笑忍得蛮痛苦。林宇凰早说过,这些类似于家家酒一样的买卖药草,雪芝从小就特别喜欢,甚至还在琉璃的汤中下了两斤巴豆,打算让他求自己开药方子。结果琉璃没求她,直接住进茅厕。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她还是一点都没变。

想到这,上官透突然道:“今天也比较晚了,芝儿去睡吧。明天一大早还要动身呢。”

“啊?这么快?”雪芝看看上官透,小声说,“那,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要求?”

“但说无妨。”

“我想,我……”雪芝意识到自己的手都在微微发抖,“我想抱一下透哥哥。”

上官透愣了愣,轻声道:“好。”

雪芝一下扑到上官透的怀中,紧紧地抱住他。

“透哥哥,请不要忘记芝儿。”

上官透微微皱眉,轻轻抚摸雪芝的头发:“绝对不会的。”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