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回轮到雪芝吃惊了。wWw。QUanbEn-xIAoShUo。cOM

跟灵剑山庄的人不曾交手过,夏轻眉的身手她也没底,外加听说他前次比武表现出色,她更是有些紧张。重雪芝发泄紧张的方法,从来都是变得更加凶猛。

只听见唰的一声响,她手中的利剑仿佛要划破空气。雪芝脚下迅速踏下两步,在电光石火的一瞬闪到夏轻眉面前,即时展开猛烈的攻击。

起初,夏轻眉对她频繁的攻击招式还有些应接不暇,连退连守好几回合。很快恢复冷静以后,夏轻眉依然没有大肆出招,只是将剑背在身后,用右手两指和她交锋。这样近的距离,每次雪芝的剑都像是会刺中他,但夏轻眉总是会在千钧一发的一刻躲开。

朱砂道:“夏轻眉在做什么?玩家家酒么?”

千金难开尊口的砗磲突然道:“大护法请下定夺。”

穆远道:“我上。”

朱砂道:“你们在说什么?”

海棠道:“赢了夏轻眉就撤退,千万不要恋战。”

穆远道:“好。”

朱砂道:“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

“这一场少宫主输了。”琉璃指指夏轻眉,“姓夏的使的是灵剑山庄最恶心的招式迎神指,这一招只能接招不能出招,但专门用来自保和试探敌方虚实,对付性格冲动的人来说,尤其好使,甚至可以在试探过后一招击败对方。但对付冷静和武功比他强很多的人,就无能为力……”

结果琉璃话还没说完,台上兵器当当响了两声,雪芝的剑便以非常美丽的弧线飞到了四大护法面前。

释炎宣布:“灵剑山庄夏轻眉胜。”

几人一起看看那剑,默了。

雪芝捂着发痛的右手,有些窘迫地走下台。

夏轻眉还站在台上,仿佛已经料到会有人继续挑战。

穆远拿出拭剑布,抽雪芝的剑,利索地在上面一抹。刚准备纵身跃上去,一个雪白的身影却以驱风之速蹿过人群,落在大红擂台中央:

“在下想和夏公子比划比划。”

轻功好的人很多,但是这人的身法竟然比他说话的速度还快。雪芝甚至还没走到阶梯旁。

也直到他站定后很久,不少人才反应过来有人上去了。

海棠怔怔道:“你说,他和宫主比,谁的速度快?”

琉璃道:“当然是他了。”

海棠道:“我说的是莲宫主。”

朱砂道:“那当然是宫主了,谁能比我们宫主速度快?”

海棠道:“你确定?”

“不知道,别问了,你知道谁都比不过宫主的。”

“……”

台上的人穿着雪白的长斗篷,手持宝杖,背脊挺得笔直。远远看去,那身材真的是一幅养眼的画卷。可惜戴着帽子,所以只能看到白皙的鼻尖。

夏轻眉拱手,有些疑虑:“请问阁下姓名?”

“这不重要。”台上的人微微侧头,看了一眼雪芝,露出半侧面,嘴角轻扬,“我只是替刚才那位姑娘出个面而已。”

场面顿时鸦雀无声。

朱砂睁大双眼:“好帅……”

琉璃道:“朱砂,你的年龄……”

“闭嘴!”

“公子大可不必在此怜香惜玉,这是英雄大会擂台。”夏轻眉想了想,笑道,“况且,不报姓名,这不符合大会标准。”

此时,释炎出来道:“无妨,二位可以开始了。”

华山派掌门丰城对记录人道:“记一下,月上谷上官透。”

“可是,那位公子没有……”

“上官透上官透,不要管他,记下就是。”丰城擦擦汗,“这两个小子都太讨厌了,让他们两败俱伤吧。”

雪燕教的姑娘们开始叽叽喳喳:

“教主教主,那是谁啊?”

“是啊,好无礼,怎么可以这样对师兄说话?”

原双双兴奋得难以自拔:“我的透儿,终于昭君出塞了!”

周围的男人看他一眼,都沉默了。

只有林轩凤,一直没有发表评论。

这一回夏轻眉没有再用迎神指,而是直接上灵剑山庄三大剑法之一的虚极七剑。这一招一直是他的杀手锏,也是得意招式。七剑当中,前六剑都是重复交替使用两种剑法,到最后一剑施与重击,一般很难不造成重创。

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每一次攻击,上官透都会用手杖使出同样的招式,只不过是朝着相反的方向。到最后一击的时候,上官透身形一侧,剑竟击了个空。然后,上官透手杖一横,架住他的剑,往上一提,剑锋就指住了夏轻眉自己的脖子。

上官透道:“还要继续么?”

夏轻眉不语。

“看你是灵剑山庄的,我不下重手。”上官透忽然压低声音,“如果因为喜欢一个女人,就这样对待其他的女人,那不算好男人。”

夏轻眉沉吟片刻,朝他一拱手,笑道:“多谢赐教。我大概知道阁下是什么人了。”

他刚下去没多久,穆远就一跃而上,落在上官透面前。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