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午时,雪芝把住在对面客栈的重火宫弟子,包括海棠和砗磲,都召集到仙山英州会面,让他们四下寻找穆远。wWw。QuANbEn-XiAoShUo。cOM然后,她一个人留在房间门口研究那些剑孔。

裘红袖对武功只懂皮毛。

然而,雪芝、仲涛和丰涉对那些小孔却无比好奇。习武之人对武器和秘籍总是有一种旁人难以理解的情怀。在裘红袖看来,大孔也是孔,小孔也是孔,大小不一的是孔,大小均等的还是孔,唯一的区别,就是内力深厚与否的区别。内力深,并不会让她神往,无限憧憬。这也是仲涛至今没有追到她的原因。

雪芝则不同。

虽然重莲是她的父亲,但他很少在雪芝面前展露身手。所以,其实雪芝从小到大真正近距离观察的顶尖高手,只有穆远和四大护法。此时此刻,她看着那些可谓“工整”的洞,心中一阵又一阵感慨,自己何时才能到达这种水平的一半。

“好惊人的内力。”丰涉一边咂嘴,一边敲击那些小孔边缘,“你看,就这样都坏不了,这洞打了跟没打似的。你想想,要是打在人的身上,那得有多么杀人不见血。”

杀人不见血。

听到这几个字,雪芝忽然想起一件事。

多年前,江湖上曾经有个极其出名的名字:血凤凰。

有传闻说血凤凰是极其美丽而残忍的女子,杀人不眨眼,不见血。而事实上,这个血凤凰是两个人:一是双成楼的圣女步疏,一是重莲。这两个人除了都极端美丽极端自负以外,还都练过同一本秘籍。

此时,一个声音自身后响起:

“小的时候听甄宫主说,‘莲翼’是至尊武学宝典。即便是它毁灭的东西,对习武人来说,都是十分有诱惑力的艺术。开始不相信,现在看来,果真如此。”

雪芝和丰涉迅速回头。

身后的人是海棠。

“海棠姐姐?”雪芝愕然道,“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因为听说昨天有人夜袭酒楼,所以回来看看。”海棠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走近了一些,慢慢抚摸那些小孔,“这个人功力远不及莲宫主,但是我能确定,这些孔一定是在《莲神九式》的威力下打出的。而且,最少修至第四式。”

雪芝微微一怔,道:“穆远哥前两天来才告诉我,那人只修炼到第三式。”

“是,月上谷死掉的那个弟子是死在第三式下。但不代表这个人没修到第四式。”

“这么说,他修到哪里,我们根本无法估量?”

“没错。”

雪芝顿感沉重,转身道:“小涉,你去给红袖姐姐说一下,让她赶快让人拆了这面墙和门,不然这事传出去,江湖上恐怕要引起轩然大波。”

丰涉笑道:“雪宫主大概不知道吧,这件事早已传开了。现在武林人心惶惶,步步惊心呀。”

“怎么会?这才几天而已……”

“前几天华山又有人猝死。这一回的数量是这么多。”说罢伸出四根指头。

雪芝又看向海棠。海棠点头。

这个人的动作比所有人计划的都要快。

情势大转。

再也没有时间慢条斯理地寻找《沧海雪莲剑》。现在要做的事,是尽快查出这个人,阻止其行动,不然很快便会天下大乱。

这一日林奉紫没有来。

之后一日,穆远也没有回来。

雪芝急得焦头烂额,整天求神拜佛恨不得穆远和奉紫两人是私奔了。

又过了两日,武当两名弟子死亡,一名弟子重伤,至今仍不省人事。很明显这回拿武当开刀的人使用的武功路子和前一个如出一辙,也同样为阴性武功,但前者杀人武器一直不固定,后者从杀第一人到伤第三人都是用的剑。后者功力也不及前者。所以有人判定有三种可能:一,有两个人修成了莲翼,其中一人修炼的是《莲神九式》,一人修炼《芙蓉心经》;二,一人修炼了两本秘籍,这么做只为混淆视听;三,如第二条,原因却是此人身受重伤,无法发挥实力。

再过两日,丰城宣布下个月月底将在华山派进行武林门派集会,专门商讨关于“莲翼”重现江湖一事。已经应声要参加的门派有少林、武当、峨嵋、灵剑山庄、雪燕教、紫棠山庄、平湖春园等。

同一日,林奉紫写了信给雪芝,说她一定会参加,请雪芝也务必参加。

雪芝还在担心穆远,便没有立即回信。

再等一日,只一日。

倘若再找不到穆远,她就有必要回一趟重火宫,发动所有人去寻找他了。

一日过后,没等来穆远,却又等来一个消息:武林大集时间改到了下个月月初,地点改到了月上谷。也是同一日,灵剑山庄宣布放弃参加大集。

灵剑山庄和月上谷关系不和,已经变成了公开的秘密。

去月上谷对雪芝来说更方便,她不需要准备什么,只要带着人就可以了。然而,正当她准备离开苏州的时候,林奉紫来了。

“姐姐,我跟着你混了。”奉紫扔了一个大包裹在雪芝面前,“我才和我爹大吵一架,以后打死也不要再回灵剑山庄。”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