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后的春天。wWw。QuanBeN-XiaoShuo。cOM

大地回春,垂柳千条。新燕剪尾,桃李飘香。

原本是最为惬意的时节,武林中的气氛却格外剑拔弩张。眼见一年一届的兵器谱大会又要开始举办,正儿八经在讨论这事的人,又没几个是光明正大的。

长安——

“大哥,兵器谱大会,去么?”

“不去。”

“以往你不是最喜欢参加些比武大会的么,怎么这两年都……”

“还能因为什么?重火宫啊。他们去了谁还愿意去。”

“大哥,小声点,隔墙有耳啊……我说,他们再厉害,你打你的,有何干系。”

“小弟,我可是玉镖门的。玉镖门目前状况就是:任人宰割。重火宫和画剑庄都在抢着宰,去还是被宰,不去了。”

“不过这两年重火宫真是,唉……”

洛阳——

“今年兵器谱大会,不知道排行会怎样?”

“知道。兵器第一,重火宫混月剑。武秘第一,重火宫沧海雪莲剑。”

“重火少林不是一直对抗得很厉害么,怎么最近重火宫势力发展这样快?重雪芝不是根本没有在江湖上露面么?”

“有穆远出面就够了,非要让那女魔头出来掺合你才高兴不成?”

“天下不安,人心惶惶啊。”

苏州——

“狼牙,重火宫这两年的实力真吓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只不过是恢复以前的样貌而已,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可是这一点也不像是雪芝妹子的作风。难道一品透出事?”

正如江湖人所说,在重雪芝继承宫主之位之后,重火宫的形象有所转变,开始渐渐被世人所接受。但这样的状态没有持续多少年。

地狱阎殿,人间重火;神乃玉皇,祗为莲翼。

——这是多年前,人们形容重火宫的话。如今,又一次被人们广为流传。

重雪芝,在她丈夫残废五余年内都一直沉默,渐渐淡出江湖。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然而,第六年年初,她却突然改嫁穆远,并且性情大变,张牙舞爪地复出江湖,以支援的借口吞并了大大小小二十余个门派。

如今江湖上能够牵制重火宫的,除了少林以及几个联盟的大门派,再无他者。

重雪芝与穆远成亲后一个月,早已变成老姑娘的林奉紫下嫁武当三弟子蔡诚。蔡诚对重雪芝有意多年众所周之,且妻子早逝,所以林奉紫的婚礼举行得并不是很风光。

这一日,武当例行议会结束后,蔡诚回到家中,一脸心事重重的模样。林奉紫立刻上前端茶送水,往相公身旁一站,那是十足的温婉可人。

蔡诚依然如同以往,举止贵气,面如美玉。他喝过茶,喃喃道:“华山……恐怕要撑不住。”

林奉紫微微一笑,在一旁替他削苹果:“怎么说?”

“丰掌门传话,已经确定副掌门完全叛变重火宫。现在华山有两成的弟子投靠了重火宫,五成和重火宫交往甚密。”

奉紫脸上依然保持着笑容,声音也是软软的,只是顿时冷了个调:“官人说的这些事,奉紫是一句也听不懂。”

“总而言之,如果华山垮台,武当也不远了。”

“官人可憎恨姐姐?”

蔡诚一时哑然,略显尴尬。

奉紫哼笑道:“姐姐一直是这样。无论她犯了多大的错,做了再多不可饶恕的事,总是有那么多人向着。即便此时的她已经成了武林公害,官人却依然对她念念不忘,不是么。”

“当然没有。”蔡诚揽住奉紫的肩,柔声道,“我现在心中,只有你一个。”

“倘若姐姐此时再来找你,说要跟了你,会不要她么。”

蔡诚怔了怔,又笑道:“自然不会。”

“那很好。”奉紫把削好的苹果往篓子里一扔,站起来,“我先回房歇息了。”

“娘子。”

奉紫不搭理他,径直往前走。

六年前上官透残废后没多久,亲眼目睹重了雪芝的痛苦。雪芝一天到晚就抱着适儿发呆,失神地问自己,为何当初不对上官透和显儿好一些,不管出了什么事,她都应该包容才对。奉紫还亲眼看到雪芝亲吻上官透那张烂到惨不忍睹的脸和嘴唇,感到恶心的同时,却又觉得深深震撼。

在这个风生水起的江湖,有太多的不确定,谁也不知谁将来会变成什么样,谁也不知道是否会在第二再看见谁。奉紫终于鼓起勇气,向穆远告白。

她约他在重火宫外的枫林见面。

至今她还记得,那一天风很大,翻卷了整片枫林。丹红的叶片犹如熊熊的火种,无边无尽地燃烧重火境。他自枫林深处走来,一袭深青色的长发系在脑后,在空中飘舞,面容干净而漂亮,令她怦然心动。

几乎不愿意去回想自己是多么失态和语无伦次,反正,让他知道自己的心意。

穆远不是装傻的人,亦不懂得如何婉转地同姑娘说话。他只淡淡地说了一句话,说完便离开,不给她任何还价的余地:

“我不喜欢你。但你是宫主的妹妹,我不会完全不理睬你。”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