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明是孩童的模样,说话却像个慈祥的阿姨。Www!QUanbEn-xIAoShUo!cOM这种感觉真是说不出的奇怪。

这个时候,忽然群众开始低呼。

众人抬头看去,发现台上原本在比武的人消失了一个,倒下了一个。倒下那一个原本占了优势,这会儿却躺在台子上,脸上长满了五颜六色的泡,已经断气。

很多人看到以后都忍不住发出干呕声。

重雪芝恶心得脸都扭了。

死在台上的并不是什么大人物,却是华山的弟子。玄天鸿灵观这下挑了个大梁子。英雄大会上连续六十年内,都没有发生过蓄意杀人的例子。作为这一回英雄大会的首席主办人,少林方丈释炎已经上台验尸,开始追究责任。

雪芝再一回头,发现满非月和那一帮妖男都不见了。

华山掌门丰城已经带着其余弟子杀出去,释炎方丈宣布,玄天鸿灵观将在接下来的十五年内都将失去参赛资格。

整个大会的气氛僵硬了不少,但仍在继续。

琉璃看着被人们用布包着拖下去的尸体,咂嘴道:“真没看出来,那个小孩武功这么菜,真铆起劲来,下手够狠的。”

朱砂道:“跟着满非月混的人,有几个不是这样?”

雪芝道:“满非月只是个小女娃而已,怎么……”

“她不是小女娃。她只是从小就练毒功,到十二岁的时候不知道吃到了什么怪毒,之后身材就再也没有长大,满非月对她的皮肤和身材特别在意,特别向往变成十**的风韵少女,于是更加努力地尝试解毒,谁知身材毒解了,她早过了发育的年龄,不能长高不说,肤色还变成了你看的那样。她的鸿灵观里,弟子都是男人,下人都是女童,还都是比她小的。一旦长得比她高了,或者胸部比她大了,都会被她毒死。”

琉璃道:“这样的人还真难找。”

“总之,少宫主你要小心她。这女人看上去温柔,实际很可怕的。”

重雪芝根本没有在听。她的目光一直凝聚在灵剑山庄和雪燕教那一块。奉紫似乎被那尸体吓着了,一直缠着林轩凤的手臂撒娇,弄得她周围的长辈包括师兄妹都在哄她。其实雪芝早已习惯她这个样子,但一看到身为老爹的林轩凤一边安抚她,一边抚摸她脑袋的样子,雪芝突然特别难过。

朱砂伸手在雪芝面前晃晃:“少宫主?”

雪芝拾起宝剑,倏地跳到台上。

台上空了好一会儿。她这一出场,成百上千的双视线都扫上来。

“重火宫重雪芝!”重雪芝向四周拱手,然后转向林奉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紫,“请雪燕教林奉紫上台赐教!”

奉紫略微有些吃惊地看上去。

灵剑山庄很多新弟子都在问,台上那个英气风发的锦衣少女是什么来头。

见她不耐烦地跺脚,夏轻眉也禁不住道:“这姑娘性格真刚烈,奉紫,你还是小心点。”

奉紫抿了抿唇,接过鞭子,慢吞吞地磨上了擂台,朝雪芝福了福身:“姐姐。”

重雪芝站得笔直,用剑锋指着地。气氛霎时剑拔弩张。

会场旁边依然有大片大片的赌铺,这一场却没有人下注。两个女子都是新人,而且都是十来岁的年纪,也不知为何互相嫉恨成这样。

“这还用猜么?当然是为了男人啦。”一个大叔颇有经验地摸摸胡子,“一看那个脸蛋特别漂亮但是神态凶恶的少宫主,就知道她是被温柔的那个什么奉紫抢走了男人。女人和女人之间,是不存在什么深仇大恨的。”

众人一听这说法,豁然开朗。都纷纷学他的样子,神经兮兮地摸下巴。

但是,这个男人是谁呢?

众人开始在会场上寻找青年才俊。无果。

台上已经打了起来。

雪芝的集体荣誉感特别强,一和人动手,一般都会使混月剑。

《混月剑法》和心法《九耀炎影》已经变成了重火宫弟子人手一套的招牌搭配。只要修炼至一半,在江湖上都算是一等高手。但这两本秘笈上手容易修炼难。把混月剑练到顶重九重的,近五十年只有七个人:上两任宫主,宇文长老,砗磲,海棠,水镜,穆远。活着又能使用的,只有砗磲,海棠,穆远。然而,将两本秘笈都修炼至最顶重的,近些年只有两个人,重莲,穆远。

雪芝混月剑修至七重,九耀炎影五重,已经把奉紫打到相当吃力。奉紫身法很快,反应也很及时,但雪燕教原本就是辅助灵剑山庄的教派,招式稳劲,但比起重火宫快而凌乱的剑法,实在没有什么杀伤力。林奉紫躲来躲去,很狼狈。

十月的高空,开阔而辽远,却又特别低。兵器碰撞的声音,仿佛在云层间,都会振出回音。

最后,雪芝一招赤炎神功,击落了林奉紫的长鞭。

长鞭飞出去的时候,鞭尾在林奉紫的颈项上划了一条长长的红痕。

雪芝张大口,上前一步,却听到身后的方丈宣布:“重火宫重雪芝胜。”

林奉紫又冲重雪芝福了福身,捂着颈项,头也不回地下了擂台。

雪芝突然有些后悔。

她刚准备下台,就有人手持细而长的剑,跳上擂台,朝她一拱手:

“请重火宫少宫主赐教。”

于是,开始预言的大叔,以及众多神经兮兮的人们,发现了事实的真相:

原来那个幸运男人,是夏轻眉。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