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花的话音刚落,所有人都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Www!QUAbEn-XIAoShUo!cOM

原双双猛地一拍桌,站起来尖声道:“你在胡说什么?”

终于,在大家都目不转睛盯着燕子花的时候,她又说道:“那一年林奉紫只有十岁。”

“住口!”重雪芝也不禁打断道,“燕子花,你和上官透有什么瓜葛,是你们之间的事,但是林奉紫是无辜的,你怎么可以这样随便乱说话?”

口上这么说,却底气不足。

只是她相信,事情不是这么简单。

“你不相信,就亲自去问一下上官公子。”燕子花嘴角扬起,直视上官透,“上官公子,今天我敢把这件事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是因为我有证据。您是要我把证据拿出来呢,还是自己承认?”

上官透早就料到这一日会到来。只是来得太急太快,快到让他猝不及防。

他几乎已经记不住上一回手足无措是什么时候了。

重雪芝逼视上官透,却拼命忍住接下来要问的话。她紧紧抓住桌子角,尽量转移目标,微笑道:

“燕子花,你的目的是什么,我不知道。但是现在不是讨论这种无聊话题的时候。整个武林陷入危机,我们还是说说别——”

“再是陷入危机,也不急着这一两天。”星仪道长站出来,“燕子花,你说你有证据说上官谷主做过那种大逆不道的事,还请先把证据拿出来给大家瞧瞧。”

燕子花依然一脸微笑:“上官公子?”

几百双目光纷纷扫到上官透脸上。

上官透不说话。

“上官公子,你先告诉我,这件事你是做过,还是没做过?”

“够了!”

说话的人是林奉紫。她头冒虚汗,整个人似乎都快站不住脚,声音微微发抖:

“请大家不要再提这样的事,我本人不乐意听见。”

星仪道长道:“林姑娘,事关重大,如果上官谷主真的做过这样的事,我们是万万不能再倚靠他的。”

丰城道:“上官老弟,你就说实话,我们都相信你。”

根本没有人理睬林奉紫。她捂着脸,连续后退数步,一下坐在地上。

“谁再继续这个话题,就是和重火宫作对!”重雪芝忍无可忍,抽剑,指着燕子花,“你若再多说一个字,我就杀了你!”

“身正不怕影儿歪。雪宫主,我能理解你。若这事大家都知道,将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来你恐怕没法风风光光嫁给他。但,你的事和整个江湖的事,哪个更重要?”

雪芝正欲动手,林宇凰突然道:“小透,这个事是真的还是假的?”

雪芝再无精力对付燕子花,只看着他们。

在场所有认识林宇凰的人,都没有看到过他这样认真的模样。

上官透看着他的双眼,却如何也开不了口。

林宇凰又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许久。

呼吸都似要凝固在空中。

上官透轻声道:

“是真的。”

话音刚落,就挨了林宇凰一拳。上官透重重后跌几步,撞在墙上。林宇凰指着他,气得浑身发颤:“你竟然对奉紫——你还敢追雪芝,好小子,你带种。”

雪芝走上去,道:“二爹爹,不要再说了,我们先离开这里。”

“雪芝!”林宇凰压低声音,“他对你做了什么,你以为我不知道?”

雪芝脸色大变。

林宇凰又狠狠打了上官透数拳。上官透没有还手,只是抬眼紧紧望着他:

“过去的事没办法改变,我不会推脱责任。但是我对雪芝的心意,天地可鉴。”

“你还有脸提我女儿的名字?”林宇凰继续猛揍上官透,“以后不要让我看到你!”

虽然大家都没听到林宇凰说的话,但是看他这样气愤,再加上燕子花和重雪芝的对话,也猜出了个大概。

就在这时,一个爽朗的声音响起:

“二宫主或许有所误会,上官谷主确实对宫主有意,这与宫主却毫无关系,毕竟全天下喜欢宫主的人多了去。”

所有目光都转向了门口。

门口站着的男子披着黑色镶红大氅,英眉飞扬,一头青丝高束脑后,细碎的刘海随着大氅在狂风中翻飞,腰间一把紫鸾剑,碰着玉佩,发出清脆声响。

林宇凰停下来:“……穆远?”

穆远朝着林宇凰拱手:“见过二宫主。”

燕子花冷笑:“自己人肯定帮着自己人,穆大护法还在解释什么?”

“如果没有小人捣乱,我也犯不着解释。”穆远淡淡笑道,“我今天要说的是,莲宫主早已将宫主许配给我,宫主不会想要嫁给别人。燕姑娘可以自行猜测别人的关系,没有人会介意,但是不要再在此处危言耸听。”

(全本小说网 www.QUA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