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他不愿给她承诺,甚至说得残酷而傲慢,奉紫却高兴地跳起来,笑得没了眼,合不拢嘴。Www!QuanBeN-XiaoShuo!cOM

她相信,只要自己努力,一定可以得到穆远。

接下来的六年,她一直陪伴他。为了他,她曾经与林轩凤大吵数次,离家出走数次,在找到穆远后,他却数次以“还有事要做”这样简单的理由,将她冷落在街头

从小娇生惯养的奉紫无数次受不了这样的待遇,想要放弃。但是每次都是在要开口时,被他一两个温柔的举动弄得不忍继续。他不是对她不好,只是不懂甜言蜜语,而且,只要遇到和重火宫有关的事时,她就永远是排在最后位。

她甚至为了挽留他,曾经想过委身于他。可是穆远就真成了木头人,每次都毫不犹豫拒绝她。

她原本以为这样的状况会维持很久,最糟也不过如此。但没料到,仅过了半年时间,在她一味的退让后,他竟因为她没有为自己缝补衣服这样的理由,打了她一顿。她终于忍无可忍,捂着发青的脸颊说,我们完了。

而穆远大概永远都不会料到她会想离开他。他在一夜间变得温柔而多情起来,不仅跪下向她道歉,花很多的时间陪她,甚至很快和她发生了最亲密的关系。

奉紫知道穆远的为人。他这么做,一定是表示他会对自己负责。

但直到第四年年末,她才知道,自己在这个人身上白白浪费了五年青春。

雪芝态度稍微一转,穆远便昏头。很快,他便向雪芝求婚,雪芝很痛苦地答应。

奉紫知道雪芝不爱穆远。完全不爱。

因为这些年,她一直都有探望雪芝。雪芝一直跟着上官透同居一室,无论去了多远的地方,都会在半个月的时间内回重火宫照顾他。最开始她情绪很不稳定,而且常年处在自责和悲伤中。但是渐渐的,她开始习惯上官透新的模样,并且决定重新开始,与他平平淡淡地生活。

可是,就在去年年底她再去看雪芝的时候,她发现雪芝精神很不好,整个人都病怏怏的,还瘦了一大圈。只要一提到上官透,雪芝就会转移话题。

至始至终,她爱的人只有上官透。

年初她却突然和穆远成亲。最荒谬的是,她根本不知道奉紫和穆远的事。

穆远最看重的并不是重火宫。在他的心中,只要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有重雪芝,她林林奉紫就永远是第二位。

她一度将雪芝和上官透的爱情奉为信仰。有一次她去重火宫探望雪芝,上官透正坐在朝雪楼外面,双目紧闭。而雪芝站在梨花树下,面容妩媚,一身素白如同出尘的仙子。她走过去对上官透说,相公,奉紫来看我了,我要进去招待她吃点东西,你还想在这坐一会儿么。上官透点点头。雪芝说,我先去给你拿件衣服,外面凉。说完在他的额心上轻轻吻了一下。这只是他们夫妻生活中很平常的一幕,奉紫却莫名泪流满面。

雪芝和穆远成亲之后,她又去过重火宫。那时雪芝正在接待几个其他门派的客人,打扮得花枝招展,一身艳红的衣裳长长垂落在地,金玉发钗在阳光下灼目闪烁。

她走过去,努力保持平静,逼问她为何要和穆远成亲。

雪芝愣了愣,道:“因为我喜欢穆远哥。”

奉紫道:“不,你一直喜欢上官公子的。”

“妹妹,你要看清事实,这样一个残废的人,我伺候了这么多年,已经仁至义尽了。责任和爱情是两回事。”

“可是,你不喜欢穆远。”

“是你不希望我喜欢他。不是我不喜欢。”雪芝笑得很妩媚,“好妹妹,你站在姐姐的角度上想想,如果你喜欢的人变成上官透那样,你还会爱他么。”

“会。”

雪芝瞬间闭眼,转身背对着她:“可是,我爱的是武功卓绝,风流潇洒的上官透。对着那样一个废人过五年日子,已是我的极限。”

“奉紫。”蔡诚也跟着站起来,“平时你如此娴淑体贴,为何一牵扯到你姐姐,你就……”

“那是因为我在乎你。”林奉紫冷冷扔下句话,出大厅。

重火宫。

朝雪楼。

满目樱枝,繁花飘落。薄薄的烟雾笼罩着树林,樱花雨迷人而轻柔,轻柔如同情人的眼波。

在这片花林中,一个红色的身影飞速穿过。

艳红的绸缎,银白的弯刀,女子长发轻扬,却舞出了极其阴柔飘逸的剑法。纷繁的樱花瓣中,若隐若现的是一张美艳之极的脸,还有眼角上扬的深黑双瞳。

乱刀舞起,闪烁的却仿佛是剑影。凛冽的光芒向前方直劈,隔着一颗完好无损的樱树,一片石林轰然坍塌。

同一时间,树林中响起了掌声。

女子握紧宝刀,看着前方的树林发怔。她浓密而稠黑的长发间,系着几缕泛黄的小辫子。她一直出神,直到身后的声音响起:

“宫主好身手。”

雪芝深吸一口气,回头笑道:“穆远哥。”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