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诸位光临月上谷,上官某人实是受宠若惊之至。wwW!QUanbEn-xIAoShUo!coM不过既然这一次大集是丰掌门发起的,就请他来向大家声明一下这次的大集的安排。”上官透往旁边让了让,等待丰城上去发言。

上官透说话的时候,林奉紫总是低着头。

丰城离座,走到人群最前端,朝各大门派的人拱了拱手:

“相信各位朋友来到此地,也都已经听说了‘莲翼’重现江湖一事,而且这一回情势更加严峻——”说到此处,他的目光缓缓扫过每一个人,“因为我们之间,无人知道这两本秘籍在何人手上,甚至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已经知道了秘籍内容……”

丰涉一到月上谷就接受了殷赐的治疗,此时此刻鼻梁上还卷着纱布,便一直在看着丰城,面无表情。

林宇凰瞥了一眼重雪芝,朝她眨眨眼睛。

雪芝点点头,再看看上官透。上官透却不多看她一眼,只是微笑着听丰城说话,默默点头。

突然,丰城道:

“不知道雪宫主有何妙计?”

重雪芝站起来:“实不相瞒,家父曾经针对《莲神九式》谱写了两本秘籍,说如果修成,必能战胜‘莲翼’。”

倘若说这句话的人不是重雪芝,这一定会是个很好笑的笑话。

但是,谱写秘籍的人是重莲。

重莲是最了解《莲神九式》的人。

无不惊讶,却也无不信,更无人闻之而不心动。

慈忍师太道:“那么……这两本秘籍现在在何处?”

“我这里只有一本《三昧炎凰刀》,另一本《沧海雪莲剑》已经遗失。”

“为何会遗失?”

“这……”雪芝看一眼林宇凰,林宇凰在底下拱手连晃。雪芝清了清嗓子:“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找回这本秘籍。”

“天下之大,要寻找一本不知如何丢失的秘籍,谈何容易?”

丰城道:“师太切莫着急。如今我们要做的事,是抓出罪魁祸首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莲神九式》固然可怕,但以众人之力,摧之必然易如反掌。”

星仪道长道:“只是在捉出元凶之后,秘籍该如何处置?”

“还请交还给重火宫。”

“‘莲翼’乃是武林至邪之物,怎么可能再交还给重火宫?”

“若不归还,重火宫将会退出此次大集,并且会极力阻止。”

慈忍师太道:“雪宫主,这话若是出自令尊之口,想必还会有一些分量。”

“我十七岁不敌师太,现在可未必。”

“公道自在人心。雪宫主或许可以打过贫尼,但在场所有人,能打过么?”

重雪芝还未说话,上官透便道:“师太此言无错。不过,‘莲翼’原本属于重火宫,若我们强行抢之毁之,恐怕于情于理都不大妥当。依在下看来,不如将之归还重火宫,但是自此不允许任何人修炼,以祸害武林。”

“上官谷主这时再护着雪宫主,恐怕不好吧。”

“在下所言皆自肺腑。”

“师太,此言差矣。”丰城摆摆手,“我这小表弟一向风流倜傥,但在大事上从不马虎。”

慈忍师太道:“敢问月上谷二谷主高姓大名?”

重解语道:“妾身解语。”

“你不是二谷主。”慈忍师太指向林宇凰,“他才是。”

“我才不是。”

“你是。”

“我不是。”

“你是!”

“师太,你干嘛老说我是,我也希望我是,可我不是。如果您硬要说我是,那我就是好了。”

慈忍师太指着他,半晌没说出一个字。

释炎道:“老衲以为,若重火宫真能认明大义所在,武林中人必定对其另眼相看。要不要将之归还,还是要看重火宫的造化了。”

雪芝很不喜欢释炎的说话方式,但见他也算是帮着重火宫,便闭嘴不说。

慈忍师太有些不甘,但和旁边的人低声议论了片刻,还是说:“既然释炎大师这么说,峨嵋派也没有异议。”

接下来,几个门派都先后商讨,表示同意。

丰城道:“既然大集是在月上谷召开的,那么,这一次大集的聚集地也选在这里,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释炎方丈和慈忍师太先点头,事后其他门派也跟着表示没有意见。

丰城低声道:“这么年轻就让人觉得非常可信,上官老弟,你还是第一个呢。”

上官透微笑道:“过奖。”

在大家都一致通过,准备下一步的计划时,一个女子的声音传出来:

“我反对。”

哄闹声渐渐小了。

在场人的目光都渐渐聚集到了峨嵋派的一个女弟子身上——她在那一群人中,是最漂亮的,但是面容有些凶恶。

大门敞开,狂风几乎摇断树的腰肢。

燕子花走上前去:“上官透其人卑鄙无耻,不足以成为大集领头人物。难道在场的诸位,都不好奇林庄主避免来此大集的原因么?”

丰城迟疑道:“你在说什么?”

上官透的脸色渐渐变得苍白。

风停了,大厅内鸦雀无声。

燕子花一字一句道:

“上官透被赶出灵剑山庄的真正原因,是他□了林奉紫。”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